烟雨红尘 > 修真小说 > 超脑太监 > 第570章 异变(一更)
    []

    :a6ksw最快更新!无广告!

    p

    纪梦烟摇头道“你嘴里说的,跟我认识的纪灵荣可不是一个人。”

    李澄空失笑。

    纪梦烟道“我认识的纪灵荣,高傲刻薄,喜欢讽刺挖苦,待人极不耐烦,脾气极差,毫不顾忌别人脸面,是个惹人厌物。”

    “哈哈……”李澄空大笑。

    纪梦烟摇头“爽直?确实是爽直,就是爽直的让人受不了!”

    她自问也是极度自我为中心的人物,说话行事懒得考虑别人的感受。

    可到纪灵荣之后,才发现自己委实温柔。

    这纪灵荣就是一个刺猬!

    到两人能聊得那么投机,她觉得不可思议。

    李澄空笑道“人都是有很多张面孔的,对什么人用什么面孔。”

    “这人虽然讨厌,但确实不屑于玩阴谋手段,可以相信。”纪梦烟道。

    李澄空点点头“难得碰上这般人物。”

    其实这样的人不适合做领袖。

    憎太分明容易被利用,合格的领袖需得百川纳海,不管清的浊的河流都容纳其中,而不是斥浊纳清。

    但凡事皆有正反两面,憎分明不适合做领袖,但未必做不好一个领袖。

    憎分明容易被下面的人利用,也容易被下面的人戴,就像一柄双刃剑。

    纪梦烟道“真要跟上清峰联手?”

    李澄空缓缓点头。

    纪梦烟皱眉“神临峰真有那般可怕?”

    她任教主期间,青莲圣教无为而治,所以并没招惹到神临峰,所以感受不到神临峰的强绝。

    李澄空叹一口气“比想象的更可怕。”

    “隔着我们远,也没什么。”

    “但愿如此。”

    李澄空一边跟她说着话,一边分出精神去触碰三皇塔,洞天里的自己正在祭炼三皇塔。

    精神力如海,把它包裹其中。

    刚开始时,并无异样,它们就像三块顽铁,不为所动,任由精神力冲刷。

    李澄空如果不是觉得纪灵荣可信,已然放弃。

    与纪梦烟回到青莲宫,他去见了四大法王,商量防范神临峰之事。

    同时让四大法王做好开战厮杀的动员。

    很快可能与神临峰有一场硬仗,弟子们要安排好后事,免得死得太仓促,耽搁了事情。

    而且他许诺,这一战死去的弟子,会在一年之内复活,不会在青莲妙境里耽搁太久。

    四大法王精神昂扬,双眼放光。

    好久没这样的大规模厮杀了,身子快要生锈了,总算能活动活动筋骨。

    有这样的厮杀极妙,会让弟子们对青莲圣教向心更强,凝聚他们气势。

    刚刚因为比武而激发起他们的斗志,正愁憋得没处发泄,现在终于找到发泄口了。

    “教主,我觉得此事应该弄成常态,十年之内,就得搞一场宗门之战。”赵灿臣双眼放光,沉声道“否则,弟子们人心散漫,行事拖沓,效率越来越低!”

    有了悠长的生命,就不会再珍惜时间,不珍惜时间就会节奏缓慢,行事拖拖拉拉,不忍目睹。

    李澄空道“那我们青莲圣教会成为所有人的眼中钉,成为公敌。”

    “那又如何!”赵灿臣傲然道。

    李澄空摇摇头,摆手道“你们吩咐下去吧。”

    他回到南王府,来到后花园坐下,袁紫烟与徐智艺忙凑过来好奇的他。

    李澄空忽然感觉到异样。

    洞天里的自己遇到危险,三皇塔陡然生变。

    他脸色微变“紫烟智艺,你们两个快走,不管出了什么事,都不能靠近!”

    他说话的同时,从怀里掏出数块玉佩,分别抛到湖上。

    玉佩在空中“砰砰砰砰”炸开。

    无形力量一下扩散开去,瞬间笼罩了湖面。

    “退出去!”李澄空喝道。

    徐智艺忙扯起袁紫烟后退,从湖面掠过,射落到湖边,到湖面已经笼罩了浓雾。

    仅仅隐约可见湖面的三座小亭。

    隐约可到最南边的临月亭中站着一道笔直的身影,正是李澄空。

    “这是……”袁紫烟明眸闪烁,盯着越来越浓郁的雾气,扭头向徐智艺。

    徐智艺蹙眉摇头。

    她们都是头一次碰到这般情况。

    一李澄空的脸色便知道不妙。

    他向来都是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沉静自如,悠然从容,这一次却变了脸色。

    李澄空因为超算倚天之故,思维如电是常人的数百倍之快,即使有事,他思维一旦加速,常人的一瞬间他会觉得很久,久得足以推算数回,找到应对之法,所以从容自若,脸色不变。

    这一次却不同。

    洞天里的异变让他瞬间推算之后,得出一个悲观的结论,所以脸色大变。

    “不会有危险吧?”袁紫烟喃喃道。

    徐智艺摇头“肯定有危险的。”

    “那怎么办?”袁紫烟蹙眉“我们怎么帮忙?”

    “我们帮不上忙。”徐智艺道“别打扰就是最好的帮忙了,只能老爷自己的。”

    “唉……”袁紫烟叹道“每次都觉得自己修为大进,已经堪与他并肩,可是……”

    徐智艺轻轻点头。

    外人觉得她们身为大宗师,而且已经是大宗师里的顶尖人物,应该足以自傲。

    岂不知她们常常受打击,觉得自己是累赘,能帮上一点儿小忙就很高兴。

    “要不然,找公主问问?”袁紫烟道。

    “算了,公主殿下也没办法的。”徐智艺轻轻摇头。

    袁紫烟紧抿红唇着越发浓郁的雾气,已经不到湖上的小亭,更不到小亭里的李澄空。

    她一直念念不忘自由,恨不得马上超过李澄空,获得自由,逍遥自在,凭自己的修为天下大可去得,想干什么干什么。

    可到李澄空遇险,她莫名的紧张,没去想这是最好的脱离机会。

    “唉——!”袁紫烟叹息。

    徐智艺她一眼,笑道“老爷不会有事的。”

    “……也对。”袁紫烟忽然想起李澄空的诸多行事,无一失手“他多的是主意,不必我们闲操心!”

    徐智艺道“别让人靠近打扰就行。”

    “想进也进不去的。”袁紫烟道。

    她说着话,往里一冲。

    “砰!”她一碰上浓雾,便如被大锤子砸下,直直倒飞去,玉脸绯红如醉。

    “好毒的阵法!”袁紫烟深吸几口,调息平伏下震荡的血气。

    身处阵中的李澄空觉得自己要撑不住了。

    三座金塔瞬间钻进了脑海,他挡都挡不住,直直冲进来,稳稳的坐进精神力海洋中。

    海洋顿时沸腾,生成海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