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玄幻小说 > 太虚传记 > 第三百六十五章 捡到宝贝
    []

    :a6ksw最快更新!无广告!

    p

    “你若能接下我一招,我便不杀你。”吴行风目视此人,平静开口。

    “我周壁人从未失手。”周壁人气息内敛,缓缓拔剑。

    “咣当。”

    “你输了!”

    周壁人不可思议的盯着吴行风,这个年青人依然如他此前的站姿一样,没有动弹半下,为何自己手中宝剑却是突然掉地。

    做为一个杀手,剑在人在,剑落人亡。

    “你如何做到的?”周壁人一时间既然忘记自己是来杀吴行风的。

    “捡起你的剑,是生是死,就你能不能接下这一剑。”吴行风依然语气平淡,打量着这个杀手。

    周壁人捡起长剑,右脚退后,左脚上前,身体微倾,手中长剑微微抬起,凝神戒备。

    这一次,他到吴行风动了。

    吴行风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长剑,朝着周壁人随意的斩出一招。

    哧溜。

    长剑出鞘,周壁人手中宝剑划出一道火光,一股大力震荡的人心不稳。

    电光火石,残影飞旋。

    周壁人口吐鲜血,倒飞十丈,重重的撞在城墙上。

    街上平民,早已被气浪推向半空,在他们即将摔下的瞬间,又有一股绵柔之力托举落地,众人无不震惊。

    “咳咳”

    “你杀了我吧”

    在咳出一滩血后,周壁人已是奄奄一息,他从未失过手,没想到会在今天被眼前的年青人一剑刺伤,而这一剑仅仅只是年青人随意挥出的一招。

    “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他们拿什么东西,让你来杀我?”吴行风走上前来,散去手中气剑,语气略重。

    “周天搬运功法的半卷残功。”周壁人知道,他是死是活只在吴行风一念之间。

    “你现在有二个选择,要么拜我门下,要么被我所杀。”

    “周某人并非怕死之人。但要让我拜你门下,需答应周某一个条件。”

    “你说说,是什么条件。”吴行风问。

    “天宝阁有周天搬运功法的另外半卷残功,需要五百万阵符币才能买到,你若能替我拿到,我便拜年门下,永不叛变,直到宇宙毁灭。”周壁人嘴里冒着血泡,语气却异常坚硬。

    “这有何难。你走上前来!”吴行风道。

    周壁人咳出一口血来,撑起身子,硬是站了起来,坦荡上前。

    在周壁人离他还有十步时,吴行风突然朝他脑袋拍出一掌。

    白光一闪,周天搬运功法已经注入他脑袋里。

    “这是,功法文?”

    周壁人心中大惊,倒头就拜。“小人周壁人从今往后,只听大人命令。”

    “你去剑仙门找司徒无量,从今往后与剑仙门一道,负责九皇城的治安,但凡有人想要对我身边人下手,格杀勿论。”吴行风不在言语,走向白氿真三女。

    在吴行风收服周壁人的空隙,神玄二女与白氿真已经等候多时。

    “杀手皆是亡命之徒,放眼整个天界,敢用他们的,也只有你了!”白氿真走在玄女边上,神玄二女各自挽着吴行风的胳膊。

    “是人都有弱点,没被你所用,说明给的筹码还不够大,当筹码加到一定程度,世人会做出令你匪夷所思的事情来。”吴行风说道。

    “我还是回去吧,都没地方站!”白氿真没接吴行风的话,感觉自己是多余的。

    吴行风向神玄二女,二女松开止步。“行风,我们要去哪儿?”

    “去天宝阁,有没有好东西。”吴行风拉着白氿真的手,“趁这几日有空闲,陪你们逛逛街,过几日又是一场生死之战。”

    “夫君,打打杀杀的几时才是个头。”

    “止战的最好方式,便是杀到他们害怕为止。”吴行风目光深邃,意有所指。

    “天帝手下大将,一个都没出现,还有他的子嗣,个个都是一方神域的霸主,以你一人之力,如何与他们斗,当务之急是提升我们的修为,守住九皇城。”神女说道。

    “他们不是我对手,天帝不会让他们来送死。不过骚扰是必然的,过不了几天,这里就将一片火海。”

    天帝的心智不在吴行风之下,此时吴行风考虑更多的不是如何防御九皇城,而是尽快消灭天帝的几大势力。

    “魔元已经在着手调查天帝手下的几股势力,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另外,云宗门突然消失了踪影,连山门都被人给端了,行风,你不觉得奇怪吗?”神女思索后说道。

    “不久之前我见了応灿,也许云踪门内部发生了争执,被灭门是早晚的事。”听神女这么一说,吴行风猜到応灿为什么要找他了。

    此前応灿还能用同命相连蛊来要挟吴行风,请他帮忙,但巧的是,在她来到虎形山后,阿喜突然昏迷,这就是作茧自缚。

    如果不出意外,她一定在被仇家追杀。

    她的仇家自然是听说混元道祖回归,依然效忠于混元道祖的隐世门派。

    “要是有一天,你们遇到応灿,放她一条生路。要不是当年氿儿你杀了魁隗氏,她也不会极端到把自己的族人部迁到九黎,用以极端的手段联合蚩尤对付炎都。”吴行风说道。

    “你是不是上人家了?”

    玄女接过话茬,很是不满的瞪了吴行风一眼。

    吴行风讪笑,不在与三女闲聊。

    応灿虽然歹毒,却也是个寡妇,她的几个儿子都死在自己手上,要不是她走头无路,绝不会来找他帮忙。

    在吴行风第一次接触応灿时,就听云踪上人说过,応灿的父亲是某方上神之首,也许这一次的劫难,连他父亲也保不住。

    随着吴行风的回归,天界之中暗流涌动,无时无刻不在杀戮。

    四人走出不远,来到一座独立的阁楼前。

    阁楼一共六层,占地不大,位于九皇城东首的偏南位置,不知是城中人对这处阁楼有偏见还是因为里面的东西太贵,既然无人问津。

    “这就是天宝阁?”玄女抬头张望,只见上方三个描金大字,苍劲有力,由一块上乘的楠木大扁相衬着,远远去大气浑然。

    “进去。”

    吴行风带着三女刚刚跨过门槛,就有一个年纪五十上下的富态男子上前迎接。

    “客官里面请!”

    “你们这儿可有鼎炉之类的神器?”吴行风开门见山,不与此人绕圈子。

    “请随我去三楼一。”富态男子见吴行风气势非凡,就知他不是一般人。听他要炼丹鼎炉更是乐的合不拢嘴。

    “你这里都有哪些宝贝?”问话的是玄女。

    “九天神域,但凡有的东西,我天宝阁都有涉足,不知姑娘都想要哪些东西。”富态男子躬身回道。

    “自然是美肤一类的。”

    “有有有,这里有九天神域最好的养颜膏,只需一滴,就能驻颜百年。”

    说话之际,一行人已经到了三楼。

    三楼展厅,一眼望去,是鼎炉。大大小小,足有上千个。

    “掌柜的,你介绍一下,都有哪些鼎。”神女开口。

    “鼎有三种,一为天鼎,二为地鼎,三为人鼎。

    这三鼎之中又细分上品,中品,下品。天鼎最为神异,只需收纳天地灵气,或是星云之中飘荡的神力,便能炼成丹药,地鼎需要药材滋养,方能成丹,这人鼎只用来炼制疗伤丹药,并不稀奇。”

    富态男子指着面前的大小鼎炉,做了大致介绍。

    “你这里可有天鼎?”通过鼎炉的气色,吴行风没发现一尊是他想要的,都是些次货。

    “有倒是有,只是需要先交一百万阵符币做为保障金。”富态男子一改常态。

    “哪里有先交钱再东西的道理。”玄女大怒。

    “一百万阵符币对我而言不过毛毛细雨。”吴行风言罢,心念一动,富态男子眼前便下起了阵符币。

    富态男子心中狂喜,他刚才说那句话有二层意思,第一是为了确定吴行风等人的身份,第二自然是规矩,四楼之上可不是一般人想上就上去的。

    四楼空间要比三楼小上不少,东西也只有百十件,令人疑惑的是,既然没有装修,比之三楼的富丽堂皇不知要降低了多少水准。

    正所谓,大巧若拙,大道至简。

    似一堆破烂,却是真宝贵。

    白氿真拿起一条骨鞭,既然与她的九骨鞭一样。

    “行风,你这是什么?”神女指着一双脚套,上面沾满了灰尘。

    “可能是雨天用来防水的脚套。”

    “客官真是个有趣的人,这叫蹬天靴,穿上他以后,便能飞上一重天以外的地方。这天界也并非所有人都有资格前往二重天的。越往上,越危险!”富态男子笑呵呵的解释道。

    “这是什么丹?”玄女指着一个小葫芦,里面装的不知是何丹药。

    “这叫吐真言,就如它的名字一样,凡是吃过的人,问什么就答什么。整个九皇城就剩下这十粒了。”

    “那这个呢?”玄女这次指的是一个类似后世奶瓶一样的东西。

    “这叫妈妈笑。”富态男子解释道“小孩哭闹的时候,把此物塞他嘴里,就不闹了!故而,取名为妈妈笑。”

    吴行风听了差点笑出来,还真是什么都有。

    “这桶里装的是什么?”

    富态男子却是叹了口气。“六百年前,有一男子说在一处大墓中得到一宝贝,当时天宝阁以高价收回,但没几天桶里的东西就死了。”

    “桶里原本有什么?”

    “一棵小树,上面结的是一种黑色的果子。收回之后,就结了一次果子,便死了。”

    “黑色果子有何奇效?”

    “无有奇效,只知此物可以驱蚊辟邪。墙角那还有一颗,你要是喜欢,送你便是。”富态男子显然在懊恼些事。

    吴行风顺着此人手指方向,果真到一颗巴掌大小的果子,黑不溜秋,上面满是污渍,还有几粒老鼠屎。

    弯腰捡起,心中一惊,但脸上却没有显露丝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