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其他小说 > 玄天后 > 十三、惊雷之声(中)
    []

    :a6ksw最快更新!无广告!

    p

    “武将?”金秀微微有些吃惊,随即又明白了什么,“阿玛的烦心事儿来了,”她窃笑着起身,“只怕是傅中堂手下那些骁勇兵将找上门找您打擂台,既然是官场上的事儿,我可不宜出面,先告辞了。”

    “不可如此,”纳兰永宁听到这些人,不免心里头还是有些慌张的,他忙拦住了金秀,“秀才遇见兵,有路说不清,若是福晋您走了,到底是不好的。”

    “我也不会走的,阿玛请放心了,”金秀眨眨眼笑道,“我就在后头听着他们到底要做什么?若是有什么不好说不好做的事儿,那么就等着我出来说也成,只是阿玛却也不必说什么福晋不福晋的话儿来了,这称呼,在咱们这屋里头,”金秀拿着折扇左右指了指,“关起门来说说话倒也无妨,可若是出去被听到了,别有用心之人就又要做文章了,不如还是恢复了以前的例子,”金秀突然想到了自己以前在定兴县的化名,“我还是阿玛的儿子,纳兰信芳,如何?”

    金秀又对着永基说道,“爷要经略缅甸,这些武将是要认识的,起码面上过得去才好。您就留着陪我阿玛如何?也给他老人家壮壮胆。”

    纳兰永宁瞠目结舌,着金秀和那小太监一起转到了后厅之中,永基倒是有些兴趣,“没想到她倒是有些风趣,以前,难道就已经冒充过令郎了吗?”

    “是,倒也不是,”纳兰永宁苦笑,“只是在外头帮着纳兰家赚了一些名声,福晋她自己个倒是没有什么好处。”

    两个人来不及说话,外头噼里啪啦就进来了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那大汉显然身材不仅高大更是孔武有力,几个侍卫拦着他,都拦不住,只是被随意一推就推开了,富祥躲得快,没有混在侍卫堆里,被那大汉推开,但还是十分忠心的护卫在花厅的台阶下面,“不可放肆!”富祥作势要抽出腰间的刀,但是很显然这花架式在尸山血海里出来的武将面前一点用都没用,那个大汉随意一拿,就把富祥手里的刀连刀带鞘一下子就抽了过去,又随意一折,咔嚓,将那刀折成了两截,他又把富祥整个人从衣襟哪里抓了起来,随意好像丢破布一般轻描淡写的丢在了边上,其余的亲兵也排队进来,原本这天色昏暗下来,又加上这些人杀气腾腾的进来,倒是给原本祥和叙旧的氛围一下子冲淡了。

    永基见到这些人来势汹汹,眉心忍不住剧烈的跳动了一下,纳兰永宁站了起来,冷冷的望着不少兵丁簇拥着这位大汉进了来,“这位将军,你这样不经通传就闯进来,是何道理?”

    富祥哎哟哎哟的扶着腰起身,“大人,这个人好不讲理,我说进来通传,他竟然就直接打进来了!还打伤了侍卫的兄弟们!”

    那个大汉拍拍手,有些审视的着纳兰永宁,“你就是纳兰大人,新上任的云南布政使,转运使?”

    “正是在下,不知道将军是何人?”

    大汉浮皮潦草地拱拱手,“本官一等侍卫、云骑尉、永昌军总兵,海兰察是也!”

    “海兰察?”纳兰永宁微微一惊,“可是那位生擒巴雅尔的巴图鲁吗?”

    “然也!”海兰察得意洋洋,“没想到纳兰大人,却也知道我的名声!”

    海兰察的祖先世代居住在黑龙江。永盛年间,以索伦马甲的身份随清军入准噶尔,辉特台吉巴雅尔投降之后,又跟从阿睦尔撒纳反叛,朝廷大军到处搜查他,他逃入了塔尔巴哈台的山中,海兰察奋力追击赶上他,将他射于马下,生擒回营。事后叙功,海兰察被赐号为额尔克巴图鲁。被提拔为一等侍卫,赐予骑都尉兼云骑尉世职。自此海兰察的武功一步步的开始。

    海兰察是居住在黑龙江的鄂温克人,空着武力这么一步步打出来的,算是西征准格尔之中冒出来的新武将,所以他的形象可不是电视剧里头温润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模样,而是粗鲁野蛮亦或者直肠子现如今模样,是符合他的形象的。

    “久仰大名,”纳兰永宁点点头,他虽然许久不出来当差,却也知道如今这些知名的人物,不过也只是如此而已,“不知道你这样闯进来是做什么?”

    “我来讨要粮草!”海兰察拍拍手,趾高气昂的说道,“大军出征在即,如今各处粮草都还不足,我身为先锋官,若是粮草不足,如何能够长驱直入,剿灭缅甸!”

    “这事儿该给,”纳兰永宁不动声色,“粮食多少,草料多少,可有明细,对了,明细之外,可有行辕的公文?”

    海兰察气势微微一凝,“我来的匆忙,却还没有公文!”

    “没公文如何知道是你自己个要,还是大军真的要?”纳兰永宁摇摇头,“你行事太孟浪了!”

    除却一些开国的时代,其余历朝历代,都是文贵武贱,武官等闲是抬不起头来的,纳兰永宁有这个身份气势,也是有原因的,按照这个转运使和布政使的官位来说,虽然海兰察是正二品的总兵,可在纳兰永宁面前,也真的算不上什么大人物需要纳兰永宁郑重对待的。

    这么孟浪的词儿一说出来,海兰察脸色通红,大约这个词儿之前他听到评价自己好多次了,显然这是海兰察的特质,他怒哼一声,“我就知道这天下的乌鸦一般黑!之前的那个布政使如此无稽,扣着我的东西不给我,如今你既然是继任者,没想到一样是这样的德行!我且问你,若是大军出征有所失,算账起来,你也逃不了!”

    “凡是正规之事,本官没有不准的道理,若是没有正经的文和流程,我也难给你东西,”纳兰永宁摇摇头,“海大人你如此行事无稽,真是罪过极大!”

    “什么罪过极大,我不过是闯进来而已,你这里又不是什么白虎堂,难道还要斩了我不成!”

    纳兰永宁搀扶住了富祥,“好!我且问你,你可知道这是哪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