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其他小说 > 数据废土 > 第九百零五节 劝降
    东部平原以西,天琴境内。

    经过数轮火炮的狂轰滥炸,枪支弹药的疯狂洗礼,曾经花草芬芳的田野变得满目疮痍,地面上布满弹坑,杂着草根的泥土翻了又翻,仿佛被几百头牛轮番犁过。

    从高空望下来,临时挖掘的战壕纵横交错,如同大地上的疤痕。

    潮水般的士兵从四面八方涌来,包围圈越来越小。战壕中的守军殊死抵抗,即便深陷重围,生路断绝,他们依然奋勇作战,拼尽最后一口气。

    “报告军团长,天琴第一集团军第七精锐装甲师,弹药已全部耗尽,全员请求冲锋!”

    “准!”

    随着指挥官军刀落下,只剩下最后一箱燃油的战车和机甲发出震天咆哮,油门踩到底,马力全开,喷着大股黑烟冲向敌阵。

    身陷重围,弹尽粮绝。若是换成别人,或许早就投降了,但这是一支背负国破家亡耻辱的军队。唯有鲜血,才能洗刷耻辱!

    他们抱着必死的决心,没了弹药就用刺刀,刺刀折了就用牙齿,如同一群发狂的野兽。

    激战正酣,军中响起了优美的敲击乐。叮叮咚咚,清澈如泉水,沁人心脾。在嘈混乱杂的环境中,如同天籁般穿透一切障碍和干扰,直达灵魂的最深处。

    那是天琴持剑乐师在用自己的音乐盒奏响最后的乐章。

    “琴音不绝,勇者不死!”

    “天琴万岁!”

    士兵们高呼着口号,前赴后继地冲出战壕,杀向敌军。

    战斗持续到现在,已经过去七个小时,最初的三十五万人只剩下十万不到。

    然而,就在天琴的士兵们决心以身殉国,挽回国家尊严的时候,对手却毫无征兆地停止了攻击。

    原地退后数公里,围而不动。

    看到这般景象,天琴的士兵全部楞住了,满脸的不解。就像一个人刚下定决心,要和比自己强大的对手同归于尽,可还没冲过去,对手忽然掉头跑了。

    数分钟后,传令兵小跑着来到舒穆冰尘面前,立正行军礼,“报告少将军,敌军来使,他们,他们……”

    传令兵似乎有些犹豫,停顿了好几秒才说道,“他们要求谈判!”

    “是谁的意思?”舒穆冰尘问道,怕对方不理解,又补充了一句,“是大统领还是丞相?”

    “是那个奸臣,陈兴!”传令兵咬着牙说道,眼中透着一股仇恨。

    舒穆冰尘抬起头,凝望着尸横遍野,硝烟还未散去的战场,沉默了许久,然后轻轻拍了拍轮椅背上女仆的手,柔声说道,“走吧,我们去会会冰蓝城的丞相大人!”

    片刻之后,女仆推着轮椅,穿过纵横交错的战壕,穿过无数的尸体,无数的机甲和战车的残骸,来到战场的正中心。

    对面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英姿飒爽,一身将官军服穿得干净利落,英气逼人,很有巾帼之风。

    男的看起来很年轻,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却有着远超年龄的气质,面容沉稳,目光锐利,如同一只停于树梢的鹰隼,安静、内敛。不显山,不露水,看似平常,却又让人感到畏惧。

    女的落后男的半个身位,显然是以对方为首。

    “你就是陈兴?”舒穆冰尘看着对面的年轻男人问道。

    “你就是舒穆冰尘?”陈兴回敬了一句。

    这两句话很没营养,但在刚经历了惨烈战斗的地方,再从双方主帅嘴里说出来,却别有一番深意。

    声音里,既有感慨,又有叹息。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都互相研究,互相猜测对方的心思。既是熟悉,又是陌生。

    “多余的话就不说了。”陈兴开门见山,朝轮椅上的对手指了一下,“加入我们,你就是天琴的大将军!”

    舒穆冰尘面露疑惑,“难道我现在不是天琴的大将军吗?”

    陈兴眼睛微微一眯,沉声道,“我说你是,你才是。”

    舒穆冰尘笑了,那笑容很复杂,既有苦涩,又有无奈,还有愤怒和不屑。

    他看着对方,笑容逐渐冰冷、消失,“先生,如果有人闯入你的家里,杀害你的父亲,强奸你的姐妹,掠夺你的家产,然后反过来,把原本属于你的东西当做奖励赏赐给你,你会有什么感受?”

    陈兴早料到舒穆冰尘会这么说,叹了口气,说道,“朋友,时代变了。”

    “纠结过去,不会产生任何价值。”

    “我们需要的,或者说……”陈兴顿了顿,“天琴的国主,你的妹妹,舒穆香菱,她需要的,是未来,不是过去。”

    “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像翻书那样,把旧的一页翻过去,然后迎接一个新的开始。”他看着天琴二王子的眼睛,“你说,对吗?”

    舒穆冰尘低头思考了一会儿,重新抬起头,一双冰眸子盯着陈兴,“或许……”

    “你说的是对的。”舒穆冰尘点着头,一副认同理解的样子。可是下一句,却画风突变。

    “在一个叛国者的世界里,没有什么仇恨是不可以忘记的,也没有什么亲情、友情、信念是不可以放弃的。”舒穆冰尘语调轻浮,“我说得对吗,前远征军统帅,现冰蓝城丞相大人?”

    言辞锋利,直戳痛处。这般赤裸裸的讽刺挖苦,换成一般人早就暴跳如雷了。所幸陈兴三世为人,心智异常坚韧,加上平时和那些女强盗、女恶霸磨练出来的堪比城墙还厚的脸皮,不然早就拔刀砍人了。

    “放肆!”

    陈兴正尴尬着,身后忽然传来呵斥声。声音清澈透亮,回荡天际。他顿时眼睛一亮,心想这女部下还是不错的,懂得维护上司的面子。

    “舒穆冰尘,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吗!”白夜风华上前一步,手按剑柄,厉声喝问。

    她指着陈兴,“在你面前的,是战无不胜的破军之矢,王国之戒的拥有者,银爪与天琴的征服者,冰蓝城的丞相大人!”

    “虽然……”说到这里,白夜风华明显地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措辞。

    “虽然丞相大人有些好色,有时候不讲道理,但是……”她又停顿了一下,柳眉微蹙,似乎绞尽脑汁在思考措辞,“但是……”

    “但是,丞相大人是个好人!”

    听到这里,陈兴整张脸都黑了。

    “行了!”他用力甩了下手,喝止对方,“我们今天来这里,是不是来嘴皮子的!”他手指朝下,指着地面,“我们今天,是来解决问题的!”

    舒穆冰尘的话会让他感到不舒服,但白夜风华的话,让他想吐血。说他好色,还发他好人卡,这不是给他抹黑添堵吗?

    这种部下,真是干少了!

    陈兴抬头望向天琴军的阵地,缓缓说道,“我知道,你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想要挽回国家与王族的尊严。”

    “但是,你想过没有,你让这么多优秀的天琴勇士陪葬,对天琴的未来,对舒穆家的未来,真的好吗?”

    陈兴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但对方根本不吃这一套,冷冷地说道,“听说丞相大人虚伪,今日一见,果然是真的。”

    陈兴眼睛微微眯起,三番四次被挑衅,若是放在以前,或许那个底层佣兵队长会忍,寻求一个相对的好结果,但现在他已经是权倾天下的丞相大人,也是有脾气的,当即目露凶光,警告道:

    “舒穆冰尘,你可想好了,这或许是你最后的机会!”

    舒穆冰尘面露傲然,“如果需要这样的机会,我就不会留下来了。”

    “想要我身后的天琴勇士臣服,可以,我给你一个机会!”他看着对方,一字一句地说道,“跟我决斗,赢了,把人带走,输了,把命留下!”

    陈兴双手抱胸,沉默地看着轮椅上的年轻人,久久没有表态。

    “怎么,不敢吗?”舒穆冰尘嘴角勾起冷冽的微笑。

    “放肆!”

    白夜风华再次呵斥,“你有什么资格挑战我们的丞相大人。丞相大人是冰蓝城丞相大人,女皇的全军统帅,你只是一个败军之将,亡国之犬,手上带着几个残兵败将,云泥之别,有什么资格!”

    她大步跨前,手按剑柄,“如果你真想打,本公主可以奉陪!”

    说话的同时,她周身气浪翻卷,长发飘扬,一副骑士盔甲缓缓浮现,金色雕花,银色胸甲,简洁优雅,华丽不凡。

    这是就白夜风华的圣域武装,银辉公主!

    舒穆冰尘眼睛没动,依然注视着陈兴,“这是我的条件,唯一的条件。”

    见对手没看自己,白夜风华一下子就爆发了,锵的一声,宝剑出窍,腰部压低,后腿弯曲,眼看就要弹射出去。

    却见陈兴伸手一拦,挡住了白夜风华,缓缓吐出两个字,“退下。”

    白夜风华愣了愣,随即收剑回鞘,躬身行礼,然后退开数米。

    以陈兴之前和舒穆冰尘交手的情况来看,白夜风华很大概率不是对手。而另一方面,他的目的是降服对手,亲自上阵会比较好。

    退一步来说,就算不敌,他的瞬间移动也能全身而退。

    气氛变得安静无比,只有空气在流动。

    “我希望,这是一场点道为止的比赛,我们都能活下来。”陈兴说道。

    舒穆冰尘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取出音乐盒,放在双膝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