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其他小说 > 数据废土 > 第九百零三节 颜面
    红桑撤军的第二天,司空圣杰接到晓月女大公黛丽丝·曼特通过临时通讯线路打来的电话。

    在全面战争时期,明网停止了战争相关的通讯,但是并不代表人类无法使用远距离通讯,只是方便程度不如明网的通讯卫星罢了。

    无线电嫁接就是其中一种最常见的方式,每隔五十公里设置一台无线电通讯车,就能将通讯信号传到数千公里外,但前提是附近没有敌军的信号干扰车,以及通讯车不被敌方侦查队破坏。

    所以一般在控制区内,无线电通讯的问题不大,战区内则容易遭到破坏和干扰,甚至被破译,泄露重要情报。

    “既然诺顿和红桑方面都已经撤退了,你也回来吧。”

    电话里的声音不紧不慢,带着一种特有的,低沉而明亮的腔调,很容易让人联想起雍容华贵的妇人。

    司空圣杰犹豫了一会儿,有些不太确定地问道,“现在撤退,会不会可惜了?”

    虽然诺顿和红桑撤军,但目前的局势他们还是占优的。半个天琴已经收复,再拱手让出去,实在让人感到遗憾。

    “诺顿和红桑是我们的重要盟友,我们必须考虑他们的感受。先撤军,回来协商,等目标一致,再打仗也不迟。”

    “可是……”司空圣杰欲言又止。女大公的言下之意,就是两害权其轻,准备放弃天琴了。

    政治总是无情和残酷的,在统治者的眼中,一旦失去利用价值,就会被无情地抛弃。天琴公国已经沦陷,唯一有利用价值的也只有舒穆冰尘的天琴第一集团军了。

    显然诺顿和红桑的价值要比国破家亡的丧家之犬高得多。

    “没有可是,我已经做出了决定。”

    “是,是!”

    女大公态度强硬,司空圣杰只好让步。毕竟他是臣,对方是君。臣遵君令,天经地义。

    放下电话,司空圣杰以联军总指挥的身份,向舒穆冰尘的天琴第一集团军和尼斯军团下达了全军撤退的命令。

    自从诺顿红桑撤军后,尼斯军团就开始收拾行装,准备撤退了,只是碍于司空圣杰的面子,不好直接走人。现在命令下来,马上开拨了。

    司空圣杰的联军人数最多,而且训练不及各国主力军团,花了一天一夜才做好撤退的准备。

    清晨时分,旭日初升。

    营地里人来人往,十分忙碌。沉重的机甲被装上卡车,车轮下压了好几厘米。军用帐篷卷起,和枪械一起绑在背包上。一箱箱弹药被扛上车厢……

    忽然之间,晨曦中走来一道身影。

    正在收拾行装的士兵们纷纷停下,望向来人。

    一名女仆推着轮椅走向营地。轮椅上坐着一位俊美的年轻人,目若星辉,气质冰冷。

    轮椅停下,年轻人望着士兵们,目光缓缓扫过,然后高声道,“所有天琴士兵,出列!”

    声音简洁有力,传向四方。

    “我以天琴王族的名义,命令你们归队!”

    听到自家王子的召唤,联军中的天琴士兵纷纷脱离原本的队伍,向轮椅所在的位置聚拢。

    “冰尘兄,你这是在干什么?”

    闻讯赶来的司空圣杰瞪大着眼睛,满脸不解。虽然这些离队的是天琴的士兵,但军队有军队的规矩,他们已经编入联军,就是联军的士兵。

    没有联军总指挥的命令,擅自脱离队伍,等同于叛逆,可以当场处决!

    其他联军士兵看见天琴士兵脱离队伍,立即在军官的命令下,持枪对准这些曾经的战友。这些天琴士兵也没打算束手就擒,纷纷举起枪,与联军士兵对峙。

    气氛变得紧张无比,只要有一点儿风吹倒动,就会引发同袍相残的血腥冲突。

    舒穆冰尘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十多米外的司空圣杰。

    “冰尘兄,你倒是说话啊!”司空圣杰焦急地喊着,可对方还是一言不发。

    “难道,难道……”司空圣杰面露痛苦,喃喃道,“你真的像他们所说的那样,想要投靠奸臣贼子!”

    舒穆冰尘微微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了苦笑,叹息道,“没想到,你也这么看我……”

    声音里透着难言的苦涩,就在这一瞬间,司空圣杰明白了好友的心意。

    对视了许久,司空圣杰一咬牙,转身朝后方的士兵们大喊道:“放下枪,让他们走!”半小时后,舒穆冰尘带着天琴的士兵离开了。

    “全军听令,撤退!”

    没过多久,司空圣杰就下达了全军撤退的命令。原本他计划留下二十万人断后,以白夜风华的性格,绝不可能放他们白白离开。

    但现在不需要了,舒穆冰尘会为他们做这件事情。

    就在联军撤退的同时,野花点缀的原野上,站满了整齐的军队。

    沉静、肃穆,仿佛一座沉寂的火山。

    轮椅上的年轻人凝望着士兵们,开始了战前演讲。

    “今天,我们站在这里,站在家乡的土地上……”

    “阳光和煦,花草芬芳。沃野千里,川流不息!”

    “今天,我只想告诉你们一件事情……”

    “我们是天琴最后的颜面!”

    轮椅上的年轻人以手抚心,高声呐喊。

    “今日一战,不为胜利,只为尊严!”

    “告诉所有人,我们天琴人的血性!”

    慷慨激昂的演讲激起了士兵们的斗志,纷纷高举拳头,大声呼喊,“天琴万岁!”

    其实,舒穆冰尘不肯率军进城,还有第三个原因,那就是他对五国同盟感到失望,认为失败是必然的。

    既然小妹已经获得冰蓝城的承认,舒穆王族的血脉得以延续,就没有必要再节外生枝。

    天琴的尊严,天琴的荣耀,舒穆一族对先王的忠诚,对先祖的承诺,就由他这个哥哥来守护吧!

    下午一点,整编了联军十万士兵的天琴第一集团军朝冰蓝城联军的阵地发起了猛烈的进攻。他们士气高昂,视死如归,摧枯拉朽般撕开对手的阵线。

    “急报,敌军连续突破我们数道防线!”

    “这群家伙是疯了吗?他们根本不是在打仗,是在玩命!”

    看着战术地图上疯狂进攻的红色光点,白夜风华用力捶打桌子,咬着牙,狠狠地说道,“既然想找死,我就成全你!”

    当天夜里,陈兴收到白夜风华的飞鸽密函,请求他从侧后方加入战场,围剿舒穆冰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