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其他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逃生与回归
    “快,都别发呆了,赶紧过来推动雕像!”忽然间,陈逍遥动了,先是一声大喊将众人拉回现实,旋即和程樱一起冲向雕像,果然,见陈程二人率先动作,也顾不得继续惊愕了,所有人统统近前,忙合力去推身前雕像。

    “呜,使劲!使劲啊!”

    咯啦,咯啦啦。

    结果是肯定的,虽说雕像确实可以用体积庞大重量极高来形容,单独一人绝难推动,但终归在众人的合力推搡下发出声响缓慢移动,目前正一点点移动距离,一步步偏离原地,伴随着众人不断用力,渐渐的,一块方型出口映入眼帘,那是隧道,赫然是一条隐藏在雕像下方的连接隧道!

    汤萌猜对了,死神雕像的下方竟当真藏着条能脱离庄园的生路通道,也是直到此时,众人才彻底了解汤萌话语意思,生的反面是死,而死的反面又何尝不是生!?

    咚。

    目睹通道近在眼前,又见时间已然不多,拿出手电,程樱当先跳进通道负责探路,陈逍遥则拉着汤萌随后跳下,沈建更是抢在李天恒前火急火燎跳了下去,虽说被人抢先,但李天恒也顾不得这些了,谢成刚一进入,他便也背着空灵纵身跳下。

    至此,所有执行者统统进入隧道,旋即在程樱的当先带领下拔足狂奔,在这条刚好有一人长宽的直线隧道里疯狂奔跑,是的,不跑不行,因为时间已经不多,距离游戏结束抹杀开启如今也仅仅只剩下最后1分钟!

    一分钟,60秒时间,除非想死,否则无论如何都要在这短短一分钟里途径隧道,继而脱离庄园范围!

    哒哒哒哒哒!

    “快,时间不多了,还有55秒!”

    “42秒!”

    “33秒!”

    借助猫眼手电,目前执行者正以一字型沿隧道夺路狂奔,奔跑中,陈逍遥不断报出时间计时,每报一次,众人速度便不自觉加快一分,诚然身在地道的他们并不清楚具体跑了多远,但由于都曾目测过庄园面积之故,如不出意外的话,时间整体够用,足够他们抢在时间到达前跑出庄园范围了,只是……

    “吼!!!”

    呼啦!

    维持着奔跑,观察着时间,就在众人个个急奔且即将跑出庄园范围的最后时刻,忽然,隧道后方传来异响,传来呼啸,伴随着狂风涌现通道,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亦顷刻间涌入耳膜!

    调转手电回头看去,入目所及,就见漆黑阴暗的通道后方飘来一具骷髅,赫然是那只黑袍骷髅!

    骷髅追来了,没想到黑袍骷髅竟也钻进了隧道,就在众人行将逃出的最后时刻尾随追来,目前就这样如一阵狂风般极速飞舞着,就这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缩减双方间距,距离跑在前方执行者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

    我做到了,最终抢在游戏结束与抹杀降临前找到这场灵异任务的生路,至此谜团被彻底破解,那条隐藏已久的生路通道被成功找到,成功是成功了,但事实上单靠我个人是绝无找到生路的可能,因为我清楚自己,了解自己,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的特长在哪,缺点在哪,我是名心理医生,或许对人类的心理分析可以算作我的特长,但我却从未以如此深入的方式涉及过问题事件,也就是针对生路的破局分析。

    由于是第一次深入涉及,直到此时我才终于明白破局分析竟如此艰难,这项工作太难了,难到足以榨干一个人所有大脑细胞的地步,而其中就涉及到诸多线索查找、信息排除、消息整合以及逻辑推理等关键环节,且一环扣一环,但凡一环错误,分析便有可能陷入死角,无法继续下去,正因如此,除亲身体验了一把破局难度外,我还切身感悟了何飞的厉害,真的很难想象,那名比我还要小上几岁的年轻人是如何带领队伍走到今天的?又是如何一次又一次找到任务生路的?明明生路破局如此艰难,可他竟奇迹般一次次找出生路解开谜团,难道这就是团队队长的应有实力?还是说只有这样才有资格担任统领一队的团队队长?

    至于这场名为‘逃出升天’的游戏任务……

    一个字,难,至少在普通人眼里着实当的上一个难字!

    正如刚开始我所明确表示的那样,我之所以能最终破局找出生路,关键在于程樱和陈逍遥的全力帮助,没有陈逍遥及时现身出手救援,我会死在黑袍骷髅的镰刀之下,没有程樱关键时刻有意提醒,我便没办法转换思维,无法用我所擅长的领域来分析问题,在结合期间两人的线索提供,我才勉强在消耗了大量时间后堪堪抢在任务结束前找到答案,其实这场任务的本质是相对简单的,无非就是找到脱离庄园的办法,但问题是执行者没办法脱离庄园,其中就包括了两大非常致命的危机难点。

    第一,利用人类独有的惯性意识,诅咒对执行者进行思维误导,在其发布的任务信息里故意告诉执行者庄园有10台电机,并提示众人将所有电机充满电力即可打开大门脱离庄园,基于惯性意识,并非神仙的执行者瞬间上当了,纷纷认为电机充电才是唯一生路,刚进任务,大伙儿便立即散开寻找电机,将所有重点锁定在电机充电层面,可事实上呢?事实上电机充电是死路,是陷阱,属于注定无法完成的任务,因为那只扮演监管者的黑袍骷髅拥有破坏电机的能力,可以通过撞击来降低机器电量,就连电量满额的机器都能强行降低,可想而知,只要骷髅愿意,那么它便能以无限循环的方式频繁对电机进行破坏,从而断绝执行者凭借充电来逃出庄园的可能。

    陷阱最先被程樱发现,很快,在程樱的解释下,我了解了任务陷阱,至此放弃充电,从而真正意义上寻找那条被陷阱遮掩的隐藏生路,谈到这里,最难的第二问题便随之出现了,那就是……

    在明确得知充电等同陷阱,大门统统封闭,甚至连翻墙都翻不出去的情况下,执行者又该如何抢在游戏结束前脱离庄园呢?基于诅咒永远不会发布必死任务这一固有前提,我本能在意起那台陈列于别墅客厅的骷髅雕像,理由很简单,因为庄园本身普普通通,没有任何引人关注的地方,唯一能引人在意的也就是那座造型吓人的骷髅雕像了,随着锁定雕像,那只和雕像基本相同的黑袍骷髅亦随之成为了我的关注对象,通过观察,我发现无论是别墅雕像还是黑袍骷髅,两者的外形皆极度类似西方死神,由于太过相似,我萌生了疑惑,疑惑于两者之间有何关联。

    为了解开谜团,我曾竭尽全力分析过,可惜只擅长心理分析的我终究缺乏经验,做不到针对事态进行剖析,任凭我绞尽脑汁都参悟不透内中逻辑,直到程樱提醒了我,提醒我何不转换思维乃至只针对诅咒进行心理剖析,我才顺利绕过死角,至此在顺利的分析中越走越远。

    结果显而易见,随着我正式分析起诅咒心理,我认为诅咒不太可能做毫无意义的事,诅咒之所以将雕像连同螝物统统设计成死神外形,应该具备某种意义,意义等同暗示,暗示则连接生路,也就说只要领悟了诅咒那层隐喻暗示,届时我就有高达九成的几率找到那条脱离庄园的隐藏生路!

    接下来……

    在程樱的简单解释下,我领悟死神意义,意义是代表生命终结的死亡法则,事情并未结束,依旧通过对诅咒的心理分析,在结合诅咒永远不会发布必死任务的固有特点,我把死和生联系在了一起,接着想到了一个富含哲学韵味的人生至理,即,任何事往往都存在着正反两面性,坏事的反面是好事,黑夜的反面的白天,而死亡的反面又何尝不是生存呢?

    既然死的背面明显是生,那么……

    代表死亡的死神雕像反面说不定就是生路,是代表生命存活的任务生路!

    结果,我猜对了!

    我在仅仅逻辑合理但却全无证据的情况下侥幸找到了任务生路,就在任务即将结束乃至抹杀即将降临的最后时刻找到那条隐藏生路,而代表生路的东西则赫然是一条隐藏在雕像下方的连接隧道!!!

    注视着脚下隧道,除喜悦外,我又再次萌生了感悟,一个由心而发的生存感悟,那就是……

    团结!

    唯有执行者之间互相帮助互相团结,团队才能长期走下去,同样的道理,也只有团队继续存在,依附于团队的执行者方可继续生存,例子太多了,单单这场任务就有很多,比如我是靠陈逍遥保住了性命,比如我是在程樱提醒下挣脱思维死角,又比如大家又是靠我最终找到任务生路,表面上看这只是种因果关系,但也请不要忘了,激活因果关系的前提则恰恰来自于执行者的互相帮助,互相团结!

    随着众人合力推开雕像,后面的事就简单了,依旧在程樱的带领下,众人满怀喜悦踏进通道,至此开始与时间赛跑,必须抢在最后一分钟结束前脱离庄园范围,当然这并非难事,由于隧道本来就是个适合奔跑的直线,别看时间只剩最后一分钟,实则包括我在内,任何人都能抢在抹杀到来前跑出庄园范围,结局无论如何都是胜利,可惜……

    想象固然是美好的,但现实却永远是残酷的。

    就在我和大家刚刚跳进隧道开始狂奔之际,没跑多久,后方传来呼啸,一阵摄人心魄的咆哮吼声顷刻间响彻隧道贯穿耳膜,调转手电回头看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骷髅,赫然是那只扮演监管者的黑袍骷髅!!!

    众人本以为再过不久就能跑出庄园脱离险境,岂料事与愿违,没想到才跳下隧道,甚至都不等他们跑出多远,黑袍骷髅就已经如收到通知般闪电追来,目前就这样如一股猛烈席卷的狂风般钻进隧道尾随追击,用绝对碾压人类的速度沿隧道呼啸追来,径直冲向跑在前方的一众执行者,镰刀更是在手电映照下反射出森森寒光!

    “吼!”

    画面重返现实,隧道内。

    “啊!黑,黑袍骷髅,黑跑骷髅追来了!速度好快,比之前整整快了3倍!!!”

    作为落在队伍末尾的一个,骷髅刚一现身,李天恒就已经借助手电看清了对方,尤其在目睹骷髅那快如飓风的变态速度后,李天恒当场被吓了个魂飞魄散,他做梦都没想到骷髅竟比当初追杀自己时还要快,而自己则落在了队伍末尾,正是距离骷髅最近的一个,双方距离仅有20余米,以黑袍骷髅的此刻速度,只需数秒,对方就能轻而易举追上自己,更何况……

    更何况他目前还背着个人,背着空灵!就算少女身体较轻,可依旧影响了奔跑速度,导致李天恒无法将速度提到最快,无奈只能任凭骷髅接近自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缩减双方距离!

    于是……

    哒哒哒哒哒!

    “啊!救命,救命啊!螝,螝快追上我了!”眼看骷髅越追越近,恐惧中,李天恒除死命狂奔努力加速外,嘴巴亦再次凄厉尖叫,叫声响彻隧道,瞬间被其他跑在前面的执行者听到接收,其实不用李天恒尖叫通知,更加无需要刻意回头,单单那笼罩身躯的极寒冷意就足以让他们得知真相,得知黑袍骷髅竟也钻进隧道追击他们的恐怖现实,此刻,感受着后背汹涌阴风,程樱面色大变,汤萌身躯颤抖,沈建则更是在得知骷髅追来的刹那间嗷的一声加快速度,不怪他恐惧激增,因为他的位置刚好在李天恒前边,这意味着他是目前是除空灵和李天恒之外离螝最近的一个,一旦身后两人被螝杀死,下一个死的便铁定是自己!

    至于跑在程樱和汤萌中间的陈逍遥……

    他同样在察觉阴风的刹那间神经紧绷,旋即面露惊慌,整个人一副魂不守舍模样,竟成为了除沈建外现场反应最为激烈的一个。

    为何魂不守舍?为何反应激烈?原因?有!那就是他在意李天恒,在意空灵,对以上两人的在意甚至更在程樱之上!

    说实话,以陈逍遥所掌握的诸多玄门道法,提升速度不是问题,只要他肯不惜代价损耗精力,届时他就是现场唯一不会被骷髅追上的一人,哪怕依靠损耗精力所办到的速度提升注定无法持久,但终归足够他跑出庄园范围,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他却办不到只顾自己,更不希望李天恒和空灵被螝杀死,所以,陈逍遥发现自己失策了,他判断错误,完全没料到黑袍骷颅竟也会钻进隧道追击众人,早知如此,那么一开始他就绝对不会跑在前边,而是会主动殿后,主动吊在队伍末尾,毕竟他是在场唯一有能力对抗螝物的一人,有他殿后,消灭螝虽说没啥希望,可终究能凭借道法拖延时间,不管怎样总能支撑到众人跑出庄园啊!

    得,这下好了,黑袍骷髅追来了,速度明显比之前更快,李天恒又背着空灵落在了队伍最后,再加之隧道空间有限,自己一旦停下,跟在身后的汤萌和沈建亦势必被迫停止,退一万步说,就算他肯不顾汤萌和沈建的安危强行驻足回头救援,实际他和李天恒之间终究隔着两人,依旧做不到快速救援。

    事实就是这么个事实,然……

    那又如何?

    就算转身会回援需要时间又能如何?就算中间隔着两人又能怎么样?

    李天恒是哥们,空灵是朋友,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他陈逍遥都不会也不可能放弃两人!!!

    “哇啊啊啊!螝快追上我了,还差10米就要追上我了!”

    此刻,当再度听到李天恒那满含绝望的尖叫后,前方,陈逍遥表情一凝,瞬间打定主意,不过……

    说时迟那时快,正当陈逍遥打定主意的那一刻,或者说就在他即将驻足侧身紧贴墙壁,打算尽可能让跑在身后的汤萌等人越过自己的同一秒,前方,就好像猜出了青年道士的意图那般,程樱突兀回头转过脑袋,旋即抢在陈逍遥有所举动前对其说了句话,一句让陈逍遥顿觉诧异的古怪提醒:

    “不要停!继续跑!放心,空灵会处理好的。”

    (嗯?空灵?空灵会处理此事?那小丫头拿什么处理?更何况她已经昏迷了啊……)

    神情微微一怔,脸孔满是疑惑,这是陈逍遥在听完程樱提醒后最先冒出的脑海疑惑,说实话,以陈逍遥的聪明才智,只要给他时间,无需太久,几秒他就能想通缘由,话虽如此,但现实却连一秒都没留给他,因为……

    电光石火间,就在黑袍骷髅越追越近,乃至还差5米就要追上李天恒的生死关头,空灵醒了,原本还闭眼昏迷且一直被李天恒背在背上的少女就这样毫无征兆睁开了眼睛!

    先是猛然睁开眼睛,旋即抢在李天恒发出第三声绝望尖叫前如一只身体轻盈的鸟儿般纵身跳下,跳下青年后背,接着……

    接着二话不说拔刀就刺!拔出腰间匕首狠狠刺向前方,就这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当场刺中前方某人,径直扎进沈建大腿!!!

    噗呲!

    “啊!!!”

    噗通。

    结果是肯定的,由于空灵攻击太过突然,触不及防之下,正一心狂奔的沈建被当场刺了正着,继而右腿飙血惨叫倒地,身体刚一倒地,空灵就已经抢在他反应过来前越过青年拔腿前冲,和早已吓疯大脑空白的李天恒一起先后超过沈建,其后就这么头也不回继续冲锋,不过,纵使少女攻击继快又狠,过程也皆在眨眼之间,可沈建还是看到了真凶,看到了那个背后偷袭自己的罪魁祸首……

    空灵!

    然后,他明白了,哪怕他已经倒地痛呼血流不止,可他还是瞬间醒悟了过来,继而发现了一个阴谋,一个专门针对自己的歹毒阴谋。

    那名叫空灵的少女在装晕!在伪装昏迷,或许一开始对方曾真正昏迷过一定时间,但在聚集别墅发现隧道时空灵却铁定是清醒状态,之所以依旧不醒佯装昏迷,目的十有八九是为了报复自己,报不久前曾差点被自己掐死的血海深仇,由于自己和空灵之间早已结下仇怨,一旦途径隧道的过程中发生危险,那么和空灵结下仇怨的自己就一定会对其小心提防,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给空灵再坑自己的机会,而空灵也正是算到了这点,所以她才故意装晕麻痹自己,毕竟没有谁会对一个昏迷之人小心提防,所以……

    沈建大意了,中计了,他做梦都没想到空灵竟然装晕!其后就这样抢在螝物追来前来瞬间暴起,突然发难,趁他不备出手偷袭,此举可谓一举两得,既报复了自己,又成功利用他沈建这条命替队伍拖延了骷髅追击,赢得了逃跑时间!

    “呜啊!空灵!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此刻,注视着前方因偷袭得手而越跑越远的少女,现已大腿中刀摔趴地面的沈建猛然发出了凄厉咆哮,径直朝少女骂出恶毒诅咒,但,咆哮到此为止,诅咒到此为止,因为……

    一秒后,他察觉到冷意激增,过于剧烈的极寒低温眨眼间将沈建完整包裹,至此冻得他身体狂抖无法说话,感受着极寒低温,沈建本能回头,回头看向不知何时已漂浮身边的……黑袍骷髅!

    许是巧合,沈建转过脑袋的那一刻,映入眼帘的是镰刀,赫然是那把被骷髅刚好举起巨大镰刀!

    接着……

    刷!

    “啊啊啊啊啊!!!”

    沈建的死前惨叫如雷鸣般贯穿隧道,最终传进前方仍死命狂奔的执行者耳中,只是,还不等众人替沈建难过,忽然间,他们听到了声音,特殊声音,之所以用特殊形容,那是因为这次的声音并非耳朵接收,而是大脑接收,竟是一段直接浮现脑海的冰冷声音:

    “提示,执行者现已脱离庄园范围,介于此,凡脱离庄园的执行者皆判定为完成任务,逃出升天游戏结束,传送功能启动!”

    ……………

    第二十四卷结束,接下来剧情开始进入第二十五卷。

    ……………

    PS:求打赏,求月票,看在猎手始终认真码字努力创作的份上,更是看在猎手生活艰难的份上,读者兄弟们打赏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