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全能教师 > 第545章 齐大根的安排
    []

    :a6ksw最快更新!无广告!

    p

    江良康瞪着眼睛着豁子。

    “江局长别这么诧异嘛,你是我们县里的名人,我们这些干偷鸡摸狗的事情的人最怕的就是你们工安的人,还能不熟悉你吗?”豁子道,“我还知道你是因为什么事情进来的。”

    “8号,他妈你还真多废话啊。”瘦子呵斥道。

    “哟,大哥,这不还是白天吗,还没到睡觉的时间,”豁子站起来,从口袋里摸出一包合天下,送到瘦子面前,“这是小弟我特意藏起来送给大哥的。”

    “艹,你他妈什么关系?还可以藏这种东西进号子?”一个脸圆圆的人骂道。

    “所以你们可以想见我和狱警同志的关系了,否则人家干嘛提醒大家呢。”豁子将合天下给了瘦子,“不过,我也不亏待大家,我还备了一包用来孝敬大家。”说着,豁子又变魔术般的从外套里口袋里摸出了一包合天下,而后给每个人发了一根。

    这么一来大家便非常满意了。瘦子的嘴被堵住了,其他人就不再挑刺。

    “你信不信?”豁子很突兀地拍了拍江良康的肩膀。

    “你让我信什么?”江良康诧异的问道。

    “我知道你因为什么事情进的守所啊。”

    “这不稀罕,我这事闹的满城风雨的,还有多少人不知道我因为什么事情进守所?”

    “那你知道我是因为什么事情进来的吗?”豁子问道。

    “打架或者偷窃,你不说你是偷鸡摸狗之辈吗?”江良康文绉绉地问道。

    “你说的比较接近,我是因为诈骗而进来的,”豁子突然附在江良康的耳旁道,“但诈骗是我进来的幌子,我是为了你而进来的。”

    豁子的声音轻到只有江良康一个人能听见。

    “你什么意思?”江良康惊恐地问道。

    “不会吧,这么聪明的江局长会不知道我为什么进来?”

    江良康摇头。

    “我是有人让我进来时刻关照你,提醒你不要乱说话的。”豁子道。

    “谁?”

    “省府的齐老总。你可明白了?”

    “齐老总?他这是不信任我吗?”江良康问道。

    “不是齐老总不信任你,而是事情有变,上面可能会一再逼你吐出更多的信息来。”

    江良康盯着豁子的豁嘴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豁子又道。

    江良康的脸越发阴沉了。

    ……

    那个三十来岁的狱警把豁子送进了号子之后就进了守所的卫生间。

    蹲在卫生间的蹲坑里,狱警拨通了一个电话,“喂,齐老总,我是小吴啊。”

    “小吴,事情办的怎样了?”电话里传来齐大根苍老的声音。

    “豁子已经送进去了,这么一来,豁子可以随时提醒江良康要闭嘴。您就放心好了。”

    “太好了。小吴这么智慧,真出乎我的意料。你发一个账号过来,我这就让人把钱打到你账上。另外,你平时得时不时去‘关照’一下豁子和江良康。”

    “谢谢齐老总,我会做好后续工作的。”

    “注意,这件事情你必须守口如瓶,否则我上头不会放过你的。”

    “哎呦,齐老总,这种关系我还拎不清吗?我这个人办事有一个原则,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豁子你也得交代好他。他那一份钱我转给你,你转给他的家人。”

    “这个我会办好的。”

    ……

    横弋检察院小会议室。检察长林子慧坐在正位上,左右各有三个穿着制服的人,分别是两个副检察长和负责江良康案子的几个检察官。

    “各位领导,”林子慧开口道,“不知道什么原因,江良康的案子起初没有引起省检察院的重视,这个时候却引起了他们的关注。半个小时前黄检特意为这个案子给我打电话,让我们深挖这个案子,省检察院觉得这个案子绝不像表面所呈现的那样简单。”

    “林检,如果真的深挖的话,江局长就很麻烦了。”负责具体办案的洪检察官道。

    “洪兴,你还没有听懂我的意思,”林检婉儿一笑,“省检察院并不是要在江良康生活作风或者灰色收入上深挖,而是在与这个案子有关的方面进行深挖。江良康做公安局副局长这么多年,生活作风肯定有问题,灰色收入也不少,怎么能经得起深挖呢?”

    “我是说了,毕竟是一个系统的,不可能赶尽杀绝。”负责配合洪检察官办案的姓钟的检察官道。

    “那就是说,咱们深挖的是为什么董华春三个人会绑架江良康的孙子,江良康为什么要带私藏的枪去解决问题,还有就是那三个小年轻怎么窜到这件事中来,对吗?”脸颊瘦削的副检察长道。

    “对。黄检就是这个意思。”

    “那我们审讯江局长就往这方面导。”洪检察官心领神会地道。

    林子慧点头,“这就拜托你洪兴了。”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横弋检察院提审江良康的日子。

    这一天,一辆警车将江良康押送到了横弋检察院,狱警又将江良康押送进了检察院的审讯室。

    审讯室里,洪检察官和钟检察官坐在一张办公桌后面,还有一个记录员坐在另一张桌子旁边。

    江良康坐在了被审讯席上。

    “江良康,”这个时候洪检察官反而不称呼江良康为江局长,这代表他要公事公办,“我们都是一个系统的人,客套话就不说了,你也很熟悉我们审讯的流程。所以我们的意见是你越早提供更多的信息对你的判决越有利。”

    “洪检察官,”江良康道,“我不清楚你们要我提供哪方面的信息?”

    “江良康,”洪检察官道,“我不隐瞒地跟你讲,如果我们这个时候去追究你的生活问题以及灰色收入问题,你可能会非常被动,但我们考虑到都是一个系统的人,所以这些方面我们一概不过问,我们要的是与你孙子绑架案有关的信息。”

    “比如说,为什么董华春几个人会绑架你孙子,”钟检察官提示道,“为什么这种情况下你不走正常程序,反而自己提了私藏的枪去临县解决问题?问题没有解决,你的枪却被三个小年轻盗了。三个小年轻盗了枪也罢了,他们为什么会替你解决事情?你不觉得这里面很矛盾吗?”

    “钟检察官,这很好解释,我之所以私下里去解决问题,是怕孙子被撕票。至于董华春三个人为什么绑架我孙子这一点你们可以去提审毛小松。而横弋的三个小年轻为什么会盗取我放在车子里的手枪,是因为他们仨一直在跟踪董华春三个人。他们与董华春三个人有矛盾。因而阴差阳错,他们替我解决了问题。”江良康很淡定地道。

    “江良康,你这么说就很不配合了。”洪检察官道,“我最后透露一点信息给你,深挖这方面的情况是省检察院的意思,你可明白了?”

    “啊?”江良康大吃一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