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全能教师 > 第543章 辗转反侧的父子
    []

    :a6ksw最快更新!无广告!

    p

    眼泪又无助地从眼眶里流出来。曹正轩凝视着婚纱照,任凭泪水在脸上肆虐。

    一切是幻觉,一切又那般真实,幻觉到不可信的地步,又真实到让人窒息的地步。

    二附院收费大厅里张雨桐搀扶着潘明礼的场景出现在曹正轩眼前。

    其实那当儿,曹正轩没法形容内心的震撼。震撼他的不是张雨桐与潘明礼之间的距离,而是张雨桐那张冷艳的脸。

    这张脸比起在阳江新人民医院所见到时还要冰冷还要艳丽。这张脸和婚纱照中那充满了柔情蜜意的脸,谁也不敢相信是同一个人的同一张脸。

    曹正轩记不清有多长时间不曾见张雨桐的冷艳了。

    曹正轩何尝不清楚是情销蚀了张雨桐的冰冷?如今,或许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留在张雨桐脸上的都是这一份冰冷了。

    这才是最为震撼曹正轩的地方。

    见过张雨桐的冰冷,了解了张雨桐的不幸之后,曹正轩多次告诫自己,这一辈子,不让冰冷重新爬上张雨桐的脸庞。

    哪里想到,维系张雨桐脸上的温暖竟然只有短短几个月的时间。

    曹正轩默默的走到婚纱照近前,举起手将婚纱照取了下来。曹正轩一只手拖着婚纱照,一只手轻轻地摸了摸相片中的张雨桐,而后将婚纱照反过来放在了新买的橱柜顶上。

    曹正轩不知道下次再触碰这婚纱照是什么时间,可能是几年后,也可能是十几年后,可不管是什么时间,那个时候,婚纱照上必然蒙了一层灰层了。

    就不知道那个时候与张雨桐的这段感情是不是也会蒙上一层厚厚的灰尘。

    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在床边沿默默地坐了几分钟,曹正轩方才褪去厚厚的外套外裤钻进了冰冷的被子。

    也不知道是夜里几点了,睡意还是一点都没有,虽然人很是疲惫。闭上眼睛,李建设瘦削的脸颊在曹正轩眼前弹出来。

    在电梯里遇见李建设带给曹正轩的震撼和在大厅里碰上张雨桐带来的震撼在伯仲之间。

    曹正轩真的是没有时间去咀嚼,回味,所以在此之前是将两份震撼压缩在内心的某个角落,唯有躺在了席梦思上,才可以将压缩了的震撼好似将胖大海放在水里一样发开来,肆虐自己的感情。

    遇见李建设,曹正轩震撼的有这几个方面。

    一是他绝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和李建设相遇,而且是在电梯间里相遇。百分之九九,李建设是他的亲生父亲啊。

    好在曹正轩比较乐观,比较开朗,若不是这样,曹正轩的内心会生发多少悲愁。设身处地站在曹正轩的人生轨道上,曹正轩是多么不幸啊。

    张雨桐不幸,只是不幸在同时失去了双亲;曹忠河不幸,在于情败给了现实;刘天生不幸,不幸在婚姻;邬济生不幸,在于近亲结婚……他曹正轩呢?

    母亲是小三,而且在自己出生时就被人以难产的方式谋杀了,父亲是晶森总公司的老总却一辈子不能相认,知道这个人物时,这个叱咤风云的人物已然被病痛折磨得形神俱疲,这正是曹正轩震撼的第二个方面。

    虽然在网络上已经搜索过李建设的图片,但当这个人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时,这个人上去是那么憔悴,那么不精神,整个一个瘦削的老头,曹正轩的心就酸酸楚楚的了。

    第三方面是李建设能脱口而出叫出自己的名字。这意味着什么?至少意味着李建设对自己很熟悉!

    那么,李建设缘何对自己这般熟悉?总不至于他清楚自己是他的亲生子吧?

    不不,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堂堂的晶森总公司的老总,如果知道自己是他的亲生子,他会不找机会与自己相认吗?

    那,李建设基于什么原因对自己这般熟悉呢?难道仅仅是相貌的缘故?

    由李建设未说完的话推断,李建设这般确定源于自己在翠海饭店出现过一次。肯定是那个郭副总向他汇报了自己的容貌与他的容貌高度相似。可是,这世间有多少人的相貌高度相似啊,又有谁会这么关注呢?

    第四方面则是齐红娟与李建设的亲昵程度。而曹正轩一眼得出来齐红娟对李建设的关心透出太多的虚假。这个矮个子女人能够不着痕迹的将李建设的婚外情切断,下手又是如此狠毒,曹正轩不免瞎想——李建设的身体过早透支,以至于最后走上肾衰竭的不归路,会不会与这个女人的阴险狠毒有关?

    如果是这样,他应该怎么做?他可以做什么?

    那他就应该尽早揭开这个阴险狠毒的女人脸上的面纱,让李建设清这个女人丑恶的嘴脸!

    这么做,还可以揭开自己的身世之谜,为冤死的母亲报仇!

    这么做,那个让自己重生的护士也就能以真面目在世间生活,他就可以去感恩她!

    可接着一个问题来了,如果真的这么做了,他要不要和李建设相认?父亲曹忠河该如何摆正自己的位置?

    曹正轩躺在床上这般思索,脑子是越来越清醒,而人是越来越疲惫,亏得他身体健壮,能熬能扛,换做一般体质的人,说不定第二天难以起床了。

    ……

    这个时候,曹忠河和曹正轩一样在被子里辗转反侧。曹忠河硬生生撕开感情的伤口,怕的是儿子和当年的自己一样承受不住张雨桐无情地离开带来的伤痛而颓废人生。曹忠河这么做,就是要告诫儿子以父为鉴。

    这一点,曹忠河相信目的已经达到了。

    那为什么他还辗转反侧呢?

    自然是电梯里的那一幕。

    那个和儿子打招呼的人和儿子的相貌太像了!

    从小徐和儿子的谈话中他听出来了,那个人竟然是晶森总公司的老总!

    曹忠河很清楚,这么个大人物很有可能就是儿子的亲生父亲啊。

    倘若他们相认了,他曹忠河可怎么办?正轩还会要他这个老爸吗?就算正轩要他,李建设容得下他吗?

    试想想,这么些问题在曹忠河脑海里转悠,曹忠河能不辗转反侧吗?

    ……

    同一时间,还有一个人没有睡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