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科幻小说 > 四重分裂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致命游戏·承(VI)-存活之路
    简单地表了个态后,众人也没再继续耽误时间,立刻就出发了。

    比进来时的速度快很多,墨檀等人只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便返回了上层,而在这个过程中,玫芙再次陷入了轻微癫狂,尽管她没有攻击旁边的‘自己人’,却杀死了昏迷在地上的所有守卫。

    一枚枚尖锐的木刺破土而出,伴随着玫芙那轻盈的脚步,将一颗又一颗心脏贯穿,这个过程快速而安静,且不会让受害者感觉到任何痛苦。

    而墨檀和走在最前面的十四皆是一言不发,对这场收割般一面倒的屠戮不予置评,直到他们离开那阴暗潮湿的石阶,回到上层后才停下脚步。

    依照‘计划’,十四、玫芙与哈鲁将会在这里分道扬镳,各自与那些先一步获得了自由,已经在指定地点集结完毕的角斗士汇合。

    他们三人是这次出逃无可替代的核心拼图,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无论是其中的哪一个出了问题,都极有可能引起毁灭性的连锁反应。

    【也就是说,在这个阶段,最大的隐患是……】

    墨檀微微眯起双眼,转向身旁不知什么时候又开始啃指甲的树精灵女子,皱眉道:“你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对么?”

    “不想死……不想死……”

    玫芙一边啃咬着指甲,一边含含糊糊地喃喃道:“不想死……无论如何……不死……拒绝……”

    站在最前面的十四转过头来,轻松地笑了笑:“这算表态吗?”

    很显然,这个深不可测的男人与墨檀有着相同的顾虑。

    “别担心玫芙……不要爱玫芙……”

    猛地抱住了自己纤弱的肩膀,女神官颤抖着摇了摇头,然后便自顾自地转过身去,径直往众人左手边的路口走去了。

    墨檀把眉毛皱的更紧了,低声向身边那位名叫库顿的兽人汉子问道:“她这是要去哪里?重新回到那间‘囚室’么?”

    “呃,如果我没看错的话,玫芙小姐离开的方向并非她那间休息室。”

    库卡摇了摇头,同样用玫芙听不到的音量小声道:“而是计划里她应该过去的地方,角斗场的选手准备室,现在应该有大概三十名精通神秘学的同伴正在那边等待。”

    墨檀微微颔首,然后转头看向库顿身后那两个同样是护卫打扮的同伴,沉声道:“你们两个跟上去,如果那个女人忽然发起疯来,就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尽量安抚她,无论如何,在竞技场的结界被解除前,绝对不能让她乱来。”

    “是!”

    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两人立刻应是,随即向墨檀和库顿两人个行了一礼,便加快脚步往玫芙那几乎被黑暗吞没的背影跑去了。

    “看来无论是你,还是断头崖的前任首领,在这些普通的战士们心里都很有地位,呵呵,忠诚是宝贵的品质,我由衷地希望不久后还能看到他们。”

    目送那两个护卫离开后,十四呵呵一笑,对哈鲁·库塔塔眨了眨眼,随即沉声道:“那么,临分别前,还请让我说一句心里话……”

    【你他妈要是说想跟老子搞基,老子就假装答应你然后让你见识见识系统酱的伟力!】

    墨檀在心底冷笑了一声,表面上则是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愿闻其详。”

    “说实话,你我都能看得出来,玫芙女士已经没办法回到她原本的生活了,就算她能顺利回到圣教联合,也很有可能被异端裁判所的人带走,结局未必会比留在这里好多少,关于这一点,等到安全之后我会找机会向她好好说明的。”

    十四又瞥了玫芙离开的方向一眼,微微耸了耸肩,然后对墨檀正色道:“至于你,哈鲁先生,我由衷地希望你能够加入【虐杀】,我需要你这样的同伴,注意,是同伴,并不是手下,我可以让你跟我平起平坐,送给你一艘并不亚于【虐杀号】的船,就叫【毒王号】怎么样?我还可以把手下的精锐分给你,也可以给你一笔钱让你自己招揽人才,我还可以……”

    “十四先生。”

    库顿面色阴沉地打断了十四,沉声道:“哈鲁大哥并没有这个打算,所以您还是别……呜呃!”

    “我当然能看出来他没有这个打算,否则也不会说这些了,库顿先生。”

    紧紧地‘攥’着库顿的脑袋,整条左臂比刚才至少倍化了三倍有余的十四笑呵呵地摇了摇头,耸肩道:“打断别人说话可不是什么礼貌的行为啊。”

    墨檀目光一凝,冷声道:“放开他。”

    “好的,顺便一提,我觉得忠心耿耿的库顿先生很适合给你当大副。”

    十四很是痛快地点了点头,松开了他那只牢牢握住库顿脑袋的大手,下一秒他的胳膊便恢复了正常比例。

    “我们没有更多的时间可浪费了。”

    墨檀面色阴沉地看着十四,听不出情绪地说道:“这么说吧,十四先生,原则上我是不应该答应你的,甚至连考虑都不会考虑,不过……如果你能做到一件事,我倒也不是不能稍微思考一下改行当海盗这种事的可行性。”

    “哈鲁大哥!”

    库顿当时就惊了。

    “闭嘴!”

    用更大的吼声把旁边这位脸上满是惊愕的兽人小弟吓住,墨檀并没有卖关子,立刻对一脸饶有兴致的十四沉声道:“玫芙必须先我一步登船加入【虐杀】,这就是先决条件,如果在那之后,如果我真的加入了你们,那么我需要她上我的船。”

    这次别说是库顿了,就连十四也愣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才哈哈大笑着点头道:“好,很好,非常好,我还真没想到您这位【药王之毒】能说出这种话来。”

    墨檀扯了扯嘴角:“你的答案是?”

    “可以,我会想办法的。”

    十四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随即又说道:“不过哈鲁先生你最好想清楚了,虽然玫芙女士恐怕是你这几年来唯一有过近距离接触的异性,但在重获自由之后,你一定能够得到任何你喜欢的类型,那时……”

    “那是我的事。”

    墨檀舔了舔自己的嘴角,随即便转头看向那依然深陷震惊无法自拔的兽人小弟:“走吧,库顿。”

    “但是大哥!你……”

    “走。”

    “唔……是。”

    尽管有着满腹的疑虑,但毕竟对方是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敬仰的人,所以库顿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长叹了一口气后便带头往‘哈鲁·库塔塔’负责的方向走去了。

    而十四则是呵呵一笑,踏上了那条最为宽敞的主干道。

    至此,作为出逃计划核心的三人才终于算是分道扬镳。

    ……

    五分钟后

    “好了,说说吧。”

    惬意地跟在沉默的库顿背后,墨檀忽然开口打破了沉默:“别憋坏了……”

    “我……我不明白……”

    库顿并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回头,只是攥紧了拳头轻声道:“哈鲁大哥你不是跟我说过么,无论如何都要给先王和那些牺牲的伙伴们复仇,无论如何都要让那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付出代价,所以为什么……”

    墨檀呵呵一笑:“为什么要跟十四说,只要玫芙加入【虐杀】,我就会考虑一起加入?”

    库顿沉默地点了点头。

    “不如说说你的想法吧。”

    墨檀慵懒地笑了笑,挑眉道:“你认为我‘应该’会怎么做呢?在逃出这个地方,重新获得自由之后?”

    “当然是跟我们这些一样想要复仇的人一起回去!然后找个地方先藏起来,通过之前留下的渠道慢慢召集依然忠于先王的同志们,积蓄力量,等待时机!”

    库顿抿了抿嘴,情绪激烈地说道:“哈鲁大哥你之前不是也说过么!那个人的统治并不稳固,尽管他手中有着灰蜥狩,但那次叛乱依然留下了诸多隐患,所以只要你能回去,我们一定可以在短时间内拉起一支力量,然后……哪怕要跟【斯科尔克】那些人合作也好,也要重新取回断头崖!”

    墨檀的眼中闪过一抹恍然,随即微笑道:“你觉得‘我’是这么想的?”

    库顿攥紧了拳头,沉声道:“我曾经觉得哈鲁大哥你是这样想的!”

    “呵呵,不需要‘曾经’。”

    墨檀快走了两步与库顿并肩而行,然后拍了拍后者的肩膀,用十分可靠、十分笃定的语气说道:“我现在也是这样想的。”

    库顿当时就懵了,猛地回头看向墨檀:“哈鲁大哥?”

    “放心吧,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登上那艘【虐杀号】,更不想加入那个什么海盗团,就像你以为的那样,我们跟那个卑劣的伪王还有笔账没算呢。”

    墨檀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留给库顿插话的余地,缓声道:“至于提出让‘玫芙加入【虐杀】’这种事,只是权宜之计罢了。”

    库顿虽然不笨,但想要跟上墨檀的节奏也并不容易,所以在进行了好一番严谨的思考后,他才沉声开口道:“哈?”

    “看得出来,十四那个家伙非常想要得到‘哈鲁·库塔塔’这个有胆识、有勇气而且心思细腻的人,甚至为此不惜赐予我仅次于他的地位。”

    墨檀一边加快脚步(因为是单行道所以不怕迷路),一边悠悠地说到:“在这个前提下,只要我给他一些希望,那么至少可以保证在计划的第一阶段完成前,负责正面攻坚的十四不会把我和玫芙当成‘弃子’。”

    库顿皱了皱眉:“弃子?为什么?”

    “因为十四所带领的攻坚部队是最强的,至少是综合实力最强的,而玫芙那边的施法者们虽然实力也不错,但数量却是最少的,负责引发骚动的我们则刚好相反,虽然人数众多,但平均实力却是三支队伍中最弱的。”

    就像最开始教导科尔时的那两个月一样,墨檀非常耐心且细致地向库顿解释道:“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刚才又得知了海岸那边还有十四亲手培植出来的力量【虐杀】负责接应,也就是说,只要第一阶段取得了成功,那么最先冲出去的那些人完全可以不等我们,选择直接出航。”

    库顿立刻瞪大了眼睛:“这……”

    “这并不是一个很难推导出的答案,问题在于,在这之前我们都不知道十四的‘朋友’是走水路过来的,同时还有能力通过水路把人运走。”

    墨檀眯起双眼,面色阴沉地说道:“在我之前的设想里,应该是大家一起逃向北边,汇合之后再冲进周围的林地,如此一来,无论是能够借用植物力量的玫芙,还是了解地势的我们都依然能够发挥作用,更何况在那种情况下,绝对是多一个人多一份力,但如果可以通过水路直接离开的话……”

    “啊!”

    智力并不算低的库顿终于理解了墨檀的意思,恍然道:“人越少……越方便吗……”

    “就是这样,所以我不得不利用十四对我的兴趣,为咱们和玫芙那批人额外上一层保险。”

    墨檀轻叹了口气,无奈道:“否则的话,我真怕咱们费劲千辛万苦抵达目标为之后,前面只有一片空荡荡的海面,而身后,则是断头崖派来的追兵。”

    “灰蜥狩……只有可能是灰蜥狩!”

    库顿冷哼了一声,咬牙切齿地说道:“毕竟有哈鲁大哥你在,那个混蛋在知道这件事后只可能派灰蜥狩过来!”

    “无所谓了。”

    墨檀摆了摆手,不甚在意地说道:“真要发展到那一步的话,失去了十四那边的战力,等待我们的绝对是死路一条,所以……你懂了吧?”

    “懂了。”

    库顿用力点了点头,沉声道:“简单来说就是哈鲁大哥你想给咱们上一层保险,让十四不把咱们当成弃子,而且还看上了那个玫芙女士,想让她当老婆。”

    墨檀:“……哈?”

    “呃,不是吗?”

    库顿挠了挠头,纳闷道:“不然的话哈鲁大哥你为啥会着重强调必须让【玫芙】女士登船啊,不就是想保护她吗?”

    “你特么……”

    “啊?”

    “还真是个小机灵鬼啊,哈哈哈哈哈哈。”

    “那我下次见到玫芙女士是不是该叫嫂子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

    “哈哈哈~”

    “你丫有病吧!”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