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玄幻小说 > 星辰之主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五章 请签名(下)
    前面已经没多远了好伐?

    这样一来,距离李泰胜那边就更近了……还有那个泥老虎。

    由于周边的飞行器机体残骸还在冒着青烟,龙七也大致猜到了李泰胜身前那人的身份,心里面一百个不愿意,却也没办法,只能重新启动,驱使着气垫摩托,有气无力地在沼泽上滑行。

    半死不活的发动机轰鸣声,在相对空旷的沼泽区,也已经是相当刺耳的声源了。近些时日来疯长的草丛和糟烂泥涂深处,活物生灵的移动乃至呼吸之声,就变得更加隐蔽。

    就算龙七知道瑞雯想要干什么,这种时候判断位置也非常吃力,但再看看沼泽泥涂环境,也不好说徒步追踪这种话……

    他没有开口,后面那位却是主动拍了下他的肩膀,龙七默契地再度刹停,瑞雯则一刻不耽误,直接跳下气垫摩托,丝毫不在乎下方轻踩就咕咕往上翻涌泥浆的恶劣环境。

    呃,“轻踩就咕咕往上翻涌泥浆”这种形容,还是搭配后来跟下车的龙七比较适合。

    身体过分轻盈的瑞雯,就好像飘在泥沼草叶上一样……但她显然也并不是刻意形成这种姿态,因为下一刻她就径直伸手,一点儿也不在乎积累多年的腥臭泥浆,直接破开沼泽表层地面,一把抓住了下方目标,不管它如何挣扎,硬生生将其提了出来。

    那是一只好似蜥蜴模样的生物,大概有常人前臂长度,骤然被擒拿,全身鳞片都为之倒竖,片片尖利如刀,就在瑞雯掌指间疯狂扭动。

    瑞雯仍旧不在意,纤细手指在这只蜥蜴表皮上滑动,简单直接,一直滑到其头颈位置,用力晃动几回。直晃得“蜥蜴”长舌吞吐,口涎乱喷,与此同时,还有一些“杂质”混在里面,飘落下来。

    龙七早就留意着呢,而且也先一步打开了用来储存的玻璃瓶,忍着本能的恶心感,把那些和粘稠口涎混在一起的小东西,混着泥汤一并收进瓶子里去。

    顺口还多问了一句:

    “淹不死吧?”

    “火神蚁?这小东西喜热但不畏寒,不惧水火……”

    虽然是答案,却不是从瑞雯嘴里说出来的。

    与此同时,还有只粘着泥浆的手臂横过来,抢先一步捻住了泥涂中某只火神蚁,让这个小东西在指尖挣命。

    这只手臂的主人继续说话:“……它们能够干扰操控其他物种的神经;系统内部生态完整又到了一定规模,集体意识足以搅动渊区。如果不是个体太过脆弱,简直是完美的畸变社会生物标准。”

    说话间,他指头稍微用力,就把那只火神蚁碾成了碎渣。

    虽然名为社会生物,其它火神蚁对于同类的死亡却是相当淡漠,依旧在沼泽泥途、玻璃瓶中做着在人类看来毫无意义的爬行动作。

    倒是龙七皱起了眉头,而当他看清了趋近到眼前的那个“泥人”,脸上的表情就有些发僵,然后浑若无事地别过头去。

    ……这种动作,也并不是那么自然。

    山君并没有在意旁边这个工具人马仔。即便是主动接话,从头到尾,他都是对着瑞雯讲的。

    在此期间,他的视线更是一刻都没有离开对面的女孩儿。

    龙七扭脸之后,又觉得太过示弱,很快转了回来,并梗起了脖子。可惜这并不能帮助他吸引对面的目光,只给他继续观察的机会。

    山君主动搭话时,是笑着的。他的笑脸看上去非常放松,可是眼神须臾不离瑞雯身上。

    灼灼的眼神,以及蕴含在其中的情绪,乃至欲望,便是涂了满脸的污泥都遮掩不住……也根本没有遮掩的意思。

    龙七无比确认这一点。

    当然,这里所说的欲望,明确指向的话,更近似于贪婪。

    这般眼神,龙七都觉得受不了,瑞雯却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反应。她仍控制着蜥蜴模样的畸变种,视线则从那只被碾碎的火神蚁碎渣上掠过,也并没有计较的意思,倒是又提醒了龙七一句:

    “宿主也要带走的,要箱子。”

    “箱子?有。”

    情绪处在紧绷状态的龙七,相关反应都是本能,转身又去拿已经预先准备好的采集箱。

    而他这么一起身,使得山君和瑞雯之间,最后一点微不足道的障碍也去除掉了。

    两人之间的距离,当真是触手可及。

    “瑞雯……小姐?”

    山君的声音顿了一下,更后面的干脆就低哑含糊过去了,只是依稀感觉像是几个简短的数字。

    隔了半秒钟才又重新清晰起来:“其实咱们去年就该见面的。”

    瑞雯的视线终于在这位脸上停留,似乎也需要突破泥污的干扰加以辨认,但最后,她只是回了一声:

    “哦。”

    随即,她的视线又回到了泥浆和草木混搅的沼泽地面上。分不出是社恐式的内向,还是完全无视的冷漠。

    “果然不太成熟……但已经足够了。我的意见是这样。”山君又开口,只是喃喃低语,更像是自说自话。

    后面李泰胜还在迟疑,要不要再凑近一些,依稀听到这句,脚下就是一顿。

    山君这种状态,看上去也不比对面的小女孩儿“成熟”到哪里去。

    此时的山君,是一个半蹲半跪的姿势,身体伏得比较低,大致与目前的瑞雯保持平齐。

    他大半身都包裹在泥污中,看似狼狈,瘦长体型却是在微微的起伏中,保持着动态的张力,就如同一头匍匐在沼泽边缘,准备猎食的饥饿瘦虎。

    只差从嘴角边缘垂落的口涎。

    等另一边的龙七从本能中回神,按着采集箱回头的时候,眼前的这幕情形,恍惚就像一只粗壮的利爪,抵在他喉咙面前,让他全身都僵硬麻痹掉了。

    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身处的这片区域,物质层面分明掺入了过分活跃的扰动因素——应该是来自于渊区,虽然并不是特别明显,却好像只隔了层一捅就破的薄纸。

    都不需要山君本人刻意用力,也许只是旁人不经意的动作,就有可能打破这脆弱的平衡……后面会发生什么,只有天知道。

    这是龙七辨认出山君之后,也从未料到会发生的情况。

    眼前这位在里世界赫赫有名的超凡种,此时此刻,完全不顾忌随时可能扩大化的后果,更像是一头完全被基本欲望主宰的野兽。

    赤裸且直白。

    “卡……哐。”

    非常典型的车门开启又关闭的声音响起,现代人应该早已经熟悉了这样的节奏套路,但眼下,龙七也好,李泰胜也罢,都觉得这声音突兀又刺耳……

    包括山君。

    所以,他们三个人竟然是同一时间回头,也都看到刚刚下车的巴泽,靠在车头与车身的交界处,迎着三对目光,面无表情,视线也有些错位,好像就是下车来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可也是这一刻,龙七忽然觉得,渊区与物质世界薄纸一般的距离,好像又错开了……

    就如同巴泽与他们错开的视线一样。

    “……嘿!”

    山君似乎有一点儿意外,但很快就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冷笑声。

    事实上,自从他主动招呼瑞雯以来,一系列的动作,都和正常的人际交往逻辑和意义,存在着脱钩现象。

    所以,不管是龙七还是李泰胜,都完全猜不到他下一步的动作。但都能够感受到,在这种不可预测的事态后面,高度危险的可能性。

    李泰胜只能从更大尺度的事件轮廓上去考虑:

    山君火急火燎的过来,难道就是掀桌子抢人?

    巴泽用这种方式介入,是他背后那位的警告?

    全面战争要爆发了吗?这也太……

    好吧,其实很多人都认为,深蓝世界公开化,罗、李矛盾表面化之后,全面战争的导火索已经在燃烧了。

    李泰胜却绝不希望第一个爆点就在自己脚边,相比之下,他宁愿去玩烧脑的猜谜游戏。

    短短几个呼吸的空隙,李泰胜的脑袋几乎要爆掉了,不是被思维念头,而是被沉重且燎烫的情绪充斥……

    简单点说,更类似于恐惧。

    他明明近在咫尺,和双方又有那么一些不远不近的关系,完全可以去做点什么——就像他以前经常做的那样。

    但在这种关键又要命的时刻,他竟然瑟缩了,像一根被踩踏进泥沼中的草叶,除了被动承受,什么都干不了。

    正懊恼之际,又一个声音响起来,好像是通讯器的震动。位置则是在越野车前面,某处还冒出袅袅青烟的飞行器残骸附近。

    不知里面是怎么样的逻辑,几番震动之后,通讯竟然接通了,一个听上去过分随性的嗓音响起:

    “喂喂?山君先生?你最近体重增加了吧,要不然飞行器怎么正通着话就爆掉了?话说你降落地点和地洞距离也不远,偷懒也不带这样的……别怀疑,我可看到你了,侦察机就在你头上飞着呢。”

    袁无畏平常高度欠揍的嗓门儿,如今听来,却是分外悦耳。不论是李泰胜,还是龙七,都能感觉到,随着他这乱七八糟的发言,周边高度紧绷的气氛,正迅速缓解稀释。

    这时候,袁无畏又叫起来,很有些大惊小怪的夸张意味儿:

    “瑞雯,瑞雯小姐是吧!刚刚还奇怪,你怎么就中溜了呢!

    “话说因为你,ZM爆掉之后,不知有多少人失去人生意义啊喂!包括某个退休的孤寡老人。

    “哎,我的本子在哪儿?”

    后面这句听上去,袁无畏是与身边人员说话,但很快就又转回来:

    “瑞雯小姐,等你过来,我要预约一份签名的,你不会拒绝吧,看在咱们一块儿在这边折腾的份儿上。

    “唔,要不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