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玄幻小说 > 星辰之主 > 正文 第六百二十四章 另一面(下)
    墨水呼啦啦飞上了半空,作为摄像师的它,也带走了礁石海滩的直播视角。

    它贴着海岸线飞行,镜头中,一半是参差错落的礁石,一半是白沫翻滚的海浪。

    扭曲的线条,在低空高速飞行营造的动态画面中,彻底模糊了动静的边界。看得多了,似乎前面的世界,随时都可能在气流与海浪的呼啸声里,倒卷上来。

    实话实说,这绝对是第一流的视听享受。

    尤其是在虚拟实境的沉浸模式下。

    可这时候的钟曼只想说:

    又是转场!

    你们玩直播的,不要总搞这一套!

    和钟曼的心情相匹配,ZM的网上直播间正处在一个非常吊诡的气氛里面。这种气氛的起始点,大约就是龙七坚决果断的悬崖一跃。

    视觉上呈现的,还不至于彻底摧毁大家的常识:又不是超人直接飞起来了,不还是遵循着地心引力的作用咩?

    贴着岩壁往下滑嘛,连后背和手心都脏了呢。老子在电影上看到的比这个要酷炫得多……你个头啊!

    直播和电影怎么能一样呢?

    一个除了高点帅点儿,看上去和我们再没什么差别的家伙,前一秒钟还和我们开着玩笑,然后就那么跳下去……

    他倒是很快站稳,找到了立足点,还在那样危险的环境中随意行动,又浑若无事地,和旁人随意交流。

    可这边呢,大家跟着一起下坠的心脏,已经坠入了荒诞的云雾中,到现在还探不到底……

    所以,直播间里有相当一部分人,还是严重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试图寻找符合他们常识的正确答案。

    可那种苍白的逻辑链条,又顶什么用?

    当然还有另外一部分人,心理承受能力要强的多,又或者在昨天龙七那一身军方制式内甲展示,并诡异地截停了泰超老大的越野车之后,就已经做了足够的心理建设。

    “七哥肯定不是凡人呢!”

    “特种兵起步,超级战士是基础。”

    “深蓝行者,我懂啊,别以为老子是乡下来的!”

    “我要说:小伙子,很符合你的人设……”

    直播间里情绪化渐渐退潮,发言则越来越热烈。很多人在那里高谈阔论,好像完全没受到影响。

    钟曼都有些佩服。

    反正她听到那些似懂非懂的概念,是很有些烦躁的。感觉自己多年来探索世界获得的经验值和里程碑,突然就有倒退甚至清零的风险。

    不过,看着直播间里嘻嘻哈哈的弹幕,钟曼倒是放松了许多。

    其实也对,世界上大多数人都不是傻子,出生在畸变时代,耳濡目染都是那些高破坏性、高致病性的畸变种威胁,近些年也看过深蓝行者在荒野上攻城掠地的新闻和纪录片,还有时不时就跳入视野的改造人、畸变感染者的小道消息……

    当然还要加上文娱作品的大幅渲染。

    大家对一些“超现实”的元素,其实很有承受力的。很多时候,只是响应号召,配合主流,做一只闷头生活的鸵鸟而已。

    一旦真碰上了,难道还真会捂耳朵、闭眼睛大喊“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吗?

    不管怎么样,世界还是以它固有的节奏向前运行。

    唯一的不同就是,以前钟曼觉得自己可以预判一下。现在她绝了这个念头,虽然这严重剥离了她的安全感……

    她认命地躺在床上,用沉浸模式,投入到直播镜头持续渲染的画面里去。

    墨水正快速接近海岸线上那个疑似造船厂的建筑群。从天空中往那边看,那里看上去有些缺乏活力,只有小部分厂区亮着灯,大部分区域都浸泡在黑暗里。

    不过,当墨水距离厂区直线距离还有几十米的时候,有明亮的光束,从厂区边缘地带投射过来,那是军事基地常用的大功率探照灯。

    墨水反应奇快,一个快速沉降躲过。

    直播间里“哦哦哦,被发现了”的情绪化弹幕又在冒头,实在是前面龙七和罗南的言行可联想的接口太多,很多人已经在脑子里勾勒出,他们深夜闯入军事基地的刺激场面。

    可接下来,探照灯主动灭掉了。

    墨水则稍微变化方向,错开海岸线,朝西北方向飞行。在它飞行路线的延长线上,正有一片灯光亮起,映照出造船厂颇为气派的正门区域。

    从墨水的高空视角俯瞰,能看到正有车辆穿透厂区内的黑暗,匆匆抵达大门处。车上有几个人下来,明显就是等人的架势。

    这几个人都身着军装,看上去却是举止紧张,彼此之间很少交流,一个打头的,还在来回踱步,颇为焦躁的样子。

    很快旁边有人过去,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打头的下意识抬头,恰与墨水打了个对眼。具体的面部细节看不清楚,可那瞬间,那位的身形明显僵硬了。

    “噫!”

    直播间里有人拉起了意蕴微妙的长腔。

    也在此时,大门处几个人一起趋前,墨水的高度也骤然下降,翅膀张开、减速,平滑地降落在瑞雯纤瘦的肩膀上。

    是的,罗南三人到达了。

    这才隔了多久,在那样的“路况”下,速度堪比飞鸟?

    是经过了剪辑,还是确有其事?

    直播间的观众们,已经来不及过多考虑了。

    他们更多还是被造船厂这帮人的郑重其事、敞开大门的迎接行为给弄得懵掉了。

    听听打头的那位负责人在一个军礼过后,过分严肃正经,又格外毕恭毕敬的称呼吧:“罗先生,欢迎您到东滨造船厂视察指导工作。”

    深夜潜入呢?

    火爆场面呢?

    罗南说是去造船厂,可那种情境下,谁能想到会是这种模式!

    “昨天是三闸安防,今天就是近防军了。”

    “也许明天我们会看到,吸血鬼先生在星联委全球议会发表讲话。”

    “啧啧,特权阶层。”

    “这是我一个小小草民应该看到的层次吗?”

    “昨天你怎么不说这句话呢?”

    “现在自戳双目还来得及吗?”

    就在直播间里意蕴复杂,又潮涌不休的弹幕覆盖下,罗南客气地回了第一句:

    “来得仓促,给诸位添麻烦了……”

    这句话很正常,但第二句,味道就有点儿怪:“刚刚驶出去的那艘船,不像军舰啊。”

    现场就进入到了三岁小儿都能察觉到的超级尴尬的气氛里。

    还是造船厂负责人,强行保持着微笑又严肃的态度:“是这样,罗先生,那是一艘借厂区船坞修理的货轮,已经出港前往箕城了。”

    “箕城?”

    龙七在旁边嘟囔了一声,不知是不是想起了他不久前嘴巴开瓢所说的话。

    罗南点头,并没有再问下去,只道:“我们去现场?”

    负责人先是点头,但又迟疑一下,哑着嗓子开口:

    “罗先生。”

    “嗯?”

    “您知道,这里是军管区,我们不具备对外部媒体的授权。”

    负责人迟了两秒钟,但还是在尽力保持着笑容和声线稳定的情况下,把那句话说出来:“所以直播这件事……”

    虽然他没把话说全,意思还是表达得很清楚了。

    罗南也回答得很爽快:“当然,我知道。墨水会一直在外面,我们也不会拍摄,反正不会耽搁太长时间。”

    负责人如释重负,接下来的军礼都明快许多:“那么,罗先生,请跟我来。”

    罗南扭头,与墨水那边打了个对眼。

    后者果然如他所言,又一次振翅飞起,摄像头回摆,让过了造船厂的内景,贴着厂区边缘,朝海面的方向飞过去,容纳进来了深夜的海景,还有那一艘渐渐远去的货轮。

    恰逢半轮凸月东升,刚刚从海天交界处抬起数分,海面波光粼粼,倒将远去货轮映成了一道剪影,颇具画意。

    直播间里却是一片哀叹。

    有人大约是上了头,第一时间就开喷:“直播不起就别直播啊!”

    没有人响应,后续倒是有无数“前面壮士走好”的弹幕刷过。

    对深入到这种程度的直播内容,大部分人还是比较知足的。没进去造船厂是很可惜,但这也摆脱了“自戳双目”的风险不是吗?

    而且,大家在看风景的同时,又有了充分讨论的时间——当然了,直播间里不适合深度讨论,请出门右转,那是论坛、交流群的功能。

    在东亚文化圈,就是“看客”,也是有丰富的经验和历史积淀在里面的。比如,这里大家 就很适合一起打几轮哈哈:

    “军港,货轮,哈哈!”

    “近防军,哈哈!”

    “感觉我像傻子,哈哈!”

    “我还能承受几吨哈哈?”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哈哈。”

    “咦,起雾了,哈哈!”

    “不是雾,是云哈哈哈!”

    刚刚还一片清爽的夜景,忽地就有些模糊了。才冒了头的凸月,一转眼的功夫,就淹没在云气后面。

    海上还起了风,或许是风吹云团,将厚重的云层推下来,与海面贴合,周边能见度骤降,很快,海面上最大块头的那艘货轮也淹没在云气之中。

    “预报上有雨吗?”

    “风雨欲来啊!”

    飞舞的墨水,倒是夷然不惧,挥舞着本不太适合在大风中发力的黑沉羽翼,在风浪中上下起舞。一时间,直播镜头之外,尽是扑面而来的云气水雾,很快镜头也沾染了水滴,让一群差点儿跟着晕机的网友们,几度怀疑这只乌鸦是不是被大风云雾吹迷了航向,下一秒就要栽进海里面去。

    一时间,直播间里纷纷呼喊:

    “瑞雯小姐姐快来管管你们家摄像师。”

    “清醒点儿吧孩子!你是乌鸦不是海燕!”

    “平地起妖风,此行大不利。我是说,那艘货轮赶紧回港吧!”

    就在一片纷乱中,墨水飞舞的势子骤停,还嘎嘎叫了两声,如同宣告一场胜利:

    不知什么时候,它竟然又“登陆”了,只是粗爪所扣住的,并不是陆地上的树木、岩石又或者别的什么建筑物边沿,而是一根沾染了潮湿水汽的天线……

    位于海面航行的货轮上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