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玄幻小说 > 星辰之主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三章 加人设(下)
    帖子是引用了其他平台的短视频内容。

    某个蒙着滑稽卡通头套,以善于爆料著称的社会热点评论员,毫不犹豫地蹭上了瑞雯这个新爆的热点,在呜啦呜啦介绍了一通背景,连远在次大陆梵城的拉马克,也给拽出来营造一番氛围之后,才拿出这个用来破题的问题。

    钟曼最初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是冷笑的:

    哗众取宠,瑞雯被叫瑞雯,又不是人家本名叫瑞雯,只要稍微花心思了解一下,就知道人家本名叫“罗湘”,网上早就爆出来了。

    只不过是因为那一场……

    思路蔓延而下,钟曼忽然定住。

    短视频后续内容如恶魔的耳语,顺势切入:“看,你终于想到了吧!瑞雯之所以叫瑞雯,是因为这么一个似乎已经开始有人遗忘的场面。”

    毫不意外地,播主放出了曾经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的血腥格斗视频。这段剪辑只是给了瑞雯一个侧脸,却调整了音轨,加大了音量。短短几秒钟时间,看台上疯狂的“瑞雯”的叫嚷,裹着泛滥的诅咒和骂声,呼啸而来,直让人心血下沉、毛骨悚然。

    “这是非常野蛮、血腥、残忍的场面,一场明显非法,竟然还没有人质疑其存在合理性,或者是质疑了却还没有翻起大的浪花的地下格斗。

    “……很多人看了直播,还有前面七分钟的预告片,就按着常规逻辑,猜想瑞雯家里有矿。可一个家里有矿的孩子,为什么要去参加这种残忍的、高危的、非法的活动?

    “一种可能,她或者她的家人心理变态……我们不能怀着恶意去度量;那么还有另一种可能,在瑞雯参加这场地下格斗的时候,她还并不是这个‘有矿家庭’的一员。

    “她有一个比‘家里有矿’更复杂很多倍的身世——看,我连‘可能’都懒得说了,因为我掌握了一些非常确凿的证据。

    “老样子,提前声明,我并没有经济利益上的想法。为了证明这一点,我先放出一段相当有价值的视频,一个核心猛料,帮助你们从更多、更真实的角度去认识瑞雯……大家可以下载保存,我不确定这个视频能保留多长时间。”

    钟曼明明比较熟悉这名播主的“惯例”,看到这个地方,仍然是咬牙切齿:

    这种高度敏感又涉及个人隐私的素材,本来就是被平台查封的重点。播主故意这么讲,本质上就是把自己侵权的责任,替换成对“事主”背景力量的渲染,以利于博得同情,并抢占道德高地……

    问题是,咬牙切齿的过程中,钟曼还是熟练操作,把视频保存备份,免得后续真出问题……

    没办法,主家不营业以至于嗷嗷待哺的粉丝们,就是这么卑微。

    保存视频的空当,播主号称的“猛料”,已经开始了。一看就知道,仍然是地下格斗场的环境,但换了拍摄角度,比上一段素材的质量也有了滑坡,可是,气氛真没的说!

    “裁决!裁决!裁决!”

    似曾相识的疯狂呼啸声,充斥了耳朵和大脑,而在这些呼声冲击碾压的核心处,比现在更男性化、更冷漠、更小只的瑞雯,正赤着上身,孤零零地站在中央擂台上。

    镜头晃动着指向擂台上方垂落的中央投影区,那里正打出“裁决之路”的标识。还有拳王战、兽王战、裁决战三个呈阶梯状排布的关卡设置,现身于最高位“裁决战”的是一个裁判装束的冷酷白人男子影像。

    作为背景的,好像还有快速闪过的非常血腥的格斗画面,但显然这些都不在拍摄者关心的范围内,很快,镜头又在惊天动地的“裁决”声里转回,指向擂台区域。

    那里,正有一个同样穿着裁判服的家伙,走上擂台——不是中央投影区里那个冷酷白人,不过“拳王战”标识上激烈闪烁的血腥光芒,等于是昭示了他的身份。

    这个新登台的“裁判拳王”,身高要在两米以上,比那时的瑞雯高出快一半,壮硕强健,而且一看就是成年人样貌。

    他走到瑞雯身前不远处,好整以暇地拿掉脖子上的领结,脱去上身的裁判服,露出钢硬如铁的腱子肉,以及昭示着丰富暴力经验的条条伤疤。

    观众席上山呼海啸。

    十秒钟后,这个“裁判拳王”躺倒在地上。

    更早一秒,瑞雯用纤细的胳膊,挡下了他的重拳。同时,膝头撞鼠蹊,手肘捣喉咙……大概是那个位置吧。

    在拍摄者糟糕的技术下,更多的细节也看不到,只见晃动的人影一贴即分,“裁判拳王”就倒地开始了抽搐。

    镜头有些癫狂地向擂台上聚焦,想要摄取更清晰直接的结果,可周围林立而起,还疯狂摇动的人影,给出的干扰实在太多。最终镜头只能无奈地转向中央投影区,看那里给出的特写。

    偏是此时,钟曼看到的画面上,播主很“贴心”地为倒地的“裁判拳王”打上了马赛克,除了越来越小的抽搐幅度,再看不清别的。

    倒是瑞雯刚击中“裁判拳王”的手肘上,分明沾了血,正持续往下滴。

    是瑞雯自己的,还是对方的?

    下一秒,擂台上的“马赛克”彻底不动了。

    比先前的“裁决”更尖锐纷乱的咒骂声,带着气急败坏的情绪,如同撞击在高崖下的潮水,喷吐出带着腥气的白沫。

    就在这样的叫嚣声里,播主没有再废话,短视频直接结束,并开始下一轮循环。

    “……什么啊!”

    钟曼发出了不满意的批评,可她的声音其实是打颤的,而且嗓子发干。

    她有点晕血。

    钟曼下意识下拉界面,看主楼下方的留言,一眼扫过,其实都还是一些“真的假的”、“天啊”之类毫无意义的字眼儿,但后面的她都是刻意浮光掠影,不愿或者说不敢看得太细,生怕会有更糟糕的留言内容出来。

    这样堪称“大失态”的行为,持续了约半分钟,直到她拉到了帖子的结尾处,看到有人引用了帖子前面“新发现杀人犯一只,已报警”的字句,对其激烈反应,她才猛醒过来。

    刚要掉回头去,看具体情况,又看到了孜然面儿的新发言。

    出乎意料,这个一直试图为瑞雯拉住每一个粉丝的管理员小妹,此时此刻,态度竟然是前所未有的强硬:

    “你都不看场合吗?你都不看体型对比吗?

    “难道那时候倒地抽搐的是瑞雯小姐姐,才是正义?

    “难道瑞雯小姐姐要在接下来的什么兽王战、裁决战里倒下;在这个毫无人性的格斗场里默默死掉,才合你的心意?

    “我今天挂着你,就是要等警察叔叔的认定。我相信瑞雯小姐姐肯定是接受了最严格、最规范的认定,现在才能光明正大的生活在阳光下——她出现在我们面前,本身就是正义的一部分!”

    钟曼盯着孜然面儿的留言,很想习惯性地评价两句,却发现什么都没有这份强烈而鲜明的立场来得管用。

    她调整一下呼吸,跳转到管理员频道里面,想和孜然面儿讨论接下来的应急方案,却看到,刚以前所未有的强硬姿态,震慑一时的孜然面儿,此时又在频道里满屏乱跳:

    “怎么办?怎么办?我是不是说得太满了?”

    “……”

    钟曼果断又切换了页面,这次她找到田启的联络号,直接发了有关帖子和短视频的链接过去:

    “告诉瑞雯团队,必须马上做出应对。”

    对面倒是秒回,可是态度上就有点儿不对称了:“这个啊……我知道,没什么事儿吧?”

    “啊哈?”

    “一个失忆的、沦为未成年角斗士的女孩儿,在那么个鬼地方,为了纠正自己的命运,奋力搏杀,有什么不对?说破天去,都是咱们有理啊!”

    钟曼没理会“咱们”这种词汇用法,现在她也是发现一根救命稻草,就不愿撒手,追着确定:

    “真是这样吗?”

    “那是,瑞雯去年底才被罗南家里收养,以前真的好凄惨的——想想吧,她是去年秋天,被罗南从那个地下格斗场里救出来,可年底才办了收养手续,为啥啊?不就是当时受伤很重,昏迷了两个多月吗?”

    “天……你知道的很清楚?”

    “嗯,也不算吧。主要是上回,SCA要求补充资料,竹竿哥过来办手续,恰好俊平哥不在,是我负责接待的,跟着跑了一圈儿,才算清楚了一些,以前只是零零碎碎听到点儿。”

    钟曼对什么“哥”都不感兴趣,就催田启:“那就赶紧上网发帖公关,以正视听啊!”

    “怎么说呢,曼姐啊,我觉得你太紧张了。”

    田启以未曾有过的态度,对钟曼进行谆谆教导:“你现在算是瑞雯的粉丝吧,可是你不能,嗯,是没必要拿以前对待那些普通偶像的模式,套用过来呀。难得认可一个人、喜欢一个人,甚至崇拜一个人,投射一份超常规的信任又怎么了?”

    “信任?”

    “这是田思对我讲的,我觉得她说得挺有道理。虽然我不明白,瑞雯为啥要当公众人物,现在还成了曼姐你,以及好多人的偶像,不过你只要持续地、更深入地了解她,就知道,以她的能耐,完全可以做一个不需要粉丝操心的偶像的。

    “我们眼里看到的大麻烦,对她来说,对她背后的罗南来说,也许只是微不足道的小问题。

    “有个这样的偶像,难道不该放松吗?如果曼姐你想做瑞雯的真正的粉丝,不妨就好好享受这一回——真的,不信我,你可以信瑞雯啊!”

    “……”

    正思虑恍惚的时候,钟曼的个人智脑推送了信息,是来自于ZM上那个特殊的官方账号——荒野探险家协会夏城分会的界面上,又是毫无征兆地,开启了直播。

    这回有进步,竟然有文字解释,虽然就几个字:

    @龙七,上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