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玄幻小说 > 星辰之主 > 正文 第六百一十四章 真实风(中)
    钟曼还记得,那位灵动耀眼、堪比明星的女性,在地震结束不久,便逆着人流,带着巨大到不成比例的箱子,进入地铁站去“检修”。

    这是钟曼所熟悉的正常人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的行为。偏偏章莹莹做得那么自然,田思、田启还觉得天经地义。

    坦白讲,当时钟曼都怀疑,车子是不是安装隐形摄像机什么的——她觉得自己好像被“策划”了,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某个以现代都市为背景的超现实……恶作剧节目圈进来的路人嘉宾。

    此后她没有了再验证的机会。

    但那份深刻的印象,还是留在了脑子里,支撑着一份小小的信心,乃至期待:

    “坚持下去,会有新的惊喜出现……吧?”

    惊喜不出现也就罢了,一旦出现,裹着当下的热度,指不定就是一个超级风口!

    呃,话说就算是风口,手里头怎么都要有独门物料资源,才能变成那头飞起来的猪啊!

    那么……独门物料在哪里?

    终醒悟自己是全天白忙的钟曼,再次悠悠叹息。

    “你好,美女。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正怀疑人生的时候,耳畔响起的这刻意拿捏的嗓音,让人怀疑,对方是不是专门卡点来着。

    钟曼扭头,看到的就是田启那张貌似斯文的脸。

    “曼姐,好巧!”田启露出货真价实的惊喜笑脸,同时老实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对面。

    钟曼很想拿出“在学校叫我老师”这种冷淡说辞,但想想那天搭车的情分,最终也只是皮笑肉不笑回了一句:“是啊,好巧。”

    其实在这个时间段,在神秘学研究社总部,见到田启的概率一点儿都不小。钟曼甚至都不否认,她心里头有那么点儿万一行事不顺利,就“借梯子”的想法。

    不过事到临头,钟曼心思反倒又淡了。

    田启这家伙,比那天初见时,明显脸皮更厚了,一些话说起来都不带脸红的:“曼姐你到齿轮,不是来找我的吧?”

    “嗯?”

    “呃,不是?”田启底气终究不足,吃钟曼一个冷眼,立刻转移话题,目光游移到幽深的湖水处,“魔鬼鱼,这段时间都不在……还是瑞雯?曼姐,你还要拍瑞雯啊?”

    这小子反应挺快……魔鬼鱼啥的,钟曼没太懂,但后面提到了瑞雯,她没必要否认:“是啊,恰饭嘛……然而没拍到。”

    “你肯定拍不到啊!”

    “嗯?”钟曼又盯过去。

    这回田启底气可就足了:“瑞雯根本就没来学校,你到哪儿拍去?”

    “这可是考试季!低年级今天开考……”

    “咦,上次我忘了说了吗?瑞雯已经确定留级,又直接请假,连期末考试都免了呀!”

    “留级?”钟曼这下真的瞠目结舌,义务教育阶段还能玩这个?

    “没办法,瑞雯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学习上,早几个月就是逃课大王,成绩据说是一塌糊涂,再升级也没……哈?”

    田启忽然闭嘴,原因是钟曼恶狠狠地做出“封口”的手势,压低嗓门:“你疯了吧,这种消息公众场合也能说?万一爆出去,毫无疑问是丑闻啊,丑闻!”

    田启惊讶地看着她:“呃,这也不是什么秘密……话说你已经粉上瑞雯了么?”

    钟曼闻言,愣了愣神,隔了两秒,她忽地站起身。

    田启一愣,忙跟着起来:“别急着走啊,我还没请你喝咖啡呢……都这个点儿,要不干脆请顿饭好了。”

    “不了,急着去爆料呢。”

    钟曼继续往外走,田启快步跟上,有点儿懵:“喂,不至于吧?”

    “确实不至于。”

    钟曼头也不回,冷淡回应:“我是站姐……现在连站姐都不算了,最多算是代拍,不是私生,不是狗仔,为什么要爆料?

    “大家都是要恰饭的,如果想把拍摄目标当作摇钱树,最好的方式就是帮助爱豆培育和保持形象。爱豆的形象崩了对大家都没有好处,肯花钱的还是铁粉居多。

    “买负面的大都是一锤子买卖,还会结仇……我穷疯了都不会那么做!”

    田启听得更懵:“那,那你生什么气啊?”

    钟曼终于扭头看他:“今天上天街了没有?”

    “没啊,我刚下考场。”

    “那就上去看一看。还有,你作为朋友,就算是‘边缘人’,在这种时候,说话也要过脑子想一想,别给人家添乱。”

    田启就委屈:“我添乱,我有资格添乱吗?”

    不过很快,他就确定了一件事:“曼姐你都开始替他们操心了……这么看,节目打的这手真实牌,还是挺有效果的嘛。”

    “真实?”

    “是啊,都是实景嘛,人也真实,半点儿不带虚的,平常就是这样。长期在我们社团呆着的都清楚。

    “半位面那边,有些人还在纠结这个没、那个假;前面的特效,后面的胡闹……我突然有点儿明白,欧阙为啥那么躁了,明摆着的事情,都没解释的必要,直接骂就好了!”

    田启说了这些还嫌不够,扳着手指头数:“罗南、瑞雯、墨水、杰瑞、实验室……啊呀呀,这才哪到哪儿!也就是你来得晚了,否则在卡座这边,应该能看得更气派的。”

    钟曼有点儿不明白,田启说到后面,双手摆动得像扇翅膀是什么意思。她也不太理解田启口中的“真实”……真实到了什么程度,但也没有从田启那里深挖的意思。

    目前两人都不在一个频道上,交流起来实在太吃力了。

    “那就有空再看吧。”钟曼摆了摆手,没有遭到大堵车威胁的她一身轻松,说走就走,“下回再请你喝咖啡。”

    田启的脸皮终究没能厚到有效地步,只能颓然止步,还不死心地嚷嚷:“下回一定啊!”

    下回请不请,暂时没有定论。不过今天下午,钟曼绝对是喝咖啡喝伤了,晚上在教职工宿舍,已经过了午夜,精神头仍然好得不得了,满网爬取信息,且都是与瑞雯相关的那些。

    相较于天街社区目前的热点趋向,钟曼其实更关注周四上传的那7分钟视频本身,还有它呈现的“实境模式”。每天都花一堆时间,辛苦地在大量地震相关话题中,扒拉那些与之相关的有价值信息。

    理所当然地,钟曼也把那7分钟视频,反复循环了无数遍,差不多能背下每一个分镜——虽然视频本身的价值并不在这里。

    在钟曼眼里,这条支持实境格式、耗资不菲的七分钟短视频,并没有着力突出主人公瑞雯的魅力,没有特别严谨的情节逻辑,也别提什么预告和氪金的暗示之类。

    它只是通过瑞雯的第一视角,把她周围的环境,尤其是那些和正常环境格格不入的元素,看似随意、又非常清晰地罗列出来。

    从这个角度看,在瑞雯身边,好像随随便便找个角度,就可以切入进去,形成话题。

    但切开以后,能确保里面真有东西吗?

    钟曼表示怀疑。

    可今天,田启有关“真实”的大言不惭的说法,又让她多了一些考虑——不管怎样,这都是一条节目而已,如果各个环节都要“保真”,成本要爆涨到什么程度啊!

    钟曼一旦想多几层,便又不免悲观。

    “要打‘真实’牌,当然是好的,是有野心的……可这份野心,能够支撑多少期呢?”

    钟曼不是没看过令人惊艳的策划,很多要比这条7分钟视频还要亮眼得多。它们往往能够在一开始,就牢牢攫取人们的眼球,让人无比确信:

    经典即将诞生。

    可其中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最终都会形成一条让人失望的下降曲线。

    并不是策划人与执行人的水平不够,并不是参演人员的能力不行,多数还是“成本和质量”、“个人与节目”、“当前与长远”这些矛盾的纠缠干扰,共同作用的结果。

    最终也不过就是验证了,在娱乐消费领域,挣钱才是第一位的,所有的“不落俗套”,最终都会变成这个既定原则所规划的“套路”。

    其实那些“套路”也不是不好看,不是没有效果。正相反,它们已经是这个圈子里面,针对广大观众,经过千锤百炼,最高效的制造爆款的手段。

    只是像钟曼这种人,熟极生厌罢了。

    瑞雯和她的团队,只要跳不出“爆款”和“圈钱”这样的逻辑,就注定会进入这样的“套路”,差别不过就是下降曲线的平滑或陡峭而已。

    可话又说回来,不管是不是“套路”,只要这个节目能火起来,她应该会追看;要是瑞雯火了,她只是想一想那场面,就眉飞色舞。

    当然,如果瑞雯和她的团队,能以“野心”压过“套路”,就算只是暂时的,都算更大的惊喜。

    基本上,这已经超越了路人粉的阶段了吧?

    钟曼做了个自我评估,又为之失笑。

    已经凌晨2点,无论如何不能再熬下去了。钟曼收拢心思,轻车熟路地拿起隔音耳塞等外设,迅速搭建起了一个“便捷实境”环境,闭眼躺下,点开那个已经循环了无数遍的7分钟,把光线调到最暗,也就是说到只能听到声音的程度。

    这几天,她已经习惯了这样。

    因为,她爱死了瑞雯那有序而迷人的呼吸声,为此她可以忍受那个吸血鬼吱吱歪歪的噪音和说教。

    明明咖啡.因的效力还没有褪去,可在视频循环到第三遍……或许是第二遍?钟曼已经酣然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