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玄幻小说 > 星辰之主 > 正文 第五百五十四章 云母身(二十八)
    []

    :a6ksw最快更新!无广告!

    p

    啥?

    很多人没听懂杰夫话里面的意思。

    面对大多茫然的“幽灵”们,杰夫回手给沙滩上的蠢沙,附加了个着重显示效果。

    “我是说,这么一个貌似愚蠢的东西,分明只是沙子的堆积物,本身结构松散,毫无强度和韧性可言。可它为什么能够在进入格式化空间之后,承载着格式之火的连续输出,仍然行动自如?先生们,你们有答案吗?”

    无人即时回应,一部分人还在琢磨话里的深层意义,但也有人理解力更强,比如最年轻的赫尔曼先生,他苦思冥想中,灵光一闪,绕过了那个弯子,脱口道

    “这是个威胁!”

    杰夫扬起眉毛,再加了一个词儿“极大的威胁。”

    此时被杰夫重点标注的蠢沙,仍然在进行让人发噱的往复爬行运动,在正常沙滩和一众燃烧者支撑的格式化领域中来回横跳。

    但毫无疑问,绝大多数时间,它都充当着搅局者的角色,给不断加入新人、严重失衡、忙乱不堪的“实验器材”们,添忙加乱;同时,它也承受着格式化领域对它的排斥和轰击。

    对于当前绝大多数的观众来说,受沸石海滩上欢脱气氛的影响,很难将空气中闪烁的光弧电芒,与“致命性”联系在一起。

    可在这帮高层与会者眼前的可视化图景中,蠢沙承受的每一击,都是有估量、标注和对比的。

    光头杰夫就对这些数值做了个简单的转换,用比较容易理解的方式表述“过去二十分钟的时间,这只沙妖承受了46次格式之火的冲击,其中最小的不到100焦,我们过滤掉这些,找一个较高的标准,4000焦以上,大约1克标准tnt如何?”

    与会者中基本都具备相关常识,知道这已经超过了多数大口径步枪射出的子弹动能,威力已经相当不俗了。

    可是,经过简单筛选后的表格,还剩下了足足39个记录。而且,其中超出1到2个数量级的比比皆是,甚至有一个记录,已经突破了百万焦耳,

    “玩笑吧,这和炮弹有什么区别?”

    “高爆手雷而已,而且当时确实砸了一个坑……浅坑。”

    “完全不出来。”

    “等等,貌似这就是问题所在!”

    与会者里面,多数都是聪明的有心人,只不过受到这样那样的干扰影响,一时糊涂。等到有人提醒,分分钟就醒悟过来。

    这下子,几乎所有的与会者,都为之悚然。

    光头杰夫做了个夸张的摊手耸肩动作“是的,这就是问题所在——格式化空间也好,格式之火也罢,显然没有表现出它应有的破坏力,那部分能量去哪儿了?”

    有人试图找到反例“那些后续加入的燃烧者,也是差不多的情况啊!”

    “没错,那些新成员,也在承受类似的冲击,同样没有明显征兆。不过请注意,他们遭受冲击的模型完全清楚……”

    光头杰夫又一个响指,让有关数据和简易模型呈现出来“……由此可见,未彰显的那部分能量缺口,是重新进入了领域内部循环,几乎没有散失,也因此未对新成员造成明显伤害。

    “但在沙妖这里,情况完全不同。我们可以计算出领域爆发的当量,也能估计周围环境的承载量以及沙妖可见的损耗,但是,二者相减,还有一部分缺口我们测不到。

    “掐头去尾,那部分差额缺口,毫无疑问就是沙妖的承载和吸收能量的能力。好吧,罗南是开玩笑似的说出来了,我们却不能当它是个玩笑。

    “沙妖轻轻松松接下来了,它造出来的这个缺口,对于格式化空间,也就是对于承载这个领域空间的理论和技术体系而言,可是一点儿都不轻松。”

    赫尔曼忍不住开始抓头皮“很麻烦吗?”

    “沙妖‘消化’造成的缺口,我们现有的理论框架和计算模型无法反推。”光头杰夫的回答极其简单,却让人心口发痛。

    而且,这还不算完。

    “我们还要知道,破坏力仅仅是这个体系最粗浅的一层,它是涉及到精神与物质高度干涉影响的复杂系统。目前所展现出来的问题,对于整个系统的渗透还是未知……当然,可能事态未必会像我表述得那么糟糕,在后续的研究进程中,也会有一系列的全新发现,进行弥补和填充,但目前的情况就是这样。

    “先生们,这就是我们目前发现并亟待解决的问题。以上。”

    沉默,跟着沉默。

    虚拟实境中的这批幽灵,一直没有说话,都在心底评估,或者单纯地自我镇定安抚。

    足足十秒钟之后,才由赫尔曼进行了一个简单总结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杰夫,你的意思是,罗南这家伙,不只是制造一个有可能替代‘机芯’的新产品,而且还创造了一个极具针对性的‘破解工具’?

    “那只沙妖,那个笨头笨脑的家伙,它的存在,可以有效针对原型格式的理论和技术体系?”

    光头杰夫表情无变化,微笑就像是个假模假样的壳子“目前的观测结果是格式化领域的作用效率,在沙妖身上有明显降低。”

    赫尔曼胸口又闷了下,一时几乎难以为继。不过,溺水的人总要胡乱扒拉两下,他视线胡乱扫射,试图寻找灵感,末了还真的让他勾住点儿什么。

    “不不,杰夫,事情也许并没有你说的那么糟。你,你们打造的这个虚拟实境,真的棒极了。尽管罗南制造了眼前的一切,可我在想,这里面流动的各类信息,就算是他也未必能充分掌握,因为这是我们自己的积累。”

    光头杰夫挑了挑眉毛“然后呢?”

    “你们掌控的信息越来越丰富,对整个事件都充分跟进,预测也准,样子有关模型已经很到位了……我不是说格式化空间,而是那个玩意儿。”

    赫尔曼指了指当前沙滩上的焦点“你们是不是也能造出那种东西?”

    杰夫顺着他的指尖过去,随即发笑,笑得古怪“你是指……沙妖?”

    “没错。”

    赫尔曼渐渐理顺了灵光聚合的思路,他的手指转向,又点了点沙滩尽头的观海少年

    “单就沙妖培育这一环,我觉得这家伙已经讲得很细了,方向也很清晰,以深蓝和天启的技术积累,还有李维先生的能力,我们照葫芦画瓢,快速进行逆向工程,倒推整个体系,不可以吗?

    “我记得罗南说过,这里面归根结底,还是一个概率的问题。我们在人工智能上的积累也很可观,就算路子没他那么野,但只要肯投入资源,烧出一个结果,应该也可以的。”

    赫尔曼越说,感觉越靠谱,也渐渐兴奋起来“如果我们真能‘烧’出一只沙妖,有些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至少,它可以成为‘假想敌’,通过与格式化空间的冲突,倒推我们研究上的疏漏,以方便做出改进……说不定我们借此可以化危为机,再前进一大步!”

    他重重以拳击掌,整个思路彻底贯通。

    只待掌声。

    “你说的都对,赫尔曼先生。”

    光头杰夫保持着笑容,慢慢地点头,说的是都是赞同的话,但并没有什么起伏,情绪之间缺乏呼应

    “你的话在宏观上没有任何问题,我甚至在想,那边的罗南,搞这么一出疯狂的展示实验,大概就存在这方面的考虑——他也在研究一些具体问题。

    “可是有一点,罗南由始至终隐藏得都很好,大部分人,包括你在内,都没有发现。”

    赫尔曼皱眉“他藏了什么?”

    “就是你说的‘葫芦’,那个需要我们认真比划模仿的‘葫芦’,至今还深藏在罗教授的脑壳里,从来都没有拿出来过!”

    光头杰夫信手点选,选择的全部都是此前近三个小时,罗南所做的“板”,这些让人眼晕,又心脏爆炸的高级信息,在虚拟实境中次第点亮,又按照其出现的顺序,进行调整排列,上去整齐了很多,也很快吸引了其他与会者的视线。

    “很出色的板,很完整的过程,很详细的运算……对吧?可我要说,这只不过是不明觉厉的哄小孩玩意儿!”

    赫尔曼呃了一声“他不是每一个实验步骤都展示了出来?”

    “他展示的只是不同层级的标准答案,以及答案之间的常规逻辑联系而已。他告诉你,从这个答案可以推出下一个答案,还有具体步骤和图形模型作展示,上去很美、很深入、很真实,对吗?

    “但这仅仅是一个表象,赫尔曼先生。你这头沙妖,它的行为模式,我们预测得很准,好像我们掌握了它的一切。可是你知道吗,我们采用的是上个世纪就已经发明的蚁群算法,做了一个简单的模拟运算而已。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这个蠢家伙移动时的典型表象,就是高度贴合自然蚁群的。可它是蚁群吗?还是一组传感器?又或只是单纯的虚拟数据?

    “说到底,它只在我们的经验和逻辑体系中展现了一个近似的投影,符合我们的常识和基本逻辑,让我们以为理解了、掌握了,可它的本质究竟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这有什么意义呢?我们不需要标准答案和现象投影,我们需要的是罗南从随机结果导出答案的核心思维,一个能够支撑得住那一奇迹的完整体系!

    “可在这一点上,那家伙对我们守口如瓶……又或者,他与我们的思维,根本就不在一个维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