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玄幻小说 > 星辰之主 > 正文 第五百三十二章 大手笔(下)
    后藤义能够看到,在燃烧的“树丛”上端,缀着一颗,不,两颗“果子”。上面有断续的浮凸纹路环绕,或粗或细,或青或红。那是……

    血管!

    他的意识猛地震动一记,思路与血管的脉络统合在一起,倏乎间明确了,那“树丛上的果子”,究竟是怎样的东西

    那是“眼珠”,他的,至少是名义上属于他的“眼珠”!

    两颗“眼珠”彼此映照,与后端的血肉、骨架、神经功能合在一处,拼接出了完整的视野,也映照出了真相。

    那是后藤义生而为人的框架下,无论如何都体会不到的血淋淋的真实!

    这一刻,后藤义一切的心神区域,都涂抹上了光怪陆离的色彩,每个色块之间,都没有任何逻辑关系,那本就是“崩溃”的颜色。

    就算这样,后藤义仍然受这对“眼珠”的牵引,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他那负面情绪的烟尘,由血肉的精气包裹着,一部分留在燃烧的“树丛”中,亦即扶桑神树大神藏的规则体系内,由积聚却不得其用的阳光热力,做最后的、无意义的发泄。

    至于另一部分,则与客运码头上已经被恐惧攫住心脏的人们,与那些“同色”的情绪烟尘一起,在无形的力场驱动下,投入莫先生周遭的“斗篷”深处,也投入了不可理解的层次。

    固然不可理解,可他终于还是看到了。

    属于他的那一点儿可怜的特质,在相悖的规则夹缝中扭曲、撕裂,直至彻底蒸发。

    最后的理智在此终结。

    后藤义已无意义可言,余下的只有燃烧的血肉、神经和骨架,而这些很快也在火焰中,失去了残留的人体器官轮廓,只有那一对仍然充血的“眼珠”,在火焰中摇动,放着妖异的光。

    也直到这一刻,客运码头上才终于响起了惨叫声。围堵在周围的“天国众”们,固然是阪城社会暴力人士的集合,中间也不乏能力者,可当这幕情形展现在他们眼前的时候,还是崩断了相当一部分人的神经——他们已经在恐惧中浸泡太久了,只缺乏一个允许他们崩溃的诱因而已。

    “卟嗵”水响,混乱中有人直接被挤下了湖,下意识的挣扎,还把旁边的同伴一道儿带了下去。

    两三人落水,溅起了好大的水花,也掀起了岸边的微澜。起伏的波浪沿着堤岸,顺理成章地传导开来,一部分还拍击到了侧方某根覆着鳞片与细毛的粗壮大腿。

    这或许也算是种刺激吧,自现身之后一直保持着相对静默的烂嘴猿,貌似好奇地偏转过它的巨大头颅,塌陷与腐烂并存的狰狞面目,与那边混乱的“天国众”们,正好打个照面。

    间断的深紫口隙中,薄薄烟气若入若出,仿佛有高温与剧毒在交织作用,作为那熔岩口涎的先导,喷射出来。

    “啊啊啊啊!”

    不知是谁带了头,一众社会暴力人士四散奔逃,同时也有更多的人被撞下湖去,在水里扑打嘶喊,仅有的一点儿组织秩序就此分崩离析。

    “有些难看啊。”虚拟环形会场内,百集教宗嗟呀一声,有些失望的样子。

    “不,很好看。”

    康士坦茨·达勒延续了与百集教宗的交流,这绝不是故意抬杠,此时正收看这场直播的各方观众们,有相当一部分,都是达勒女士的赞同者。

    他们看的,当然不是远方码头上混乱又糟心的“天国众”们,而是在一系列过程中,来自莫先生的“斗篷”,与燃烧的血肉白骨“树丛”的纠缠碰撞。

    二者都是特殊规则的造物,彼此冲突,互相穿透,却都未竟全功。

    这是超凡层面的对抗,只不过由于是远程直播,看不出对应的渊区动荡,可正是这份半遮半掩、彼此克制的角力,才愈见功夫。

    每个观众,至少是每个超凡种心里,都有自己的猜测,绝大多数人闷在心里,可总有人会做出表达……很特殊的那种“这位莫先生,看起来是一位温柔的人呢。”

    作为世界知名时尚达人,绍塞多的声音倒是挺温柔的,意味则越发微妙。

    “你不是更喜欢刚猛型的?”不知是谁闷了一句。

    绍塞多不以为意,继续讲下去“你们不觉得吗?直到现在,百集教宗已经穷尽了近四十轮规则变化,将仅有的一点儿物质载体都烧尽了,却仍然没能探到莫先生的根底……是这样吧?”

    “呵呵。”百集教宗笑得很朴实。

    “在阪城,在扶桑神树体系的覆盖下,莫先生还能把控到这种地步,堪称神奇。‘操控精微’的形容只是最基础的,由此形成的遮蔽敛藏的能力,才最是惊艳。”

    七中五、七中六!

    会场中静默了几秒钟,副会长马伦咳嗽起来“温柔,温柔的定义是什么?”

    绍塞多微笑着伸手,在身前虚划出与莫先生颇相似的轮廓线条“以莫先生这藏形匿气、收敛灵波的能耐,只要他不想出头,百集教宗再舍十对眼珠,也抓不到他的影子,可他还是现身了,理由呢?

    “至少从目前看到的、了解到的,是他在为陷入困境的手下,还有合作伙伴出头,为他们提供保护和依靠,为此不惜身陷险境,这样的做法,这样的为人,难道不是温柔的心肠吗?”

    绍塞多排比陈列的修饰,听起来颇多赞佩,是很高的评价,可只要是深知其为人的,都觉得有冰冷滑腻的蛇类在耳廓、胸口上蠕动。

    “这位是……教百集教宗怎么做事?”连潘博士都琢磨出里面的味道。

    会场中隐约有嘘声和笑声传出来。

    绍塞多坦然接受,反正他也没想瞒人。他离阪城六七千公里,无论如何抢不到头汤,如此一来,不如让局面变得更混乱,才更有趣一些。

    然而问题在于,仿佛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莫先生,真的会像绍塞多分析的那样?百集教宗及其治下的天照教团又会相信这种判断吗?

    “有趣的角度。”

    百集教宗的口气可没有一点儿有趣的反应,刚刚的笑容都沉淀下去了,光头下整张面孔都是寡淡“这样的好想法不妨多琢磨几个,单只一条,我总不能把阪城的基业,寄托在所谓的‘温柔之心’上。”

    一句话就看出来,天照教团,至少是百集教宗不太乐意在阪城与这位莫先生放对。至于千聚真神……好吧,指不定已经开始摩拳擦掌了。

    至少目前,百集教宗还把着舵,很低调很平实地在那儿征求意见“还有没有别的可能呢?这样一个人,为什么要在此时、此刻,用这种方式显露在人前?这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大家不妨给我些参考。”

    是啊,为什么呢?

    有意的、无意的、主动的、被迫的……在座这些阅历丰富的高端能力者们,可以随随便便想出几十上百种可能。

    但每一种可能,都必须要有足够扎实的逻辑去支撑话又说回来,到了他们这种层次,“逻辑”也不算是什么必然的考虑。

    就比如这次会议的起因,宫启已经死掉半个月了,能力者协会全球追索,没有一点儿进展,突然就跳出这么一个人,大咧咧展示其深重的嫌疑,且还是在两位顶级超凡种的地盘上。

    这里面又有什么逻辑可言?

    “你觉得是怎么回事儿?”潘博士试图再和田邦讨论。

    然而这回,田邦并没有加入话题,因为恰好有一个指令,通过营养舱的渠道,进入他的意念层面“田少将,会议希望了解金桐事件中与血焰教团相关的情报事项,请做好发言准备。”

    “……”

    七中六还不成,这是要七中七?

    控缚派里终究还是有闲不住的人呢。

    田邦首先反醒的,是自己的掌控力。然后就考虑到更宽广的层面上

    莫先生突兀而出,除了血焰教团一根关系线索,再没有其他可以着手的地方。而血焰教团名为秘密教团,其实几十年来,都是里世界中间颇为知名的组织,大家都是知根知底,再挖掘意义也不大。

    可如果能够实锤罗南和血焰教团的关系,单调的线索立刻就丰满立体起来。

    当时夏城外海的白骨山丘,早已经随着转播信号,散入了里世界千千万万的能力者眼中,这里面还缺那么两三个有心人吗?

    这是军方的哪位大佬,想要果断站队?又或者这是一种更高层次上的坐山观虎斗?

    呵,想亮立场可以,有没有问过别人的意见啊?

    田邦二度自我反醒,是不这段时间,在外面表现得太过好欺负,以至于随便哪个阿猫阿狗,都敢把当他当枪使?

    “潘博士。”

    “嗯?”

    “最近有没有检查实验中心的通讯权限?”

    “这个,我不太清楚……怎么了?”

    “有垃圾信息发进来了,你们心也真大。”

    说话间,田邦直接用自身的权限形成覆盖,并调到了非战备状况下的最高级。断绝内外通讯不至于,可最起码也要有个身份验证之类,

    当然,他现在正处在人体实验期间,验证工作就交给他年轻但可靠的副官居凌中校去处理吧。

    至于前面的“垃圾信息”……还提它干什么?

    做完这一切,田邦便坦荡荡做起了观众,哦,还有那个什么“发言”,人体实验阶段,生物电紊乱,记忆出错之类的情况太常见了,那是真没有办法……

    田邦嘴角刚有抽动,阪城那边,莫先生那清癯近乎病容的脸上,却展露出一个清晰的笑容。

    他伸出手,摘果子似的,拈住已经快要燃烧殆尽的“树丛”火焰里,那对“眼珠”中的一个

    “正好可以研究一下。”

    “哇噢!”

    环形会场内,这一刻不知有多少人惊叹出声,这里面绝大部分是因为已经算不清楚,莫先生看似简单的动作,要在超凡层面的规则上,做多少步神妙精微的操作。

    不管怎样,莫先生确实将一颗“果子”摘到手中,三指捏合……但这不是终点。

    他的视线又抬起来,而且是一种过分直接的角度,穿过直播的投影画面,刺入了虚拟的环形会场

    “这个也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