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玄幻小说 > 星辰之主 > 正文 第五百二十二章 云中关(中)
    强光照射,白心妍和北野速人都眯起眼睛,眼前的云气虚空,变成一个巨大的蒸锅,一切可见的景色,在蒸汽中模糊扭曲掉了,前方的“关隘”亦如是。

    只不过那片“关隘”区域,在细节上与整体环境有些错位,具备一定的抗力,以至于“坠落日轮”正面砸落之际,竟然还有一个微幅的偏转。

    扭曲对扭曲,时间和空间都有了一段凝滞,冲击的势头有些减缓,眼前的情境则变得越发模糊起来。

    “幻境?实景?”

    北野速人是典型的肉身侧思路,一切超自然情境,但凡没有真正作用到自己身上,都持有怀疑心态。

    他仍没有听到白心妍的回答,至于教宗……

    在北野速人的意念与那位猊下“挂钩”的刹那,眼前突然一眩,脚下好像失去了支撑,有强烈的下坠感。

    作为肉身侧能力者,保持平衡是平能。北野速人下意识腰腹发力,肉身形骸的反馈却告诉他他仍然站在那里,非常端正稳当。

    真正失衡下坠的,是他的灵魂。

    刺眼的光芒照射进来,这回真分不清楚是源于实景,还是精神层面的刺激。它与“树巢”的阴影架构交织、相融,形成了一套祭烧的洪炉,将涉及其间的所有灵魂力量一发点燃。

    这一刻,“树巢”架构抽取了北野速人等人的灵魂力量,用于“他途”——多半是与“飞坠日轮”的攻击相呼应的。

    这一点儿都不意外。

    北野速人不是刚出道的雏鸟,教宗以“树巢”将一干人等都纳入精神架构之中,肯定有深层考虑。今天这手,与天照教团一贯的行事相比,这已经算是比较“平和”的那类。

    他终究是b级肉身侧,虽不以灵魂力量见长,可根基扎实、气血充沛,这一波“抽吸”还不至于造成严重伤害。目前只是呼吸急促,眩晕感加重,脑子里还算清醒。

    他正检视自身状况,前方虚空传导过来的剧烈震动,碾过了观景平台的钢化玻璃面,压在他胸口处,震荡从胸腔传导到脑腔,以至于唇齿都在发麻。

    他本能抬头,眼前却是发黑。

    与头部供血问题无关,而是远方燃烧云团中,那飞坠的“日轮”恰有了一个极其明显的收缩内聚,光芒明显转暗。

    光暗变化间,虚空扭曲幅度急剧增大。

    北野速人肉眼已经看不清任何东西,只有复杂色块堆积。偏偏在实物与错觉之间,有隐约脉络,在广阔空间中延伸。

    北野速人捕捉到了最直观的轮廓——如参天巨木支立,枝桠分张在上,根系密织于下,半截显形露影,半截穿入无尽虚空之外,也对时空架构产生了最直接的干涉。

    主宰了天空明暗变化的“日轮”,更与这脉络轮廓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扶桑神树大神藏!”

    这个答案,但凡阪城的能力者,纯凭本能也可以猜到。可当前北野速人的特殊之处在于,他的精神、他的感知,竟然也能够循着虚空中枝条根系的脉络,顺延开去,探入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层面,看到无比直观的细节。

    难道我也在时空架构方面有天赋?

    荒诞想法冒头的同时,北野速人也“看到”,那煌煌“日轮”由巨木枝桠擎举着,如同巨灵神手中的战斧巨锤,一击无功,稍稍回缩,随即又一记重击砸落!

    “喀喇喇!”

    纯粹心灵层面的爆震,碾过了北野速人的脑海。

    他的心念被紧缚在“日轮”和“巨木”的超凡意象之上,与“云中关隘”正面撞击,他感受到了里面大部分细节,同样也要承受每一个细节里面,鼓荡奔涌的冲击力量!

    闷哼声中,北野速人的大脑仿佛被人强行劈开,又给灌入了炽热的岩浆,剧痛来袭,远远超出刚才灵魂力量被摄走的伤害。即便以他强健的体魄,也抵挡不住,向后踉跄几步,直到撞上了观景台入口门框,才停下来,双腿竟软绵绵的,支撑不起身体,缓缓向下坐倒。

    自我保护机制终于开启,什么“日轮”、“巨木”,统统化为无意义的烟云,连相应的记忆都模糊起来。

    他只是按照前面的惯性,睁大眼睛,看着前方“云中关隘”周边扭曲幅度推到极致,“日轮”反常的收缩也压到了极致。

    物极必反,仅隔了千分之一秒,前所未有的强光大爆发。

    北野速人猛地闭眼,强光还是穿透了眼皮,映出了半透明的血红颜色。

    两秒钟后,强光感有所消退,北野速人才敢睁开眼睛。即便最刺眼一波强光过去,半边天空仍然亮如白昼,黑暗夜幕被撕得粉碎,几乎见不到半点儿痕迹。

    他看到,在“日轮”的轰击下,依傍云山垒砌起来的“关隘”,大部分结构已经蒸发,从中央部炸开了个大缺口,半径至少超过了一公里。

    就在这纤毫毕现的虚空环境中,原本如巍峨山脉般的厚重云团,变成了前后贯通的异型堆垛,就算没有承接日轮坠落冲击的其他区域,也已经是千疮百孔,好像只要顺势再来一场大风,就是烟消云散的结局。

    洲际飞艇就在如昼的光线下前进,周边几乎已经看不到“积雨云”的模样,如同一次最正常的飞行。

    这真是……

    北野速人有些懵懂,刚才发生的一切,超出了他的认知极限,自我保护机制仍在发挥作用。他现在只知道,事态陡然间被推上了最激烈的层面,再一眨眼,就只剩下了断壁残垣。

    这时候,他看到了前方仍然保持站姿的白心妍。

    最激烈的一幕过去,大家总算能够抽出自我意识,关注此前忽略的东西。

    这位一贯神秘的女性,腰部以下站得笔直,上半身却是向前倾,伸臂低在强化玻璃内壁上,身体随呼吸颤抖起伏。

    显然,那边也不好过。

    北野速人张张嘴,想问两句,却有鲜血腥气涌上喉头,而口鼻间早已经是濡湿一片,相对脆弱的毛细血管网几乎爆了个干净。他呛咳起来,血沫喷溅,狼狈不堪。

    应该是听到了咳声,白心妍手臂用力,半转身看过来,表情还算平静,然而脸色苍白近乎透明。

    好不容易呛出喉间血块,北野速人哑着嗓子问

    “死了吗?”

    他指的当然是罗南。

    白心妍勾动唇角“不清楚……”

    “并没有。”教宗意念在长时间的缺位后,重新出现,回荡在“树巢”之中。

    可也因为他的开口,确证了这个精神层面的架构,已经失去了稳定性,意念传导虚缈不实,而角落中似乎还有暗火在燃烧,时不时就会形成扰动。

    教宗却没有修补的意思,他难得详实地描述当前正在发生的事实“我们打散了他支起的架子,也破坏了他强行插入的规则,但和他的存在本身还有一定的距离。”

    “距离?”

    “也许只有一公分,也许是1000公里,也许在另一个时空也说不定。”

    “您的意思是……”

    “深究这个没有意义。看吧,那个防御工事正在复原,事实上我们就穿梭在它巨大而又精密的工地上,我们目前所碰触的每一个水分子都有可能是接下来堆砌组合的建材。”

    即便北野速人的精神都极度萎靡,闻言还是下意识回转视线,透过观景平台,看正逐步暗淡下来的天空中,已经散乱不成模样的云气。

    其实他看不出什么门道,可大约是先入为主的缘故。便觉得飞艇周围那些飞絮状物,都泛着微弱的灵光,有若隐若现的轨迹横亘其间,交织成恢宏建筑的轮廓线条。

    此时,白心妍又问“接下来,要怎么做?”

    “什么也不做。刚才那一击,差不多调动了这个距离上,一切能够调动的力量。既然没能一锤定音,一时半会儿也拿就他没办法了。”

    白心妍和北野速人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教宗这话若是传出去,罗南在里世界的评价,怕是要再飙涨好几个段位……唔,貌似已经没那位多段位可升?

    过了数秒,白心妍方道“猊下发力,就是为了得出这个结论?”

    乍听像是讽刺,实质上非常正式。

    教宗的回应也非常平和“只是觉得,没必要再搞教学赛了。年轻人纯粹啊,把这场战斗当场课题来研究,大约已经忘了最初的目的,是要高调呢?还是想低调?”

    “咦?”

    “重要的是,千聚也被他带了节奏,忘记了今天的目的,多亏我还记得。”

    “猊下的目的是……找阪城那位‘干涉者’?你怀疑是罗南?”白心妍的意念突然变得直白起来,指名道姓。

    教宗顺势接下“看,事态变得清晰起来了。今天我们至少验证了,他有这个能力……不要说怀疑,那只会更让人困惑。”

    “困惑?”

    “能力超出预期,但关键性表现又有偏差,里面打不通透,当然会困惑。”

    “哦,是做选择题碰到了迷惑性选项?”

    教宗的意念或是在笑“孩子,现实从来不是做题。只有一板一眼的小年轻,才非要求一一对应,严丝合缝。现在我只需要知道,他是一个需要认真对待的家伙……”

    意念或还有后续,可“树巢”架构已经支撑不住,倏然崩解,化为空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