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玄幻小说 > 星辰之主 >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八章 自食果
    “我真蠢,我真蠢,我真蠢!”

    女性尖亮的嗓音往复播放,这种特殊的来电铃声,使得酒吧里人人侧目。一个已经盯了目标好久,正准备上手的夜店男,刚探出的手就僵在半空。

    这时候,趴在吧台上的半醉女性撩起眼皮,抬抬手,手环感应到手势,自动接通:“喂?哦,何秘书。”

    与铃声极其近似的嗓音响起,因为困盹掺了些嘶哑音色:“现在是私人时间,我都关网了……他在哪儿?我怎么知道?反正不在我床上。

    “瑞雯?那小姑娘最喜欢捉迷藏了,你数十个数,然后叫一声,说不定她就会跳出来。

    “啧,你可真烦。”

    猫眼挣扎着从吧台坐起,晃了晃头,甩开眼前被酒水浸湿的散发,顺手抓起旁边半杯残酒,反手泼在那个图谋不轨的夜店男脸上。

    在仓皇惊呼和兴奋尖叫的混音里,她撑着台子站起来,明明是随时可能倒地的醉猫模样,偏又是一巴掌,将想找回场子的夜店男抽翻在地,然后就迈着摇摇摆摆的步子,在一片惊讶、景仰、向往、贪婪的眼神里,向外走去。

    通讯已经给挂断了,猫眼神烦。

    凭什么找不到他的人,就来找我?

    难道两人间的不正常关系彻底暴露了?

    那位何秘书,真要着紧姓罗的,就学她,也发展不正常关系呗。

    类似的想法,也就是喝酒的时候比较活跃,到酒吧外面,吹了下晚春的凉风,猫眼差不多彻底清醒了过来。

    何阅音身上,还是有些官僚式“难得糊涂”的本事,对于罗南那些超乎常理的行为模式,往往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是纵容,也算是尊重。可一旦真搞起了“公事公办”,那就证明,罗南又闯祸了……至少是有高度的嫌疑。

    才清净了几天哪!

    猫眼长吁一口气,正要通过身陷的封闭体系网络,和自家“BOSS”做些沟通,那边却先一步传回了信息波动。

    说曹操,曹操到。

    “江湖救急!”

    罗南的意识确实是挺急切的样子,而且他还问出一个在猫眼看来比较高段,却也极其可疑的问题:“除了里世界的内网,还有什么比较方便隐秘的交易模式没有?我是说全球联网,很普遍的那种……”

    “你在哪里?”

    猫眼一语命中核心,顺便也透露了最新消息,用比较夸张的方式:“为了找你,何秘书都快把夏城犁一遍了。”

    那边沉了两秒钟,才传回答案:“春城。”

    “哎?”

    猫眼本就明亮的瞳孔又扩张了少许,真正地来了兴趣,她很干脆地坐在路边路牙石上,好似在发光的大长腿如男儿般支开,纵然有短裤遮挡,却还是肆意吸引着周围异性乃至同性的注意力。

    “仔细说说,你不说明情况,我怎么知道你搞什么鬼……哎呀,有什么好犹豫的,又不会笑话你。”

    然后一分钟后,这位豪放又阴郁的女郎旁若无人地放声大笑,几乎要仰倒过去,尖亮的笑声为她一手塑就的画面,涂抹了更鲜亮的色彩,惊跑了一些人,却吸引了更多的人。

    猫眼对此视若无睹,只是去尽情嘲笑那位主宰她生命的BOSS:“天哪,你为什么非要头铁去撞专卖店呢?大街上那么多……好吧,专业越野是少一些,可是你的耳目不是最灵通的吗?区区一个春城,过筛子式地轮两遍,还怕找不到合适的车子?”

    那边沉默了片刻,终于传过来一声喝斥:“那不就是抢吗?我怎么能做那种事!”

    这声吼,与其说是道德上的排斥,还不如说是脑子转过弯儿之后的恼羞成怒。

    猫眼咧嘴:“你等等啊,让我看下新闻……啧啧,春城CBD大区,超过二十分钟的电力中断,这种损失,应该是以千万计。前脚烧掉了人家几千万,回头就连辆车子都要计较,BOSS您的思路果然是世间少有,佩服佩服。”

    “意外和故意怎么能比……”那边的声音渐渐弱下去,显然是找不到一个更具说服力的理由。

    这时候猫眼倒是退一步:“好吧好吧,毕竟是非典型情况。不过你确定不用快捷方便的办法?”

    “……当然!”

    自食其果的苦涩味道,似乎从两千公里开外渗过来。对此,猫眼笑得神清气爽,但她也不为己甚,说到底,一位“守序Boy”总好过“混乱BOSS”。再想想某人空有满袋子钱财花不去,一身手段却作茧自缚,孤零零在两千公里外,也怪可怜的,便很大方地给出了一个解决方案:

    “想把钱花出去还不容易?我传给你一个APP,你安装到手环上,安全手段就不用我多说了。别的不行,临时用用还是可以的。”

    那边也是如释重负,连迭地感谢,全没有BOSS的风范,偏偏在封闭体系的权限定位上,又是那样严格乃至严酷的约束。如此强烈的对比和反差,即便心底遍布乌云,也难免被吹开缝隙,散见愉悦的光芒。

    手环铃声又响起:“我真蠢,我真蠢,我真蠢……”

    猫眼抽了抽嘴角,终究还是带着翘起的微弧接通。看在那边好几声“猫眼姐”的份儿上,再给你打个掩护好了。

    便在猫眼编织谎言迷网的时候,两千公里外的夏城,罗南也刚通过猫眼给出的链接,将那个APP下载完成。

    猫眼提醒他,要做好安全措施。罗南做得更绝,直接把APP下载到外接神经元,也就是虚脑系统上。

    这下子,看哪个东西能坑他。

    APP的名称很直接,就叫“交易”,安装后开启的第一个界面,却是一幅三维世界地图。上面如散星般罗列着几百上千个光点,分布在全球各个位置。

    认真去看,就能发现这些光点除了安置在全球八十八个大型都市圈以外,在更广阔的非城市区域,也有散落分布。

    猫眼并没给他解释太多,不过APP内置新手引导还是很人性化的,罗南很快就知道,这千百个光点,每个都是一处隐蔽交易场所,它们存在的根基,则是遍布全球各个角落,与当代大都市文明格格不入的游民部落。

    没错,这些交易场所,是由荒野游民建立起来的,也随着游民部落的迁徙,不断地游走。每个光点所代表的交易场所,都未必精确,它们都是在变化的,反映在APP上,也并非是实时刷新。

    只不过随着近些年游民法案的实施,大量游民重归都市,很多部落自带的交易场所,也进入了城市。

    存在即合理,存在即需求,这些完全脱离了权限社会网络的“跳蚤市场”,对于游民、对于能力者、对于某些“图方便”的人士而言,自有其存在的价值,也就在政策和人情的夹缝中生存下来,并有了远比荒野更稳定的场所环境。

    APP显示,只在春城,就有两家“游民交易所”存在。上面简略地描述了一下商品信息,网购什么的是不存在的,只能面对面交易,由于交易场所的特殊性,以物易物的模式还更受欢迎一些。

    而要使用信用点或者荣誉积分的话,还要缴纳一笔颇让人心痛的抽成费用。

    罗南先确认商品,再看距离,最终选定了距离CBD大区约四十公里的“U洞市场”,嗯,这是最近的那个。

    还要查一下公交线路……等等,要想不留痕迹,还要保持道德水准的话,这个途径貌似也是不行的。

    “咝!”

    罗南仰头看向重新被光污染遮蔽的夜空,忽然觉得再烧掉个几千万,也挺好!

    即便罗南近期一直在和红狐学习城市潜行、急行的技巧,九窍六根之术的修行也没放下,身体素质还在稳步提升,可是一个马拉松的距离跑下来,且比世界纪录提高一倍的话,终究还是会累的。

    更何况这里还是高原。

    当罗南按照APP标识的路线,微喘着气走进春城回收层的时候,已经是春城时间的午夜了。

    他的喘气声,在静寂黑暗的楼间窄巷里分外清晰,也招惹了不少阴影角落里的视线。

    都说八十八个大型都市圈全是复制粘贴的作品,那么复制的就不只是光鲜的一面,还有回收层这种阳光照射不到的阴影区域。

    与繁华的商业区相比,任何一个城市的回收层,都摆不上台面。即便它们距离繁华也只是一线之隔。这勾起了罗南一些模糊的回忆。当初在夏城,他也来过类似的地方。当时他还是只乌鸦,咳,其实是附魂在墨水身上,与爆岩一起把那地界闹了个天翻地覆,也是在那里救出了瑞雯。

    话说,黑帮人士似乎很喜欢野兽派的越野载具,要是有人跳出来叫一声“打劫”,他是不是可以立刻反杀……不,反抢回去呢?

    这不违背基本道德,而且要比去什么市场、交易所方便多了。

    一念至此,罗南真有了几分期待。

    可是,罗南很快又失望了。前出的感应网络将“U洞市场”周边的地理环境充分展示了出来。与夏城那条贯通城内城外的高速公路遗迹不同,这边贯穿大半底层区域的,是一条蜿蜒渐入地底的暗河。

    河道上显然是不可能流行越野摩托之类的陆行载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