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玄幻小说 > 星辰之主 >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章 菊煞虫
    春城属于西南高原地带,周边多山,交通不便。三战前百年和平时期,好不容易搞出一系列道路基建,然而战后畸变种肆虐,大片地带成为无人区,目前已经给破坏得差不多了,只能在荒草乱石,以及崩塌的山体废墟中,隐约看到点儿痕迹。

    在这种地界上,城市里的磁浮飞车是没什么实用性的,飞梭之类的空天载具也要面临飞行类畸变种的冲击,时时刻刻都有撞山的可能。所以,在这边混饭吃的人们,大多数还是选择传统、皮实的越野车,配合一些磁浮外挂之类的辅助模块,已可以应付绝大部分情况。

    此时在某处山峰缓坡上,三辆越野车组成的小型车队,大约十来个人,正在小心翼翼地布置仪器设备,对周围环境进行监测。

    领头的男子高大粗壮,留了个板寸,戴着墨镜,皮夹克粗呢裤子,颇是彪悍。不过同时他也是操控仪器设备的专家,在人堆里指挥若定,要求同伴在各个位置安装设备,每条指令都清晰明确,场面忙而不乱。

    就有人甘当狗腿子角色,连迭赞叹:“不愧是野战部队出来的,有包哥你在,我们这才叫有的放矢!”

    “闭嘴……什么声音?”

    “啊?”

    包哥皱起眉头,侧耳倾听。几秒种后,他的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哪家的傻缺!滚地龙标志没看到吗?老子都是用磁浮模块一点点儿挪过来的……”

    这时候,在场很多人已经听到了电机引擎的震音,当然最刺耳的还是车体与糟糕路面的摩擦撞击声。

    “西南方向,不是城里出来的。”

    负责远程监控的人员举手告知,包哥闻言挪过去,通过监控设备,便看到一条土龙滚滚而来,从西南荒野回返。

    春城周边正值多年不遇的旱季,尘沙草灰飞扬,看不太真切,只能看出不像是大型车辆。

    “不像长途客的样子。”

    “可能是哪个团队临时有人回城办事?”

    说话间,监控设备终于捕捉到了一点儿细节,那是一辆小型越野摩托,形单影只。

    包哥低骂了一声:“给他发个信号,想活命就绕路,头铁撞进来,就算保得命在,也要他赔偿咱们的损失。”

    狗腿子不失时机地再次赞叹:“包哥讲究,要我就直接让他给滚地龙添个菜。”

    “废什么话,快发信号……哎哟我草!”

    包哥失声叫嚷,而在此前一线,监控面画中,滚滚而来的土龙之前,干硬的地面骤然炸裂,出现了一块直径超过三米的大坑,飞溅的土石咻咻作响,更恐怖的是,在巨坑深处,像是开了一朵妖异的巨花,那是由几十上百根细长触须拼接而成的,中央更喷射出浅蓝的雾气,转眼就将土龙最前端的越野摩托吞没掉。

    “狗屎的滚地龙,这是菊煞虫!”

    包哥脸色发青,调出地形图,再看一眼,便给了自己一记耳光:“我真特么蠢,明明有条地下河道来着!这特么不就是菊煞虫最喜欢的地方?这是陷阱,快撤!”

    他猛地拔高嗓门:“老五向分会报告、并通知城防军……所有人即刻撤离!”

    菊煞虫,春城周边区域内,最有名的几个b级畸变种之一,威胁度为“b-”。它常年生活在地下,具有极高的智商,可以模拟滚地龙等几种低级畸变种的声息、分泌物,引诱其他猎食者,包括人类能力者上钩,再大肆杀戮吞食。

    这类畸变种,如果离城区太近,便有可能穿过污水管道,突破城防,造成大动乱。所以在城防系统中,这家伙永远是排在前列的击杀对象。

    现在考虑这些肯定是晚了,包哥也顾不得什么“讲究”,看菊煞虫的出现方位,他们这个狩猎队,根本就是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若不是那位摩托手先当了香饵,几分钟后,他们这个小队伍就要给包成馅儿吞下去了。

    “那位,回头哥们儿收你的残尸……厚葬!”

    “包哥仁义!”

    一巴掌扇在狗腿子的脑壳上,包哥吼叫着让手下弟兄往后逃:“撤撤撤,仪器全扔掉。菊煞虫的狩猎区半径是五十公里,跑得慢了就都特么等着被消化吧!”

    十多位狩猎队成员,一窝蜂地挤上了三辆越野车,这时候也不可能再用慢速磁浮外挂,而是开足了马力,碾着崎岖山道一路下行狂飙。

    包哥所在这辆车押后,感觉中几次都要翻车,全凭着多年磨练的车技以及智能系统强行纠偏。隔着山体,对面响起了闷爆声和滋滋的尖音,那让人头皮发麻的“滋滋”声,就是菊煞虫的声音无疑。至于爆音……

    “摩托炸了吧。”

    包哥扭头往回看,山体那边似乎亮了一下,很像是热能武器的余晖。

    惨,真惨!

    每年春城,都有千把人左右的“荒野死亡指标”,其中也不乏能力者填进去,现在又是一个。

    包哥又想起一件事:“都注意车子下面,参照地形图,给我避开了地下暗河河道。菊地虫从水里过,时速不比车子慢,还能喷射毒雾……”

    正嚷着,身边的狗腿子尖叫起来:“虫子,上面来了!”

    包哥骇然回头,便见山体之上,几十根细长触须飞舞,偶尔越过山体屏障,起伏不定。这不是正常的路数,但声势更为可怖。

    包哥大骂一声,却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大吼:“加速、加速!”

    他所在的越野车上,驾驶员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手,仅凭目测,就推断出后方追兵的大概速度,当下便绝望地嚎叫:“那边时速至少在200公里以上,这没天理!”

    “扯特么淡!”

    包哥吼了回去,要是菊煞虫能在地面上跑出20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它的威胁度就绝对不是b-,分会、城防军就算倾巢出动,也要把这帮变态畸变种给杀绝了才对!

    包哥脑子里闪过对当前局面全无任何帮助的琐杂念头,可扭头再看那飞舞的触须,脑子里却已经是一片空白。

    偏在这个时候,前面咣当一声响,最方那辆越野,终于抵不住在崎岖山路上加速飙车的考验,整个地侧翻,若不是高价购置的越野比较皮实,车上的人身手敏捷,智能姿态纠正也还凑数, 这就是一场直坠山崖下方、车毁人亡的惨剧。

    可这么一来,狭窄山道上前车堵后车,什么撤退全变成了笑话。与此同时,更大的惨剧分明已经追上来了。

    包哥脑子一炸,强按住“冲过去”这种蠢话,某个念头反倒是冲出来:

    老子不能给仇队长丢人!

    下一秒,他吼出一声“救人”。后面两辆越野紧急煞车,包哥不等车子停稳,便跳下去,拉着几个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同伴,奋起蛮力,将翻倒的越野强行扶正。又让腿脚不便的伤员,先坐到其他车上:

    “后车快速通过……特么快打火,打火啊!”

    前车司机被摔得有点儿懵,竟不知道第一时间检验车况,包哥看得头皮发麻,冲过去一把将他推开,强行打火。

    谢天谢地谢祖宗,越野的大功率改造电机没问题,智能系统的瞬时自检也没问题。

    此时,快速通过的两辆车都已经跑出了几百米开外。而包哥再回头,菊煞虫飞舞的触须则彻底越过了峰顶,向这边碾过来。

    “快快快!”

    包哥直接抢了驾驶员的位置,招呼所有人上车,不等他们坐稳,便猛踩油门,车子轰鸣着向前冲,然而才抢出十来米,头上风声呼啸,飘摇的触须乘着风,甚至抽到了已经破损的挡风玻璃……

    下一秒,菊煞虫至少有两吨重的身躯重重地砸在二十米前的地面上,越野车急刹车,但还是没能止住,重重地撞了上去。还好前面那头巨大的肉须混合体,硬度不足,越野车倒像是撞到海绵上,没有造成更严重的车祸。

    “倒车,快倒车!”

    坐在副驾驶上的原司机疯了般嘶叫,包哥已经切了倒档,油门却再没踩下去。

    前方的菊煞虫趴在地面上,肢体触须犹在抽搐,还带着些微的肉香,气味分子穿透破损的挡风玻璃,与干燥的山风一块儿吹过来——如此模样,除却体积以外,更像一只刚被烧烤了一半的海葵。

    包哥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前方巨大的肉块儿发怔。

    此时,后方电机轰鸣声响起,属于某款越野摩托,几秒钟后,对方稳稳地停在越野车侧方,冷澈的金属光泽刺入眼帘。

    刚从军队退役不久的包哥,自然一眼就看出来,那是一套外骨骼装甲,型号的话……怎么更像“士官x-2型”拟人机器人?

    改装货?

    金属装甲遮掩了对方的面容与身形,包哥完全猜不透来路,只能顺着最简单的思维去考虑:“您是……军人?”

    对面毫无反应。

    包哥又傻乎乎地问:“您有什么事吗?”

    金属面甲后面,终于传出嗡声嗡气的嗓音:“帮个忙。”

    “哎,您说。”包哥的脑子总算转过圈儿来,单人干掉了菊煞虫,肯定是b级强者,在春城这样的人物也不超过十个,绝对要抱有尊重。

    “夹克,还有裤子。”

    “嘎?”

    “对了,墨镜也用一下。”

    半分钟后,包哥乖乖地把自己的一身行头交出去。

    摩托手点点头,指了下前方的菊煞虫:“这个给你们处置了。”

    说着,又对包哥竖起大拇指,应该是表示感谢的意思吧。轰鸣声中,越野摩托在山道上疾驰而去。

    包哥,还有一整车的人呆若木鸡。

    几分钟后,狗腿子的电话打进来:“包哥,包哥,你开着那个摩托干嘛去了?”

    “开你丫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