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座彼岸阁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代师收徒
    夏天一到,紫薇山一天一个样。

    经过烈日的爆晒,骤雨的浇淋,草木就窜枝拔牙地长起来,变得葱茏青黑了。

    天未亮时,下了一阵急雨,将演武场的长条青石冲刷的一尘不染。

    青石缝隙处好不容易倔强长出的油绿嫩芽,硬是被一袭白影的拳罡劲风,扫得惨目忍睹。

    耍了少半柱香的“崩山诀”,姜叔夜顿时觉着浑身舒畅,神清气爽。

    气随心动,力随气动。

    每一次出拳,都是拳意万千,间接增加了激荡气海的频率。

    换句话说,“崩山诀”一拳,抵得上他平日里的上百上千次挥拳。

    这便是旷世功法的神妙之处……

    姜叔夜深吸一口气,仔细感知府内雪山的变化后,欣然一笑。

    转身回到高台,默默站立一旁。

    半天没缓过神的六位山长,被秋陌的一句话叫醒。

    “你们带着竹九四处转转,熟悉熟悉圣武院,和师兄弟们也说说话,毕竟以后要在一口锅里吃饭,还有,不必为他安排屋舍,以后随我还住在小东湖,好了,去吧!”

    山长们深鞠一躬,带着姜叔夜离开了演武场,顺着东侧的回廊去往弟子们的宿舍。

    不久后,高台上传来了几声轰然破响,撼天动地。

    其中一位瘦黑的山长缓缓摇头,心疼道:“搭建将军台的木料,是山上的千年龙柏,珍贵的很,如今,没剩几棵啦!”

    而杜锡山和其他山长,此刻正众星捧月似的围着姜小侯爷。

    什么千年龙柏、将军台的话,一句没听见,只顾着询问“崩山诀”的拳法要领。

    姜叔夜哪儿说得清楚,只能支支吾吾地让他们领会拳中神意,不必计较招式如何。

    后来被缠得实在没办法,答应他们将拳法绘制成书,人手一册,以供研习。

    一整天的时间,姜叔夜大概熟悉了圣武院的情况。

    演武场和弟子寝室,以及饭堂,构成了武院弟子们三点一线的枯燥生活。

    占地颇广的圣武院,几乎看不到什么别样景致,除了一座雄伟的议事大殿外,其他的建筑不值一提。

    不过有一件趣事,倒是让姜叔夜觉着有意思。

    这些弟子们,是真能吃啊!

    武院有一座单独的粮仓,听说能储存近五万石粮食。

    而这些粮食,只够一年之用。

    姜叔夜掰着指头算了一下,好家伙,圣武院一年得吃掉六百多万斤。

    这能养得起吗?

    青冥学宫在紫薇山之外,没有任何产业。

    钱财粮食主要靠入院弟子家族捐赠,以及朝廷赏赐。

    当然,这和弟子束脩无关,全凭自愿。

    青冥学子中,不乏富甲天下的九州大族,出手阔绰。

    别说钱粮这些,就是价值千金的血参龙草之类的天材地宝,都是一车一车的往山上送。

    为了家族子弟成龙成凤,可谓不惜血本的栽培。

    至于外院的弟子,便有些尴尬。

    他们都是学宫山长们远赴九州各地挑选的孩子,家境贫寒,出身低微。

    甚至还有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流浪儿。

    学宫不仅不收一分束脩,还包吃包住……

    明面上,外院弟子都是所谓天资有限根骨不佳之辈,其实是堵住悠悠众口。

    不然,让那些动辄万金资助青冥的九州大族,心里怎么舒服。

    听说平日连三院一堂都甚少踏足的青衣儒圣,最常去的,就是半山腰那几座别院。

    明面儿上是巡查,实则亲自授业。

    姜叔夜听完这些学宫秘辛,心中一叹,自己原来那些肤浅想法,真是可笑。

    青冥为天下培养人才,当真是倾尽所有,不遗余力。

    散学钟声响起后,姜叔夜第一时间找到了秋院长。

    拜师可以,但有些话,得提前说好。

    就比如随意出入紫薇山这件事,死活得让他答应。

    彼岸阁十天一轮回的夺命连环咒,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总不能在学宫杀人夺运吧?

    况且神都城的侯府,也得时常回去照拂,还有老君山的姨娘和宫里的二姐。

    他要忙的一桩桩,一件件,可都不是小事儿。

    说来也巧,秋陌正好也找他有事。

    就这样,师徒俩肩并肩的一道朝小东湖方向而去。

    姜叔夜犹豫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彼岸阁,自是不能对任何人讲,至于九尾狐姨娘的事儿,他更不会轻易泄露。

    毕竟秋陌不是魏老鬼,彼此间的信任,还没到那份儿上。

    所以,只说了安阳侯府如今无主,需自己不定期回神都打理。

    秋院长二话没说,直接拿出米祭酒给的院长令牌交给他,凭此物,可自由出入紫薇洞天。

    可秋陌接下来说得话,却让姜叔夜一头雾水。

    “记住,在外,你姜竹九是圣武院院长的入室开山弟子,实则,我秋陌还是代师收徒!”

    小侯爷眨了眨眼,没太听明白。

    秋陌微微一笑:“小竹九啊,有些事予你说了,有害无益,就当我们这一脉祖辈传下来的规矩吧!”

    姜叔夜愣了愣,好奇道:“那咱师尊是?”

    秋陌背负双手,抬眼望着天边那抹绚丽的火烧云,神情暗然。

    “他既是这人间大道的一缕圣光,也是天地最为黑暗的一场梦魔,说不清,道不明,但在我心里,他老人家只是个爱喝酒的乖张老头儿……”

    姜叔夜谓然一叹,秋先生的修为依然如此,那他口中的乖张老头,岂不是?

    “与无垢城那位比,如何?”

    秋陌撇嘴一笑,满脸揶揄道:“别说师尊他老人家,就算是我站在他面前,无垢城,敢称天下第一吗?”

    仙武评前三甲,天下第三乃青冥儒圣米夔。

    榜首第一的人,九州公认是无垢城主任慕衣。

    可这第二甲强者,却一直是修行界的不解之谜。

    有人说是出自十二洞天的某位奇人,也有传言,是那两处不可知之地的入世强者……

    总之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仙武评第二甲,难道就是他口中的“师尊”?

    秋陌瞧着他皱眉思索的样子,哈哈一笑:“这些事离你太远,犯不上杞人忧天,对了,以后莫要一口一个院长和先生的叫,听着别扭,既然你我与魏衡同辈,以后便喊我老秋吧!听着也亲热……”

    小侯爷诚惶诚恐的点点头,心下了然。

    秋陌继续道:“我能教你的,也只有勘破生死境的一些诀窍,至于武夫的功法,实非我所长,不过刀法,倒是可以予你说道说道……”

    姜叔夜瞅着不拘小节的老秋,纳闷道:“您和老魏同出一脉,既非三教一武的路数,难不成这九州,还有第五大修行体系?”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他许久。

    老魏当初不肯传授功法,理由是他若学了,姜家得绝后。

    当时就觉着,老魏有可能是出自“魔道”,可翻遍九州志异等各类古籍,也没有关于魔宗魔教的记载。

    秋陌也不解释,只是语重心长道:“你既然身负气海雪山,就在武夫的路上披荆斩浪,一往无前便可,最纯粹最原始的,往往便是最强大的力量!”

    最后,他又提醒了一句:“你小子修炼的方法,我不问,但是到了铜皮铁骨十八重巅峰后,一定记得来找我,那是生死境,稍不留神,轻则修为尽失,严重的,性命堪忧!至于刀法,等你入了小宗师踏山河的境界,再说!”

    姜叔夜一拍胸脯:“放心,等我一个月,定会突破七品!”

    秋陌微微一笑:“你太低估自己了……”

    二人步行到了小东湖北岸的芦苇丛,老秋顿住脚步。

    指着湖面自豪道:“这片湖,以后就姓秋了,记得给我在四周立些牌子,上面写生人勿近四个字,记住啦!”

    “啊?”

    一脸懵逼的姜叔夜望着浩渺无边的小东湖,伸手摸了摸后脑勺。

    “老秋,你这个玩笑……是不是开得有点儿大了?”

    “大个鸟,这座湖是青冥给我束脩报酬,你以为区区圣武院,能请得到动我这尊大神?”

    姜叔夜心里一惊,暗思夫子是不是吃错药了,拿一座湖请个啥事儿不管的院长。

    秋陌也不看他,继续道:“还有,提醒你水里的小家伙,别吃太快,尤其是百年乌鳕鱼,给我留下,那可是绝顶的人间美味。”

    自从认识这位神人,他时不时迸出的一句话,都能让小侯爷如坐针毡,汗毛倒立。

    如今,连自己豢养真龙的事儿,都没逃过他的眼睛。

    “您还有什么吩咐,一并说了吧,我这心脏可受不了!”

    秋陌撇撇嘴,想了半天。

    “暂时没啥,哦,对了,你这条小龙品相不错,最喜欢吃金银铜钱,还有就是妖族的五脏,喂好了,你小子可就捡倒大便宜喽!”

    姜叔夜点点头,伸手摸了摸怀间的芥子袋,心里那叫一个疼。

    至于早间离开演武场后听到的动静,不用问,荆副院长肯定输得心服口服!

    二人漫步至石屋附近,一股酒菜香味扑鼻而来。

    姜叔夜抽了抽鼻子,即刻闻出那股熟悉的饭菜味儿,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对这位端木美人,他真不知该如何与之相处。

    远远瞧见姜叔夜二人,忙着摆弄碗快的好基友徐靖,刚忙迎了上来。

    恭声道:“拜见秋院长!”

    姜叔夜介绍道:“这是我的好友,剑心院的徐靖徐云泽!”

    话音未落,波涛汹涌的凌烟烟和姿容绝美的端木瑾二女,也放下手中活计,上前参见新任的圣武院院长。

    秋陌打量着眼前三个年轻人,满意地点点头。

    冲着姜叔夜夸赞道:“近朱者赤,你这三位朋友都不错,除了修为不咋地,倒也算是整个青冥看着还算顺眼的孩子。”

    随后,他看了眼仙脂评美人,颇为欣赏道:“女娃娃,昨夜你与我同时破开心瘴,祛除心魔,也算是有缘,改日闲了,教你些道宗的玩意儿。”

    受宠若惊的端木瑾盈盈一拜,道了声谢。

    一旁的大凶妹鼓着腮帮子,不忿道:“秋院长可不能厚此薄彼,烟烟也想学!”

    秋陌看了眼性子直来直去的北虞美人,笑呵呵道:“你谁啊?”

    徐靖上前解释道:“她是黄崖洞天凌子虚的独女,凌烟烟。”

    “凌子虚?”

    秋陌摇摇头,好奇道:“谁呀?不认识,不过黄崖洞天早年间出了个凌问天,倒是个不错的儒家剑仙。”

    凌烟烟听罢,脑袋嗡地一声,咕哝道:“那,那不是我凌氏的开山老祖吗?”

    徐靖凑近她身前,小声问道:“滴咕什么呢?还不请秋院长尝尝你北地特产,还想偷师,这点儿眼力劲都没有……”

    凌烟烟白了他一眼,旋身一拜:“您听过我凌家老祖?”

    凌子虚只是黄崖洞天第六代山主,凌氏五百年前的开山老祖宗凌问天,这世间没几个人知道。

    秋陌笑着道:“紫虬髯凌问天,哈,他手里那柄长剑‘明昭’,还是被我秋某折断,你说我认不认识?”

    一旁的姜叔夜掰着指头一算,嘿,他还真活了五百年。

    再一细想,恐怕还不止!

    秋陌撇过头,看了眼墙根下面的十几个坛子,嘿嘿一笑。

    徐云泽上前解释道:“哦,秋院长,这是夫子命人送来的,说是让您省着点儿喝,醉仙楼就剩这些家底儿了,下一批新酒,得等上小半年。”

    姜叔夜嗤笑一声:“区区新丰酒算什么,这天下美酒的差事,今后便交予我办,如何?”

    秋陌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头:“这可是你说的哦!檀香醉自然是首选,听说酒窖被毁了,有些可惜,如今醉仙楼的新丰酒也所剩不多,嗯……那就去弄他十几坛屠苏和兰陵酒,凑乎喝吧!”

    小侯爷一拍胸脯,毫不犹豫地应承下来。

    徐靖拉着她的衣袖,小声滴咕道:“二十文一壶的屠苏和兰陵,你买得起吗?”

    “有伯爵府的徐小郎君在,还用发愁金银吗?”

    “滚!”

    这时,端木瑾开口道:“秋院长,这屠苏酒中有乌头草,长饮恐怕对身体不好,而玉碗盛来琥珀光的兰陵酒,乃郁金调制,虽是香醇绵柔,但没什么酒劲,最适合女儿家饮用,前不久,我在古籍中寻得一酿造古法,且此处山上便有方子里的原料,倒不如就地取材,酿来尝尝如何?”

    秋陌听罢,顿时开怀大笑,没想到眼前的女娃娃,不仅人长得美,难得对这杯中物,亦是行家。

    只可惜,自己不能收徒弟。

    随即旋身看了眼英武不凡的姜叔夜,心中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