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座彼岸阁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大师兄
    圣武院,演武场。

    新任院长秋陌俯视着几位山长和众弟子,双手负在身后,重咳一声。

    “聒噪,身为武夫,就该虎啸天魂住,龙吟地魄来,一身豪气,敢言斩天,尔等再如这般妇人长舌,赶紧收拾行囊,滚回家种地吧!”

    振聋发聩的一句话,使得演武场登时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荆墨阳一向自认豪气干云,意气横秋。

    可他这番话,也让自己有些自惭形秽,暗然失色。

    夫子选中的人,果真不俗。

    可话说得再漂亮,也要看看手段如何……

    台下的姜叔夜眼前一亮,如望神明般仰视着风骨峥嵘的秋陌,心中已然折服大半。

    虎啸天魂住,龙吟地魄来,心中豪气敢言斩天……

    这等魄力,才是武夫该有的精气神!

    台上的秋陌扫了眼闭口不语的弟子,满意地点点头,指了指姜小侯爷:“你上来!”

    嗯?

    姜叔夜犹豫了一下,赶忙顺着高台右侧的木梯,蹬蹬…蹬蹬跑了上来。

    先是冲着荆墨阳颔首致意,随后恭恭敬敬站在秋院长身旁。

    秋陌露出一抹温和笑意,扭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开口道:“这个年轻人,你们有些人认识,有些人还不知道,他叫姜叔夜,以后就是圣武院的大师兄,也是我秋陌唯一的入室弟子!都听明白了吧?”

    言简意赅的一番话,说得演武场众人一头雾水。

    几位山长倒还镇静,可六百多弟子听罢后,目光齐刷刷盯着最前排的一个人。

    此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身高八尺有余,两条胳膊粗比小腿,威凛之姿,令人生畏。

    武院大师兄,便是这位九品搬山十五重的大汉,窦青童。

    甭管是论资排辈,还是气海雪山,圣武院六百多弟子,无不对这位大师兄心服口服。

    最让他们敬佩的,是窦青童那份豪气和公心。

    出身洛州陇西道望族窦氏一脉,算是圣武院中家世显赫的佼佼者。

    但他却从不仗势欺人,眼高于天。

    家中送来的天材地宝,从来都是见者有份,毫不吝啬。

    可惜天资有限,入院十年都未曾突破九品。

    好在勤奋有加,别人一天练七八个时辰,他倒好,深更半夜还在演武场扛鼎举石,淬炼体魄。

    最后总算老天有眼,自安阳侯府的麒麟子姜叔衡下山后,便成了院里六百多弟子修为最高的武夫。

    此时的窦青童,瞪着那双虎目,死死盯着身板不咋地的白衣年轻人。

    大丈夫士可杀不可辱,院长一句话,让他数年攒下的声望一朝皆空。

    这口气,他可咽不下……

    台上的姜叔夜瞅着他那副吃人的表情,浑身不舒服,冲着秋院长抱拳道:“弟子尊夫子之命入圣武院,得蒙院长器重收做入室弟子,已是天大的福气,这大师兄,就免了吧!”

    秋陌白了他一眼,暗自传音道:“你小子傻啊?李氏皇族对你姜家虎视眈眈,放着眼前六百私兵不用,没远见的傻帽儿,多学学你姜家老祖宗们!”

    姜叔夜勐地一震,心思这位神人,怎么啥都知道。

    不过他的话,倒是点醒了自己。

    近水楼台先得月,真要做了圣武院的大师兄,以自己的资源和脑子,将他们收为己用,那还不容易。

    秋院长会心有一笑,看了眼台下那位气鼓鼓的壮汉。

    “你,上来,我徒弟不还手,挨你三拳,身子晃一下,算他输……”

    姜叔夜身负铜皮铁骨境的修为,这事儿,整个紫薇洞天知道的,不超过六人。

    除了好基友徐靖和二女,也只有青冥三圣。

    如今又多了第七个人,守湖人,秋陌。

    武夫的感知力是可以判断对手大概的境界,可谁让圣武院所有人,碰见了姜叔夜这么个氪金武夫。

    别说他荆墨阳,就是青衣儒圣亲自探脉,姜叔夜也是废人一个。

    不按常理出牌的新院长秋陌,若是当众宣布,未必会让人信服。

    最好的办法,就是一试身手。

    忍无可忍的荆墨阳上前阻止道:“慢,此事不妥,姜竹九有恩于圣武院,青冥上下谁不知道他根骨有缺,无法修炼,倘若被窦青童所伤,如何向夫子交待。”

    秋陌回头瞪了他一眼:“此事我心里有数,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瞅着言之凿凿的新院长,荆墨阳微微一怔,即刻意识到了什么。

    这人狂是狂了些,可不是湖涂之辈,之所以敢这么做,怕不是眼前的姜小侯爷,真的是有什么天赋异禀的能耐?

    “好,那荆某便拭目以待!”

    这时,窦青童八尺身躯已然跃上高台,冲着荆墨阳恭敬道:“院长放心,弟子自会手下留情,不伤他性命!”

    荆墨阳苦笑一声,心下暗道:谁要谁的命,还说不定呢!

    窦青童看着五大三粗,说话倒也客气,毕竟是出身名门,待人接物自有底蕴。

    “姜小侯爷,闻名不如见面,我叫窦青童,陇右道窦氏不少族人,曾在你阿耶麾下效力,如今大都告老还乡,还时常于宗族子弟面前,提及老侯爷在战场上的英雄事迹,今日切磋归切磋,莫要伤了和气!”

    姜叔夜一听这话,倒有些对他刮目相看。

    随即伸直右臂,掌心朝天道了句:“窦师兄,请!”

    窦青童咧着嘴笑了笑,连气海都懒得调动,往前跨出一步,势大力沉的拳头“呼”地抡了过来。

    神都第一纨绔的名声,他不是不知道。

    别说修行,就是普通的江湖把式,这位小侯爷都不会。

    虽说不知道秋院长葫芦里卖得什么药,可大师兄这个位置,决计不能说让就让。

    姜叔夜嘴角微翘,将双手背在身后,胸膛一挺。

    “通”一声,直把个窦青童震得手臂发麻,连连后退数步。

    “你……”

    窦青童一脸错愕地盯着昂藏七尺的白袍郎君,自己虽未调动起海,可这一拳的力道,足以让普通人断几根肋骨。

    此刻的荆墨阳也是一头雾水,这小子哪儿来的护体罡气。

    狐疑之际,却见窦青童又自挥拳而来。

    这回,他可是灌注了至少三成气海于右臂,一拳上百钧的力道。

    小侯爷依旧是那副云澹风轻的表情,背负双手接下了第二拳。

    窦青童用多少力,姜叔夜同样一报还一报。

    “轰”一声,直把个八尺汉子震飞在高台边缘。

    演武场众人一片哗然,尽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姜家三郎何时有了此等本事?

    窦青童一脸痛苦揉着臂膀,缓缓起身,满眼都是难以置信。

    但武夫那股倔强和傲气,却让他越挫越勇。

    府内雪山澎湃,气海激荡,十年苦修凝聚右臂,身形如电,悍然轰出一拳。

    结果拳风离着姜叔夜身前不到三尺时,窦青童突然顿住脚步,垂下右臂。

    躬身道:“我输了,窦青童拜见大师兄!”

    出人意料的结局,却又在情理之中。

    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窦青童挥拳时,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

    白袍鼓鼓的姜小侯爷,周身氤氲着一股半透明状的气流,那是只有七品铜皮铁骨境,才能激发的护体罡气。

    圣武院弟子们,曾经无数次在演武场领教过山长们的神通。

    此刻,所有人屏住呼吸,眼中充满了艳羡和惊叹。

    荆墨阳眼眶泛红,望着样貌酷似文修的年轻人,心中一片悲凉。

    姜家大郎一直是他一块心病,姜叔衡曾答应过他,待九州平定,便会重归青冥圣武院,将武夫一脉发扬光大。

    可惜不久后,便传来他的死讯。

    今日他觉着,姜文修,回来了……

    台下的杜锡山臊眉耷眼,满面羞愧。

    想起前些日趾高气扬地大谈武道精髓,卖弄人前,此刻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其余几位六品山长,也是面沉如土。

    哎,这还教个屁,还是早些请辞回家种地吧!

    圣武院这么多年的传统,便是以武为尊,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

    “拜见大师兄!”

    六百多武院弟子齐刷刷躬身抱拳,声势浩荡,震啸天地。

    姜叔夜回礼后,胸中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秋陌眯着眼睛,笑容满面,想着伸手去抚颌下长须时,才意识到昨晚心魔已灭,样貌已是截然不同。

    将众弟子遣走后,他留下了姜叔夜和几位山长。

    当然,还有荆墨阳这个副院长。

    “秋某既然受人之托,又在你们青冥的地界白吃白住了这么久,理应尽一份心力,方才说道斩妖之事,说归说,可真正行动起来,还得有你们的帮衬!”

    荆墨阳带头应允:“如今九州遍地妖族,可也得寻到相应目标才是,万一真遇上如白泽图上记载的上古大妖,别说这些弟子们,就是我这个半步宗师,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秋陌点点头:“不错,若真遇上像青丘涂山氏这等妖王级别的,没几个上三品强者联手围杀,还真够喝一壶的,这样,探访妖巢妖穴的事儿,交给我,教授武道功法,让他来!”

    秋院长言罢,指了指独自一人杵在那的姜小侯爷。

    荆墨阳和六位山长一听,一脸懵逼。

    七品铜皮铁骨境的修为,指导一下师弟们,本是分内之事。

    可武道功法,未免过于高抬姜竹九了吧?

    众人狐疑地盯着不走寻常路的秋院长,纷纷投来质疑的目光。

    姜叔夜听见这番话,也是好笑。

    那干脆别做什么大师兄了,直接当山长呗!

    秋陌扫了眼几位不识货的山长,嘿嘿道:“井底之蛙,他的那套掌法,虽有些瑕疵,可放眼人间所有武道功法,无出其右,臭小子,还愣着干嘛,让荆院长他们瞧瞧!”

    姜叔夜一愣,难不成昨夜自己和端木瑾过招,都被他瞧见了?

    道不可轻传,法不传六耳……

    自己的山河意就这么被人学了去,那日后还得了?

    但转念一想,山河意再是旷世功法,也得强大的气海配合。

    到最后,同样的招数,只有气海境界之差。

    六百圣武院弟子学了崩山诀和断海诀,又能怎样?

    和自己这个氪金武夫相比,还是天差地别。

    再说了,先把山河意前两重扔出去,后面的有所保留不就完了吗……

    姜叔夜打定主意,开口道:“不瞒秋院长和几位山长,竹九还有套拳法,名曰崩山诀,最适合九品武夫,不如先展示一番拳法如何?”

    “哦?”

    秋陌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心思这小子还真是深藏不露,没少藏私货吗!

    武夫的基础功法便是拳掌,练到最后,拳罡和掌风堪比儒家剑气,威力无穷。

    也有以器入道的武夫,诸如蜀州枪仙仇九良,一杆“逆龙吟”,破啸九天。

    可惜,旷世神兵可遇不可求,不如拳掌来得省事干脆。

    姜叔夜瞧着秋院长点头同意,于是冲着众人道了句“献丑”后,飞身跃下高台。

    脑海中第一重山河意虚影,崩山诀,完美与自身融合。

    拳罡飒飒,如勐虎蛟龙,一击便是山河裂推,风云变色。

    看似普通的招式,可每一次出拳,似乎都蕴藏着千变万化,时快时慢的身形一顿一闪,将拳意拳罡发挥到了极致。

    重意不重形的“崩山诀”,看得高台上的山长们目瞪口呆,惊为天功。

    荆墨阳有九州“拳甲”之称,三十六式“苍龙劲”,一直被修行江湖誉为难以超越之拳意霸劲。

    此时的半步大宗师,只剩下了摇头苦笑的份儿。

    哎…自己引以为傲的苍龙劲,原来如此不堪!

    武夫之间的对决,要么赢在气海境界,要么是武道功法。

    还有一种比较特殊,执神兵者,亦可对气海和功法有所加持。

    等姜叔夜到了四品金刚不灭巅峰,恐怕天下同境武夫再无与之抗衡之人。

    此子这套功法,究竟是何人所传?

    秋陌自是不可能,他昨日才迈出小东湖。

    侯府的魏先生?

    可与太虚院甘道陵那晚山巅一战,用的是诡异掌法……

    姜家小侯爷身上的秘密,委实令人不解!

    这时,秋陌旋身看了眼嘴巴大张的山长们,幽幽道:“姜家三郎,够不够资格教授武道功法啊?”

    “够,够……”

    六位山长如小鸡啄食般点着头,眼神一刻也不愿离开演武场中央那道白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