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座彼岸阁 > 正文 第八十七章 鏖战
    急着赶往鬼头岭的姜叔夜和宁芙蓉,被大周山山坳的震天喊杀所吸引。

    幸好是顺路,二人兔起鹘落间攀上一座岩崖,俯视着下方血腥鏖战的修罗场。

    五六百具尸体堆满了狭长的山坳,漫天沙尘裹挟着刀剑锵鸣,雷霆玄力弥荡山野。

    两方搏杀的修行者,从衣着便能分清是敌是友。

    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者,以及黑衣劲装且人数占优的一方,显然早有准备。

    乔装成灾民的高手,多为下三品武夫,个个悍不畏死。

    明知青冥山长们修为高出他们不止一境,仍旧如飞蛾扑火般冲杀上去。

    仗着武夫的横练肉身,试图拿自身性命拖延时间。

    一路上,宁芙蓉将自己知道的内情,俱都如实相告。

    黑袍毒士解星河,一早便将楚越二州的修行死士调往神都,扮做灾民徘回于大周山附近。

    服了闭息丹的修行者,就算出现在城门口,卫兵手里的望气符篆也测不到。

    谁能想到,这么一大批南方反贼,竟悄无声息地混在了难民队伍中……

    直等周山西麓异像发生,便集结为一只劲旅。

    而他们的任务,是阻止青冥学宫去往西麓后山!

    宁芙蓉指着黑衣高手们,提醒道:“那些人便是三千杀的精英,看样子,米祭酒若是不出现,恐怕青冥的人,很难通过山坳。”

    姜叔夜顺着她指的方向抬眼望去,果然个个修为不俗,勇不可当。

    而且还有不少青冥山长,虽被他们重伤,可却透着古怪……

    明明可以一剑了结性命,却故意放水。

    “不好,矮矬子有危险!”

    此时双掌翻飞的杜锡山,正与一名同境界的七品武夫缠斗在一起,颓势尽显。

    再瞧他身边,横七竖八躺着七八具尸体。

    想来是气海已经枯竭,再遇强敌时已经无法支撑。

    而不远处的六品儒修黎瑾瑜,也被数名黑衣高手团团围住,不得分身。

    姜叔夜回头叮嘱道:“去鬼头岭等我,学宫的人,我得去救……”

    杜锡山毕竟有传功赠方之恩,再不施以援手,今日恐怕得命丧此地。

    说罢,一道白影俯冲而下,跃下百丈高的崖顶。

    有阴缕衣护体,小侯爷平安落地后,罩上“傩神谱”,化作鹤发童颜的东方老神仙。

    山坳崖璧处突然出现的白衣老者,即刻引起几十步外两名武夫的注意。

    瞧这身衣服,定然不是自己人,高喝一声后,挥刀噼来。

    姜叔夜无需望气符篆,瞅一眼脑瓜顶上的颜色,大概就能分辨出其修为几何。

    两个不要命的搬山境武夫,活腻歪了!

    连“玄冥真水”都弃之不用的小侯爷,迎着两柄钢刀冲了过去。

    火星四溅的同时,“轰”一声,两道人影瞬间被砸飞。

    姜叔夜这些日子光顾着淬炼肉身,根本没学过什么武夫功法,全仗着上辈子和武指们学过的一些拳脚。

    可即便这样,对于一个拥有万钧之力的七品武夫来说,已经足够。

    阴缕衣何止是刀剑难侵,此刻再加上铜皮铁骨境的罡气,恐怕是大宗师的一击,也能抗住。

    姜叔夜凭借一身横练,硬是闯过厮杀的人群,直奔杜锡山。

    青冥中人也是纳闷,这白衣老头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好厉害的肉身!

    瞧着刀枪不入的样子,起码是金刚不灭的武夫……

    此时的矮矬子杜山长,已然浑身是伤,一截袖袍被斩落,露出血淋淋的臂膀。

    唇角的殷红直流个不停,可依旧在殊死搏杀。

    “匹夫一怒,撼天动地!杀、杀、杀……”

    话音刚落,胸口又被对手砸中一拳,双眼一黑,倒退了十几步。

    “我命休矣!”

    无力再战的杜锡山悲叹一声,头颅高高扬起,准备慨然赴死。

    结果几息后,却感觉周身寒气四溢,如坠冰窖。

    勐地一睁眼,发现和自己同境界的七品武夫,居然成了一座晶莹冰凋……

    再一瞅,一位鹤发童颜的老神仙,冲着自己狡黠一笑。

    “啧!”

    杜山长也来不及拜谢,即刻屏气凝神,用仅有的气海试着修复肉身。

    武夫便是如此无赖,只要得出空隙就能休养生息,以最快的速度恢复战斗力。

    这也是他们极难被杀死的原因。

    试想,青冥山长们是废了多大劲儿,才干掉对方五六百名武夫。

    被数名高手围攻的黎瑾瑜,同样被白衣老头施以援手,寒冰所到之处,无一幸免……

    “好厉害的连水符师,不对,他怎么还有护体罡气?”

    黎山长惊讶之余,眼瞧着轻功绝顶的白衣老头,朝着西面急掠。

    不到半柱香的时辰,姜叔夜神出鬼没的“玄冥真水”,封冻住了不下百人。

    当然,偷袭的成分占了大部分。

    要不是这些青冥山长们,小侯爷不可能如入无人之境。

    只是可惜了满地的气运,这要是收集起来,怕是芥子袋都装不下。

    火烧眉毛的当口,他只能忍痛割爱,等大事了却,再回来薅羊毛。

    而此时同样陷入苦战的太虚院顾重阳,气喘如牛,汗渍涔涔。

    掌心玄雷虽是威力强横,奈何他的对手,是一位胸口绣着火焰纹样的金刚不灭武夫。

    中三品的符师,可就没那么吃香喽!

    尤其和人家差着一个大境,即便是掌控雷霆之力的神符师,也是白搭。

    要不是有师兄甘道陵的天蓬尺,这会儿恐怕已经道消身殒。

    狼狈不堪的顾副院长,小侯爷不是没瞧见。

    可他不是圣母婊,该救的人,一个都不会落下。

    姓顾的这种人,活该今日倒霉,算是帮青冥除了一个毒瘤……

    最后,姜叔夜在半空高喝道:“青冥诸位,切莫中了他们的拖字诀,速速赶往鬼头岭,或许能力挽天倾!”

    这句话不说还好,所有黑衣人一听,即刻将目光投向身形急掠的白衣老者。

    与顾重阳对战的四品武夫心里一紧,急忙撇下对手,高喊道:“杀了那老头!”

    我去,惹祸上身了……姜叔夜一缩脖子,旋身一瞧,好家伙,一百号高手正朝着自己追来!

    青冥的山长们,不少人看到突然冒出的白衣老头大杀四方,无不心存感激,同时也令得众人士气大振。

    此人定是隐于神都市井的绝世高人,这一手连水玄冰,堪称天下第一!

    眼瞅着大部分高手去追白衣人,青冥上下同仇敌忾,纷纷祭出生平绝学……

    皆是云龙风虎斗,尘外顶峰争。

    周山腹地的团战,顷刻暴雨,眨眼雷霆,招行起落间,天地战粟,山河崩陨!

    局势陡然逆转后,青冥势如噼竹,斩杀了几乎所有扮做灾民的下三品高手。

    剩下的三千杀的精英,极有默契地退出战团,纷纷遁走。

    三名胸前绣着火焰的尊者,一瞧大势已去,回首望了眼周山西麓后,互相使了个眼色,亦是逃遁而去。

    追着姜叔夜那一百多号乞丐高手,也被后来居上的青冥山长击杀。

    此时,距离鬼头岭不到十几里,飞花绕树火腾空的小侯爷一马当先,第一个赶到了山洞口。

    可到了近前一看,竟然是满地的尸体,穿着与扮做灾民的那些人,应该是一伙儿的。

    姜叔夜长嘘一口气,看来是有人先他一步,解决了守卫。

    难不成是魏老鬼?

    这个怪老头,昨夜便离开侯府,不用问,肯定查到了什么。

    这时,身后有女子说话:“多谢前辈出手,晚辈青冥剑心院副院长傅沁岚,不知老神仙高姓大名?”

    姜叔夜回身一瞧,嚯,大姐长得够漂亮的!

    虽说比不了端木瑾那般天姿国色,可三十出头的年纪也算是姿色不凡,风韵迷人。

    尤其是鹅蛋脸上的那股英气,不输年轻时的黎瑾瑜。

    这么年轻登上剑心院副院长的宝座,够厉害的!

    而脑际充盈的黄气,也显示这位叫姓傅的大姐,至少是四品大天象境的儒家剑修。

    只是,她看自己的眼神,好像有些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