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座彼岸阁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寻人
    翌日,姜叔夜连招呼都没打,匆匆下了紫薇山。

    有些事情,他越想越觉着不对劲。

    周山一定发生了什么,否则名动天下的第一学宫,怎会如此兴师动众,连学生都不管了……

    而所有的线索,似乎都指向了运到神都的巨兽骸骨。

    但是回安阳侯府找老魏问清楚之前,他还得去趟老君山。

    脑子里彼岸阁的声音,又特么开始催命了!

    如今小侯爷的气海涨的不得了,再加上“脚踏方圆凭虚影,飞花绕树火腾空”的凌虚遁,简直和长了翅膀差不多。

    不到小半个时辰,便赶到了一百多里外的尹川渡。

    就这样,扮做端木三爷的姜叔夜,大摇大摆地开始上演大王巡山的戏码。

    老君山这帮匪寇,十几天时间窝在山里,盼星星盼月亮等着三爷。

    本以为会带着些美娇娘慰劳大伙儿,可瞧他形单影只一个人,登时满脸失望。

    而那十二位修行者,这些日子如坐针毡。

    几乎每晚都轮流守在山口,生怕朝廷大军前来围剿。

    到最后毛都没见着一根,这才把悬着的一颗心放回肚里。

    今日一瞧三爷来了,急忙上前打听神都的动静。

    “放心,朝廷现在忙着给隆武老儿准备丧仪呢!哪特么有功夫管你们这帮贼匪,而且听说楚越联军已经顺着运河北上,不日便会杀到神都,哈哈……”

    山大王姜叔夜胡诌了一顿,算是稳住了老君山的贼人们。

    随后,他装模作样地巡视了一番粮仓后,叮嘱贾寨主,天干物燥,一定注意防火……

    这些粮食,可是日后姜家手里的资本,不能有任何疏忽。

    至于女人,他安抚道:“管住自己,做好接应联军的准备,届时入了神都城,连红袖都知鱼璇姬?”

    贾万山一听“鱼璇姬”三个字,像是被一道惊雷噼入脑中,虎眸闪着兴奋和猥琐。

    “誓死跟随三爷!”

    一时间,老君山匪寇们群情激昂,就差三呼万岁了。

    最后,姜叔夜带着一位脑瓜顶红气还不错的武夫,借口去办件大事,匆匆离开贼窝。

    “哎呀,我都忙晕头了,忘记你叫什么?”

    “三爷真是贵人多忘事,小的姓乔,叫乔良,您不记得了?”

    姜叔夜斜睨了他一眼,想起安插在老君山的眼线黄大胜曾说过,这伙高手领头的,就叫乔良。

    嘿,今儿挑兵挑将,居然捡了一个大便宜。

    十二名修行者,可是她圈养在老君山的羔羊,为的就是能及时完成彼岸阁的任务。

    领头的……必须死!

    姜叔夜随口问道:“如今修为如何?”

    “惭愧,才是九品搬山十七重……”

    “可以吗!再有一重便可入巅峰……没事儿,回头三爷给你找些丹药,破镜指日可待!”

    姓乔的一听,赶忙抱拳致谢,心里那叫一个高兴。

    端木家失势不假,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指不定在什么地方藏着宝贝呢!

    姜叔夜继续说道:“这样,找个僻静处,你我二人切磋一番,活动活动筋骨。”

    “三爷,您可是八品巅峰修为,小的有自知之明!”

    “没事,全当是淬炼肉身,放心,不还手的。”

    二人来至一处山涧林中,姜叔夜马步一扎,沉声道:“用十成力,来!”

    乔良一瞧这架势,还真是打算让自己当陪练,淬炼他的肉身。

    于是叉手道:“那小的,可就得罪了!”

    话音刚落,沙包大的拳头呼地朝对方胸口砸来。

    “轰”一声,小二百钧六千斤的一拳,彷佛砸在了一块坚不可摧的铁板上。

    登时爆发出闷雷般的响声,惊飞林中禽鸟无数。

    乔良退后几步,震惊道:“铜皮铁骨?”

    还没等他回过神,只见端木三爷一闪身,疾速朝自己挥来一拳……

    “这……”

    他刚吐出一个字,只觉着眼前一黑,耳畔清晰传来骨骼“卡卡”的碎裂声。

    临死前的九品武夫,最后一眼看到的,是一张少了坚硬胡茬、英俊且冷酷的脸庞!

    …………

    神都修业坊,安阳侯府。

    忙忙碌碌的聂姨娘又是吩咐小蝶烧热水,又是安排厨房准备饭食。

    云鬓上的金步摇,越发衬得风韵徐娘别有一番风味。

    “三郎啊,学宫真的答应你每隔十日回趟家?”

    姜叔夜扶着姨娘坐下,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可心里寄挂着事,也没多解释。

    “老魏呢,我找他有急事!”

    聂姨娘叹了口气,拉着三郎的手埋怨道:“你还说呢!这个瞌睡虫,从昨夜就没见到人,别管他,姨娘让灶房多做些你喜欢的吃食……”

    说罢,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大事,曾地站起身:“来人,赶紧去鱼市买两条冷泉黑鱼,给郎君做鱼脍!”

    “别忙活了,我还有急事要办,晚些回来陪您吃饭!”

    姜叔夜说罢,径直去了马厩。

    难不成,连魏老鬼都去了周山?

    不行,得赶紧找到宁芙蓉和大和尚晁膺,如今只能从他二人身上找到周山的线索。

    “老天保佑,这二位还在浮香楼!”

    姜叔夜念叨了一句,鞭子一抽,胯下的北地良驹“玄骓”吃痛后,长啸一声,一路疾驰狂奔。

    路上行人纷纷避让,修业坊附近巡逻的武侯见了,刚想阻拦,一瞧是姜家三郎,吓得赶紧闪开。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小侯爷便赶到了明义坊的浮香楼。

    拴木桩系好缰绳后,大步流星地闯进了还没开门营业的青楼。

    老鸨一瞧,先是揉了揉眼睛,这才认出是一个多月没来的姜小侯爷。

    “郎君呐,您这是有多猴急,姑娘们还都睡着呢!”

    姜叔夜瞅见浓妆艳抹的老女人,上前狠厉问道:“你后院长住的红衣女子和大和尚呢,还在吗?”

    老鸨吓得点点头:“在……在,刚把午膳送过去。”

    “对不住了!”姜叔夜言罢,顺手从袖袍里扔给她一串铜钱,疾步朝后院的方向而去。

    浮香楼可是小侯爷的地盘,连有几间茅厕都一清二楚。

    后面那五间清幽小院,平日都是招待贵客用的,几乎从不外租。

    其余四间只作饮宴之用,唯独一间叫“牡丹苑”的二进小院有客房。

    想是蟾贞子一伙人财大气粗,没少花钱租下了院子。

    姜叔夜刚到门口,便撞上送饭的小厮。

    “俩人都在?”

    小厮笑眯眯点点头,心里一阵窃喜。

    姜家三郎他自然认识,每次客人们给的赏钱,也是他安阳侯府的最多。

    虽说是挂单,可每月一结,从不赖账。

    “那个凶巴巴的和尚,瞧着病得挺重,床都下不了,都是那红衣女子平日里照顾着,您说,他俩啥关系?”

    “滚!”

    姜叔夜骂完,径直闯进了院子。

    以红衣女的狠辣,岂会好心照顾曾经垂涎她美色的晁膺?

    那是留着他的命,回去当旁证用的。

    此刻,正在院子里煎药的宁芙蓉耳廓微动,听到有人闯了进来,掌心间一股玄火蓦然而起。

    “谁?”

    “你相公我啊!”姜叔夜绕过照壁,闲庭信步地来到红衣美人面前。

    宁芙蓉一瞧,还真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脸颊泛起绯红的瞬间,嗔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诶!那晚在坤陵地宫时,你可是亲口承认的!”

    姜叔夜一直认为,看上去冷酷狠厉的红衣女子,是值得被拯救的失足少女。

    不然,也不会留她到今天!

    此刻的宁芙蓉,美眸流转的同时,心下暗道:“前些日在明义坊青鸾轩偶遇时,他明明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今日怎会自动找上门来,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