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座彼岸阁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红颜命途
    晨看烟日光起,晚观落日余晖。

    不得不说,此时花间留晚照的紫微洞天,的确是人间妙境。

    书声琅琅的青冥集薪堂,沉浸在金色余晖下,越发显得文气氤氲,煌煌其华。

    青冥养文之地,共有六座古意悠悠的竹屋学堂。

    分别教授儒学六艺、兵法策论、治国之道,包括朝廷太学范畴中的国子学、太学、四门学、律学、书学、算学这“六学”。

    学子从总角之年的孩童,一直到束发弱冠,求学者近百名。

    当然,这些都是醉心学问,或者说少了根天脉而不得不静心苦读,以求他日以文匡世。

    而在集薪堂学文的,剑心院弟子占了大部分。

    养浩然真气,必得以文入道!

    可惜竹屋就那么几间,只能挤在门外听学。

    偶尔也会有对儒家经典感兴趣的道武两院弟子,来上公开课!

    像姜叔夜和徐靖这样的大龄学子,一般情况下,都已经到了学成下山的时候。

    之前安阳侯府的一龙一凤,也是这个年纪离开的青冥。

    此刻趴在书桉上打盹儿的小侯爷,终于等到散学的敲钟声。

    刚一迈出门口,迎面撞上了满面憔悴的端木美人。

    瞧这副架势,像是专门来堵自己的。

    可这就怪了,以前偶尔在集薪堂附近撞面,俩人都是极有默契的视对方若无物。

    今日散学她等在门口,算是怎么回事?

    姜叔夜心里咯噔一下,双手拢进袍袖,耷拉着脑袋绕过她疾步而行。

    端木一族的覆灭,除了他们咎由自取,说白了,也是自己一手为之。

    面对端木瑾,谈不上羞愧一说,更没什么负罪感,可那也别扭的很。

    听说之前被黎瑾瑜拘上山后,先是禁足了几日,后来便允许她自由出入。

    可有一点,不准迈出山门半步。

    前后脚出来的好基友徐云泽,瞅着失魂了一般的美人,谓然一叹后,追上小侯爷悄声道:“看不出来吗?特意来找你的……”

    “知道!”

    “知道你还不理不睬的?”

    “多事……”

    徐靖撇撇嘴,回头一瞧,端木瑾居然还在后边跟着。

    她的这番举动,也同时引来了集薪堂其他学子的一阵骚动。

    没办法,仙脂评第六的美人,走到哪儿,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不过,此刻所有人的眼神,已然不同以往。

    国舅府被抄家灭族的事儿,早就传遍了整个青冥学宫。

    不论是太虚院还是集薪堂的弟子,看端木美人时,大都流露着同情和可怜。

    当然,也少不了幸灾乐祸和落井下石之人。

    这不,水云馆的不少俏眉雅目,诗琴六艺个个要得的琼女姮娥,正叽叽喳喳地议论不休。

    “仙脂评上榜的美人又如何,如今还不是成了丧家之犬!”

    “是啊,咱们青冥为了护她,可千万别惹来什么麻烦……”

    “你们听说过吗?数百年前,紫微洞天便是因维护朝廷钦犯,而惹来十万大军的征讨,这个扫把星,可别连累学宫。”

    “诶!她追着安阳侯府那个纨绔子干嘛?”

    “这还看不出来,她如今成了无家可归之人,可不得赶紧寻个依靠。总不能一辈子赖在山上,不回神都城了吧?”

    “他们俩的事儿,你们听说了吗?”

    “被退婚啊!青冥上下谁不知道……”

    “咯咯咯……”

    “哈哈……”

    “真是恬不知耻,还有脸缠着小侯爷!”

    “不过话说回来,姜家这位三郎,生得当真俊逸不凡,轩昂伟岸……”

    “可惜了这么一副好皮囊,文不成武不就的,是个废物点心!”

    自古文人相轻,峨眉善妒,人的天性如此,也是千古不变的大真理。

    水云馆这些自诩名门的才女们,也非向来如此。

    怪只怪端木瑾这个仙脂评美人,太过优秀……

    不仅人长得美,修为和才学,更是被公认的天之骄女。

    最让人嫉妒的,是米祭酒居然专门为他开小灶,教授学问,指点修为。

    青冥自古以来,除了姜家的女郎君,就是她端木瑾有这般待遇……

    秀木于林风必摧之,就连天下第一学宫,也少不了这样的陋习。

    姜叔夜二人离开集薪堂后,朝着小东湖的方向而去。

    之所以拉着徐靖和自己一起回,也是想让他帮忙。

    如今学宫上下,唯一信得过的,也就是这个嘴欠的好基友。

    用他的浩然真气帮着淬炼肉身,总好过自己揍自己吧?

    而身后十几步外的端木瑾,居然一路跟着他二人到了小东湖附近。

    惴惴不安的姜叔夜一咬牙,突然停住脚步,旋身问道:“端木师姐,你这么跟着,也不怕别人笑话?”

    二人年纪相彷,但端木美人先他入学,自然得称呼一声“师姐”!

    只见端木瑾皱着眉心犹豫了一下,上前行礼道:“有事相求,便顾不得其他!”

    言简意赅的一句话,说得姜叔夜云里雾里。

    爱凑热闹的徐云泽插嘴道:“都是学宫弟子,哪儿用得着一个求字,端木师姐有话直说……”

    小侯爷白了好基友一眼,嘴角微微勾起道:“当日退婚,竹九一直抱有歉意,若真有事,姜某愿尽绵力。”

    端木瑾先是冲着儒雅清秀的徐靖微微颔首,星眸顾盼间,眼神直勾勾盯着曾经最痛恨的人。

    “姜叔夜,之前种种前尘,你我一笔勾销,如今我只想打听国舅府之事,可愿如实相告!”

    她在学宫这些日子夙夜难眠,席枕每晚都被泪水浸湿,只盼着府中来人告知详情。

    整个人瘦了不止一圈,曾经的桃面俏脸,连一丝血色都没有……

    可等了这么多天,也不见有人上山。

    因此只好放下尊严,来求权势滔天的安阳侯府小郎君。

    整个神都城,有什么事情能瞒得住天策府,尤其是端木家这样曾经如日中天的外戚家族。

    姜叔夜一直没正眼瞧她,半低着头回道:“我也只是听闻,说端木……哦,你三叔和他儿子还活着,下落不明,皇后畏罪服毒,端木府已经被查抄一空,不相干的都被充军和流放了……”

    他说了一通,唯独漏掉被腰斩的国舅。

    端木瑾不到十岁便上了青冥,阿母早逝,和叔叔和二姑的感情也一般。

    唯独放不下的,便是自己的阿耶。

    端木家遭此横祸,榜文上写的清清楚楚。

    谋逆可是灭九族的大罪……

    况且端木家的恶行,又岂止这一件。

    每逢下山办事,端木瑾都会回府好言劝说,可惜利欲熏心的国舅爷左耳进右耳出,视若罔闻。

    没想到报应来的如此之快!

    她之所以敢冒死回神都,就是抱着与家人同生共死的心思,可惜,事与愿违。

    后来经过黎瑾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劝说,这才放弃了不愿独活的轻生念头。

    惟愿日后能够替天行道,日行一善,多少为端木家赎些罪过。

    听罢姜叔夜的话,端木瑾的美眸犹如一潭死水,暗澹无光……

    她也没有再追问国舅的下场,只是道了声谢字,便欲转身离开。

    不明缘由的徐云泽开口宽慰道:“师姐莫要伤怀,斯人已矣,还是要保重身体,日后有什么需要,可随时来找我和竹九……”

    姜叔夜点点头,反应过来后,狠狠瞪了眼好基友。

    心里腹排道:你特么装什么好人,老子躲还来不及,你丫的尽给我惹事,要帮你帮,别拽上我……

    这时,不远处来了一伙人,瞧着穿戴像是太虚院的弟子!

    为首的一个年轻人,居然是人嫌狗厌的仇无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