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座彼岸阁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一语成谶
    姜家的女郎君,不愧为九州仙脂评第五的美人。

    摇曳拖地的月白素雅宫裙,丝绦高束,云纱披肩,衬出丰腴有致的身材。

    细梅花钿下凤眸潋艳,唇若点樱,绝世容颜下透着一股内敛的威霸之势。

    姜叔夜愣在当场的,可不是家姐的样貌。

    而是她云鬓之上升腾翻涌的紫气,充盈盘绕,生生不息。

    较之懿宁太子头顶上的气运,不知强了多少倍。

    就是坤陵地宫那位,也逊色不及。

    “她……”

    姜叔夜如木凋一般,僵立不动,满脸的难以置信。

    她怎么也没料到自己的二姐,会有真龙帝王气运。

    再一细想,也就解释通了太祖李衡那句话。

    不出所料,取代李姓江山的,还真是姜家人……

    人间两座庙堂,两位女帝……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啧……”

    “小柔,去将院门关了。”

    姜婉儿说罢,凤眼微抬,望着不争气的胞弟摇摇头:“随我来!”

    喊了半天,也没见三郎挪动脚步,嫣然一笑:“今儿个阿姐心情好,不罚你……进来吧!”

    门口的两个小宫女捂嘴偷笑,这位姜小侯爷,是有多怕昭仪娘娘啊?

    甄柔关上院门,鼓着腮帮子,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憎恶厌烦。

    “坏人、大坏蛋……早晚把你变成石头墩子!”

    姐弟二人来到一间敞亮的厢房,青石地面被打扫的一尘不染。

    足有几十平方的房间里,除了竹架上满满当当的经史典籍外,别无他物。

    软塌的方几上,横放着一张古琴。

    梧桐做面,梓木为底,名曰“九霄环佩”。

    此琴是当年她在青冥求学时,方夫子所赠,学宫珍藏了数百年的天下十大名琴之一。

    这些年的深宫岁月,“九霄环佩”成了姜婉儿唯一的精神伴侣。

    说起来,她入宫后的遭遇,也是令人啧啧称奇。

    册封昭仪后,圣人居然一次都没来水凝宫。

    像是忘了这位仙脂评美人,没隔多久,便陷入昏迷。

    之后姜昭仪便被整个皇城上下,说成了克夫的不祥之人,备受冷遇。

    此时,窗外投来的金芒洒在她如脂如玉的面庞,越发显得雍容华贵,光彩照人。

    姜婉儿瞧着胞弟稀奇古怪的样子,理了理发髻,挥手屏退了宫人。

    “阿耶的家信,收到了?”

    姜叔夜收敛心神,点了点头:“在青冥都待了七天了,和阿耶说说呗,能回家吗?”

    “必须去!”

    姜婉儿嗔怒一声,继续道:“阿耶在楚越二州浴血沙场,殚精竭虑,难道还要为你这个混小子整日忧心吗?”

    义正严词的一番话,顿时说得姜竹九哑口无言。

    若是前主,这会儿恐怕已经吓得双腿发软了。

    可现在的姜小侯爷,无论如何也得说服这位姑奶奶。

    就这么待在学宫,哪儿还有机会再四处摸鱼?

    “阿姐,我这根骨……去了也是给安阳侯府丢人,何必呢!”姜叔夜一脸委屈地说道。

    阿母早逝,姜婉儿从小对这个胞弟最是上心。

    可惜,物极必反!

    越是严厉,前主越是不服管,逆反心理与日俱增。

    加之姜家大郎的光环,更是让小竹九喘不过气来……

    久而久之,成了现在这幅人嫌狗厌的德行。

    姜婉儿叹了口气,指了指桌上的糕点:“没吃朝食吧!瞧,你最喜欢的奶酪樱桃……”

    侯府食物简单,每回前主进宫,一是看望阿姐,二吗……就是馋这尚食局做的“奶酪樱桃”。

    外酥里嫩,乳香和果香掺在一起,入口即化,存齿留香。

    姜叔夜笑了笑,一屁股坐在软塌上,端起碟子大快朵颐。

    “二姐,劝劝阿耶,三郎保证,从今以后绝不再招猫逗狗,好好做人!”

    “劝什么劝,这主意……本来就是我出的。”姜婉儿眼波流转,轻描澹写言道。

    你行的……姜叔夜放下碟子,冲着她竖起大拇指。

    “知道你亲弟弟根骨不全,这么做,有意义吗?”

    “有!”

    姜婉儿悠悠道:“如今圣人醒转,但……龙体怕是也撑不了多久,风雨欲来风满楼,神都接下来……怕是不会太平了!”

    “那又何妨,内有懿宁太子和严相坐镇,外有阿耶掌兵,神都不会乱。”姜叔夜故意幼稚的分析道。

    听到“懿宁太子”三个字,姜婉儿脸色微变,喃喃道:“他……太过仁厚了。”

    “什么?”

    “你想的太简单了!”

    姜婉儿顿了顿,缓步来到软塌边,轻抚着“九霄环佩”的琴声,开口道:“送你去青冥求学,是想让你远离旋涡,阿姐不求别的,惟愿姜家最后的传承,能够平安一生。”

    自从姜家大郎英年早逝,兴旺姜氏一族的希望也随之破灭。

    指望不学无术放浪形骸的三郎,说出来都让人笑掉大牙。

    青冥学宫独立于朝堂之外,况且又有整个东夏最强者坐镇。

    不论神都怎么乱,也不会殃及至紫薇山。

    姜婉儿这么多年,也是头一次苦口婆心地劝他。

    此时的小侯爷,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盯着茶几上的空碟子。

    紫微洞天,看来真要成为自己第二个家喽!

    也罢,阿姐的这番苦心,也不能辜负。

    “能不住校吗?”姜叔夜突然问道。

    “什么?”

    “哦!睡惯了家里的床榻,换个地方怕失眠。”姜叔夜解释道。

    姜昭仪柳眉横挑:“夜夜宿醉明义坊,也没见你睡不着啊?”

    “每隔十日,回神都玩儿两天,就这一个条件。”姜叔夜讨价还价。

    “行,我会给方夫子写信!”阿姐爽快答应,随即露出一副欣慰的笑意。

    随即又道:“对了,以后再来,离甄柔远点儿,为你好!”

    姜婉儿叮嘱了一句,翩然转身,若有所思地抚弄着琴架上的“九霄环佩”。

    啥意思……她有毒?

    “对了,阿姐,端木家来议亲,被我拒了!”

    “嗯,知道了!”姜婉儿眼皮都不抬,答应了一句。

    姜叔夜担忧问道:“你不担心……端木皇后?”

    “她?呵呵……”

    不愧是神都第一奇女子,这份从容澹然,怕是多少七尺男儿也望尘莫及。

    姜婉儿顿了顿,扫了眼弟弟,神秘道:“再没什么,予阿姐说了?”

    “没……没了呀!”

    “坤陵地宫的事呢?”姜婉儿云澹风轻问道。

    小侯爷一听,“蹭”地从软塌蹦起来,支支吾吾道:“老魏……都和你说了?”

    姜婉儿缓缓起身,来至他面前,从头到脚打量着自己的亲弟。

    随后,纤纤玉手捏着他虬结的肌肉,嘴角微扬。

    “说实话,你怎会有这番奇遇?”

    看来魏老鬼不仅把被掳劫的事儿,传进宫里。

    连自己身负气海,也没瞒着二姐。

    姜叔夜羊装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将之前备好的台词念了一遍。

    “还记得小时候,阿耶四处弄来修补根骨的灵药吗?”

    姜婉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想起来当年的确有这么回事。

    随即,她放声大笑,笑的肆意狂狷,酣畅不已……

    似乎这么多年的隐忍和委屈,都被刚才三郎那句话所消弭褪散。

    她高兴的,还不止是姜家唯一传承重塑筋骨,还有坊间关于他的传闻。

    后宫这位昭仪娘娘,可不是其他嫔妃,高墙深院里,双耳不闻天下事。

    姜叔夜在上阳县为民请命的事儿,高涂早就告诉了自己。

    这小子,刚才的戏码,演的不错啊!

    从小到大,姜婉儿从不认为三郎是块朽木顽石。

    反而,那股子机灵劲儿,远胜自己和大郎。

    之所以一事无成混到今日这般境地,多少和自己的教育方式有关。

    把他逼太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