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座彼岸阁 > 正文 第五十章 玉蛊
    坤陵地宫内,弥漫着浓烈的杀机。

    红衣飘飘的宁芙蓉,桃面泛白,激动地道出这些年的怨气和真相后,吐出一口浊气,死死盯着面露愠怒的神符师。

    蟾贞子不愧是胸藏沟壑的阴人。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养了十年的徒弟,如今一朝反目,恶语相向,他的确始料未及。

    心下不禁一凛,没想到自己看着长大的徒弟,藏得这么深……

    记得当年,宁芙蓉不过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虽然灵海神识奇佳,可二十不到便突破七品清风,完全是自己悉心栽培。

    除了教授她御火神通,每月一颗助涨修为的“赤灵丹”,硬是喂出了一个玄火符师。

    连大弟子韩破延都没这待遇!

    待得女徒弟青春豆蔻的年纪,还真对得起她名字中“芙蓉”二字。

    盈盈荷上露,灼灼如明珠。

    表面一副道骨仙风的师傅,每逢眼神扫过不可方物的红影时,那颗道心都被搅得七上八下,不得安生。

    可一想到荒木鼎,不仅需要阴年阴月阴时的处子之血,而且必须是修为不凡的道宗符师才能解开封印。

    蟾贞子心里的邪念,便被长生的欲望所湮灭和取代。

    并且极力守护着宁芙蓉的清白之身……

    有好几次,因为韩破延这个色痞子,险些坏了大事。

    后来听说他死在那个什么“东方不败”的手里,不仅没有丝毫难过,反而心存谢意。

    如今“长生”在望,却被眼前的小妮子识破。

    终究还是自己大意了!

    不过无所谓,本来也没指望她心甘情愿献祭自己的处子之血,索性挑明一切。

    白发道人压抑住心中怒火,袍袖上扬,将手中的荒木鼎遮住,云澹风轻问道:“你何时看穿这一切的?”

    “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别忘了,你蟾贞子并非一手遮天的人物!”宁芙蓉毫无惧意,坦然回道。

    “哦?你倒是说说,这背后指点你的高人,究竟是哪位?”

    “主公一早便说你有狼顾之相,私心极重,神都的任务一结束,定会瞒着他,利用我去寻长生秘法,继而远遁天涯!”

    白发道人听到“主公”两个字,眸中登时闪过一道寒光,连后背也湿了一大片。

    “你胡说,贫道为主公出生入死,鞠躬尽瘁,断然不会为了你个丫头片子,而舍弃一个五品神符师!”

    蟾贞子越说越激动,袍袖鼓鼓间,充盈着强大的灵海神识。

    听到这里,小侯爷大概明白了其中缘由。

    真正运筹帷幄的人,是他们背后的什么“主公”!

    这盘棋,下的好大啊……

    从皇亲国戚的端木一族到莲花圣地珈蓝寺的半步圣佛,包括有本事缠住魏老鬼的神秘杀手……

    哪位不是实力强横之辈,竟然俱都心甘情愿为此人效忠,沦为鹰犬。

    “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姜叔夜想了一阵,收敛心绪,专心应付眼前的局面。

    既然宁芙蓉敢当面撕破脸,应该是留了一手。

    不然人家一个五品神符师,对付这二位,和踩死两只蚂蚁差不多。

    这时,颤巍巍站起身的大和尚晁膺,满头疙瘩。

    一瘸一拐地来到红衣女子身边,也顾不上那张绝美的脸蛋儿,瞪着虎目问道:“你真有主公密令?”

    “滚远点儿,臭和尚!”

    宁芙蓉言罢,嫌弃地白了眼臭烘烘的大猪蹄子,朝着姜叔夜身边挪了挪。

    晁膺也不气恼,点头哈腰道:“洒家可是对主公衷心耿耿,一切听凭妹子……呃,不,听凭姑娘吩咐。”

    小侯爷一愣,有些不太明白。

    眼下的局面,人家蟾贞子优势占尽,你一个下三品的武夫,不赶紧巴结牛鼻子,怎么还倒戈相向,活腻歪了吧!

    难道……难道宁芙蓉手里,真有什么杀手锏?

    可他岂知晁膺的心思……

    依附于蟾贞子,或许能躲过眼下一劫,但接下来迎接他的,是比下地狱更可拍的结局。

    这时,白发道人一改往日道骨仙风之资,如愤怒的野兽般,咆孝道:“解星河既然猜忌于贫道,那就别怪我蟾贞子翻脸无情,受死吧!”

    太极殿玉阶下,一袭澹蓝道袍的神符师,身形缓缓离地数尺,一股强烈的杀气骤然弥漫半空。

    数道真元电光刹刹而现,萦绕周身,彷若雷神降世……

    好在地宫深入地下千米不止,上无日月星辰,借天穹引雷已经是不可能。

    但蟾贞子依旧仗着浩如江河的神识,硬是自灵脉激发出雷霆之力!

    对付眼前的两个下三品,已然是绰绰有余……

    而此时稳如老狗的姜叔夜,已经被逼上梁山。

    蟾贞子与他的主子,已然决裂,断不会带着姜家小侯爷再回南方越州。

    他要的,是能保守秘密的死人!

    大和尚这会儿被白发道人吓得浑身哆嗦,别说铜皮铁骨,就是和神符师同境界的五品武夫,也扛不住骇人的雷霆玄力。

    武夫对战道宗,唯一的机会,便是迈入四品金刚不灭。

    也就是说,只有半步大宗师能抗住玄雷神通。

    姜叔夜眼神掠过晁膺这个怂包,盯着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该的宁芙蓉,不禁有些诧异。

    只见她抬着尖翘的下巴,朱唇微阖间,不知念叨着什么?

    大姐,都这个时候了,佛祖也救不了你,念经有个屁用……

    还是我来吧!

    姜叔夜一闪身,双臂张开,挡在红衣女面前,准备接下牛鼻子的雷霆玄力。

    只要轰不死,一切都好说!

    倏然间,悬于半空的蟾贞子像是魔怔了一般,开始撕扯着满头白发……

    继而整个五官开始扭曲变形,周身弥漫的真元电光,也瞬时消弭无踪。

    俄顷,只听“通”一声,蟾贞子的身躯勐地从半空摔落,瘫软在地。

    并且不停地浑身抓挠,像是有千万只蛇蚁在啃噬自己……

    姜叔夜心头一颤,忽然想起珈蓝寺智犍连上师圆寂的那晚,也是这般不停疯狂抓挠,痛苦不堪。

    连半步圣佛尚且如此,遑论一个五品神符师。

    难道……是玉蛊?

    正当小侯爷想明白些什么时,只听见身后的宁芙蓉突然开口。

    “臭和尚,去把荒木鼎抢过来!”

    晁膺之前被吓的不轻,不过他料定美人儿定然留有后招,否则怎敢胆气十足的和一个神符师对抗。

    再瞧着十几步外满地打滚的蟾贞子,顿时松了一口气。

    这些日子,可没少受牛鼻子的气,今儿个,一并报了羞辱之仇。

    大和尚一拍脑瓜子,闪身来至白发道人面前,伸手就要抢夺后者怀间的“荒木鼎”……

    却没曾想,集聚了最后一丝神识的蟾贞子,突然伸出右掌,一道雷霆玄力自掌中喷薄而出。

    “轰……”一声,大和尚被震飞数十丈,闷哼一声,倒地不起。

    宁芙蓉见状,一把推开小侯爷,手心一团玄火朝着垂死挣扎的牛鼻子掷去。

    烈焰瞬间燃遍其周身,数息之间,堂堂五品神符师被付之一炬,渐渐成了一堆焦骨……

    “漂亮!”

    姜叔夜抑制不住的激动,拍掌叫好。

    同时疾步跑过去,俯身摄走了焦炭头骨上那缕澹黄色气运!

    再不薅羊毛,烧成一堆灰可就麻烦了……

    暴殄天物是要下地狱的哦!

    宁芙蓉以为他是帮忙去捡荒木鼎,噗呲一乐:“你急什么,它又飞不走!”

    方才姜小郎君以一介凡人之躯,挡在自己身前时,她的一颗心便化了……

    得遇一良人,长歌暖浮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