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座彼岸阁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烫手山芋
    北郊周山余脉自西向东,延绵无尽,气象伟岸。

    山腰青翠黛绿间,四道人影儿你追我赶,飞花绕树。

    姜叔夜被人拎着腰带,不时回头望着越来越近的黑影儿……

    老魏身后,灰袍僧人居然也追了过来,双指结印后激射而出的梵文金光,如飞蝗箭失,呼啸山野!

    “你叫他魏老鬼?修为不错嘛!”

    左小棠回头看了眼风驰电掣的强者,惊讶中带着几分钦佩。

    突然,他身形急坠,拎着姜小侯爷勐地朝下俯冲,钻入一片茂密的杉木林。

    十几抱的巨杉,顶冠遮天蔽日,密不透光。

    后边凌空飞渡的魏老鬼,回身应付灰衣僧人的佛门金光法印时,稍未留神,便失去了二人踪影。

    高手过招,闻风已感修为。

    伏藏师知道自己不是黑衣老者的对手,始终与后者保持一定距离。

    仗着不俗的莲花业力,不断以神通阻挠他救人。

    老魏再是有通天的本事,被扯着后腿,也是万般无奈。

    眼瞅着潜入密林的两道影子,顿失踪迹,不由得暴怒如雷。

    可又不敢毁了遮挡视野的杉木林,万一伤着三郎,可就坏了!

    瞥了眼百丈外还在纠缠自己的恶僧,一咬牙,极招上手。

    三招之内先解决了贼和尚,再追也来得及!

    魏老鬼想罢后一声沉喝,掌风呼啸间,渊似怒海,瀚如苍涛,恍如杀神般冲向灰衣僧人……

    而此刻密林之中,小侯爷被左小棠架着胳膊,一路狂奔。

    不远处的半空中,传来阵阵轰鸣,如晴天霹雳,震耳欲聋,不时惊起林间飞鸟扑棱棱弃枝四散。

    姜叔夜心里一沉,狠狠瞪了眼面无表情的左小棠。

    这家伙如此年轻,修为竟能和老魏一较高下。

    东陆九州,还真是什么稀罕事儿都有。

    过上几年,非得挤进仙武评前十强者!

    呸,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些?

    小侯爷暗骂了一句,又试着调动体内气海。

    打不过这个鸟人,凭着阴缕衣拖一阵,应该不难……

    只要魏老鬼腾出手,有你好看的!

    可惜,密林深处突然闪出的三个人影儿,登时让小侯爷打消了所有念头。

    两男一女,如鬼影儿般闪到近前。

    左小棠先是一愣,如释重负道:“你们来得正好!这是屠帅的儿子,你们先看着,别伤他,晚些时候在山神庙等我!”

    也不等三人应声,左小棠一把将小侯爷推了过去,脚尖一点,曾地拔地而起……

    姜叔夜瞅着面前的三个人,心里早就凉了半截。

    蚕眉细眼的白发道人,正是韩破延的师傅,蟾贞子!

    一袭大红衣裙,头戴帷帽白纱遮面的,便是那位泡椒凤爪宁芙蓉。

    还有一个满脸虬髯身躯魁梧的大汉,黑色璞头下一对牛铃大眼,看着凶巴巴的样子。

    真特么倒霉,刚离虎穴,又入狼窝!

    五品神符师,再加上个火部符师,以及那个头顶冒黄气的高手……

    想逃出生天,几乎不可能!

    “他就是姜家三郎?”

    宁芙蓉柳眉一竖,上下打量着闻名神都的第一纨绔,屠帅之子。

    随即哀叹一声:“空有一副好皮相,原来是个废物!”

    废你妹啊!要不咱大战三百回合……姜叔夜嘴一歪,赶忙低下脑袋。

    心里再一想,怕个锤子。

    她遇见的是东方前辈,又不是自己。

    此刻,蟾贞子抬头凝视着半空簌簌而落的宽大树叶,不禁面露忧色。

    林子外面不时传来呼天啸地的声音,听着都让人心颤!

    “快走,性左的,撑不了多久!”

    白发道人说罢,朝着宁芙蓉和那个汉子使了个眼色。

    二人心领神会,一左一右,架起姜家三郎后,疾步如飞……

    姜叔夜也不反抗,任凭双脚离地,穿梭在幽暗的林间。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在一处山谷中停下。

    到了这里,小侯爷算是彻底迷路了!

    不过瞧着四野峭壁,以及远处缥缈可见的群峰,应该是大周山附近。

    一路上,他苦思冥想着脱困之策。

    两个下三品的,自己未必打得过,脚底抹油倒是不难。

    唯一碍事的,就是眼前的五品神符师。

    雷霆之力,非同一般,可不是宁芙蓉的小火苗。

    十几天前紫薇山上雷光万丈,隔着上百里都能看到。

    恐怖骇然的那一幕,至今历历在目!

    自己的阴缕衣,能抗得住吗?

    这时,一脸凶相的汉子气鼓鼓冲着蟾贞子言道:“劫人是他们三千杀的事儿,拖着这么一个烫手山芋,今晚还怎么……”

    话没说完,白发道人袍袖一挥,怒喝一声:“住口!”

    随后看了眼红衣飘飘的女徒弟,吩咐道:“去封住他双耳……”

    姜叔夜朝后踉跄几步,假意慌张的样子大骂道:“别过来,别过来啊!”

    喊完还不算,又抬起双手紧紧捂着自己的耳朵……

    宁芙蓉一声嗤笑,瞧着惊慌失措的姜家三郎,戏虐道:“枉为屠帅之子,竟这般怯懦胆小,别怕,本姑娘不会戳破你那对金贵的窗笼!”

    随即从鼓囊囊的怀间掏出一张符纸,掐指念诀。

    俄顷,符篆化作一缕青烟,疾速钻入小侯爷双耳。

    宁芙蓉拍拍双手,近前冲着他耳畔大喊一声,瞅着没有任何反应,满意地点了点头。

    死八婆,你给老子等着……

    姜叔夜表面上一副失聪的样子,心里却盘算着,什么时候再赏她一巴掌!

    这时,白发道人看了眼东张西望的小侯爷,旋身冲着虬髯汉子大骂道:“晁膺,你脑袋长在屁股上了?”

    “老大,那小子能不能活着离开神都,都是未知之数,怕啥?”

    晁膺说说完,一把扯下璞头,大手摩挲着光秃秃的脑袋,一脸的不忿。

    蟾贞子叹了口气,悠悠道:“天工造物不测,竟生出你这等蠢材,今晚夜探皇陵之事,你不知道是背着主公的吗?”

    不远处的姜叔夜一听,突然想起周山之巅,智犍连交给他的那张羊皮卷,正是东夏皇陵的舆图。

    没想到这伙人来神都的目的之一,是盗墓!

    而且竟还瞒着他们的主子,蟾贞子胆儿够肥的啊……

    估计是里面有什么旷世奇宝,不然,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的东夏皇陵,岂会让他们冒这么大的风险。

    那个叫晁膺的凶和尚,被道人羞辱责骂了一番后,一屁股坐在岩石上,再不敢吭气。

    宁芙蓉上前劝解道:“师尊,再过一个时辰天色就黑了,若是那个姓左的,没来山神庙接人,该当如何?”

    “哎!左小棠不来,咱们只能带着姓姜的回越州了……毕竟,他是主公要的人。”

    “可是……”

    “不用可是了,赶紧走吧!万一被安阳侯府的高手追上来,为师也对付不了。”

    “您老可是五品神符师,还会怕他们?”

    “徒儿,那左小棠还是个四品金刚不灭的武夫哩,不照样被人家追着打!”

    听到这里,姜叔夜不禁一哆嗦。

    四品武夫,那不是和青冥圣武院的荆墨阳荆院长一样吗?

    可他看起来只有二十五六的样子,吃了仙丹啦?

    老魏啊,你可得争气点儿,将这孙子揍趴下,赶紧来救你家三郎……

    正值有些绝望的小侯爷唉声叹气之时,又被上前的宁芙蓉和晁膺,一人一只胳膊架了起来,朝着大周山的方向急掠。

    “芙蓉妹子,如今你师兄不在了,往后要是寂寞,洒家陪着你!”

    晁膺撇过头,好不掩饰贪婪色相,一只手抓着小侯爷的左臂,另一只手摸着锃光瓦亮的脑袋。

    宁芙蓉隔着面纱,轻柔回道:“大师,出家人四大皆空,您可好,酒色财气样样不少!”

    “晁某修心不修身,一辈子只求个‘快活’二字。”

    “那今晚,你我二人一道赏月如何?”

    “妹子爽快之人,一言为定!”

    俩人当着羊装耳聋的小侯爷,挤眉弄眼,言语轻佻,听得姜叔夜一阵恶心。

    若是韩破延还活着,非得绿到发慌!

    这个泡椒凤爪如此作践自己,虚与委蛇,估摸又在打什么主意。

    论实力,她可不惧色眯眯的和尚,为何要故意勾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