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座彼岸阁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名联巧对
    银光流泻,意蕴宁融。

    轻柔如水般的月色,与辉煌夺目的明义坊夜景交织,勾勒出九州最美的人间妙境。

    姜叔夜置身喧嚣热闹的坊道,心中阴霾一扫而空。

    对于韩破延的死,他倒没有放在心上,不过是少了个恐怖分子而已。

    彼岸阁的宝贝,说起来还得感谢那位泡椒凤爪,宁芙蓉。

    道宗的神通奥妙无穷,芥子袋里的“冥章幽篆”,看似高大上的样子。

    回去可得好好研究一番。

    倘若真的不需要灵海神识,而能够操控五行术,哪怕只是御水神通……

    自己岂不是双修之才!

    四大修炼体系中,除了儒家的六千里浩然真气,就属道宗符师的杀伤力最大。

    氪金的武夫,再配合大法师的神通,简直是逆天一般的存在。

    想想都觉着爽!

    魏老鬼斜睨了眼三郎,发现这小子一个劲儿的偷着乐。

    八婆道:“给俺说说,除了赢钱,又碰上啥好事了?”

    捡到宝了呗……姜叔夜收敛笑容,反问道:“听说过一个叫蟾贞子的道人吗?”

    老魏摇摇头:“俺对三品以下的,没兴趣!”

    小侯爷双手拢进袍袖,在里面竖起中指。

    不大一会儿功夫,主仆二人来至红袖招门口。

    时至戌时,也就是晚八点的样子,正是各家教坊青楼生意最热闹的时辰。

    紧挨着红袖招的两处红楼,门庭若市,喧嚣熙攘。

    唯独他二人眼前,人迹寥寥。

    倒是有些熟客,无须题诗考验,径直迈入五层巍楼。

    不用问,这都是之前已经过关的,个个锦袍玉带,仪表不俗。

    糟老头子也有,一步三喘,脸上洋溢着性福的表情……

    红袖招不愧是九州第一教坊,连门口迎宾的都是满身绫罗绸缎,镶金饰玉。

    姜叔夜瞅着客人的脑瓜顶,眸中闪过光亮,一副垂涎欲滴的贪婪样子!

    红色气运居多,估摸是文曲星运或是桃花运什么的,

    也有个别脑际氤氲着澹澹黄气……

    能入红袖招之人,不论身份还是气运,应该都是神都顶流。

    还真是来对地方了!

    诶?这楼不会是豆腐渣工程吧……

    魏老鬼在身后东张西望,他心里,根本就没打算能喝上里面的“幽昙醉”。

    不过就是想看看,三郎是咋丢人的!

    之前题写楹联的几个国子监学子,早就没了影子。

    此刻围在题牌跟前的,又换了一拨人。

    瞧着穿衣打扮,也都是富贵人家的膏粱子弟。

    盯着题牌看了几眼后,其中一人叹声道:“为何不咏应景的初夏或是牡丹?”

    “是啊,我等几人准备了这些日,全白费了!”

    “区区一座教坊司而已,走,拿钱砸开这红袖招的大门……”

    “对呀!我阿耶是礼部侍郎,这点面子都不给,还想不想在神都做生意了?”

    几个膏粱纨绔七嘴八舌,撸胳膊挽袖子,作势要往里冲……

    刚到门口,里面盈盈玉步出来一位女子。

    发髻高挽,金步摇珠玉流光,簪头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镶嵌玛瑙珍珠,熠熠生辉。

    光是这价值连城的头饰,已显得女子身价不菲。

    额间石榴花钿,绚丽鲜艳,越发衬得如花桃面美艳动人。

    宽大的澹粉色长裙娓曳坠地,身段婀娜娉婷,肌肤胜雪。

    “文姬姑娘!”

    门口两个锦衣门侍见了,赶忙躬身施礼。

    咋咋呼呼的几个小郎君,抬眼瞧着“红袖十二钗”的文姬姑娘,登时愣在当场。

    喉结耸动,吞着口水。

    “红袖招的规矩,几位都清楚吧!”

    笑靥如花的文姬姑娘,先是盈盈一拜,话语间却透着一股冷厉。

    想要硬闯的这几位小郎君,毕竟出身名门。

    况且面对眼前的如玉美人,心都快化了,哪儿还有那股子狠劲儿。

    最后纷纷颔首回礼,识趣儿地转身离开。

    再不走,红袖招可真的敢放狗……

    文姬姑娘刚要转身离开,不经意间,眼神瞥过词牌前的年轻人。

    成日招摇过市的屠帅之子,名震神都的第一纨绔……

    她自然认得!

    而且每次小侯爷流连在红袖招门口时,文姬姑娘都会亲自上前打招呼。

    以示对安阳侯府的尊敬。

    文姬姑娘回转身,提起裙摆,脸上挂着笑意,径直朝着小侯爷而去。

    “几日不见,郎君越发精神了!”

    幽兰含香的朱唇翕合间,配上悦耳的银铃笑声……

    每一个字,都让男人心猿意马,神魂颠倒。

    红袖十二钗果真名副其实!

    姜叔夜只是微微一怔,即刻收敛心思,冲着文姬姑娘点点头,继续盯着词牌。

    上辈子在片场阅美无数,早已见怪不怪。

    眼前这位的姿色,女二女三,还是当得起!

    此时的文姬姑娘,倒是颇有些意外。

    每次见到小侯爷,那对儿滴熘乱转的眸子,至少得在自己身上瞄上一炷香,才肯罢休。

    今儿个是怎么了?

    文姬姑娘依旧笑容满面,指着词牌言道:“郎君有兴趣?”

    姜叔夜点点头,摸着下巴,一副沉思状。

    文姬姑娘嘴角一勾,也不做声。

    心里暗笑这位爷不自量力,凭白浪费这上好的“易县墨”……

    不过瞧他认真的样子,索性让神都第一纨绔,丢人现眼。

    此时,红袖招门口又围过来不少人。

    有看题的,也有凑热闹的!

    其中不乏有人认识姜家三郎,当然,也没谁敢当众耻笑这位爷的……

    虽说没有天策府的精骑出现,可保不准人堆里就藏着高手。

    一句话说错,少不了一顿鞭子。

    姜叔夜沉吟了半晌,脑海里浮现出明太祖在秦淮河畔,为胭脂地提的那首对联。

    于是来至题牌旁边的条桉,执笔蘸墨,洋洋洒洒写下一副楹联。

    “此地有佳山佳水,佳风佳月,更兼有佳人佳事,添千秋佳话;”

    “世间多痴男痴女,痴心痴梦,况复多痴情痴意,是几辈痴人。”

    红袖招地处洛水河畔,景致怡人,秀美无双。

    与十里秦淮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首楹联本意是告戒人们,欣赏大好山水时,莫要沉醉于酒色,做痴人痴梦……

    也有人说,是太祖皇帝鼓励金陵胭脂地!

    流传千古的名联不仅平仄和谐,字词工稳。

    更夹杂着作为一代帝王朱元章的开阔胸襟,不凡气象。

    堪称境界高迈,气势浩荡!

    前主胸无点墨,但这一手漂亮的簪花小楷,为此联增色不少。

    没办法,打小挨罚后,一抄书就是整月。

    这手字儿,想难看都不行!

    只不过鲜有人知而已。

    旁边的文姬姑娘侧目一瞧,登时满面愕然。

    先是被纸笺的簪花小楷所震惊,脱口而出一句话。

    “婉然若树,穆若清风,好字!”

    簪花小楷是东夏盛极一时的书法字体,几乎人人效彷临摹。

    可有此造诣之人,非得十几载之功不能大成。

    朱唇翕合间,美人默诵着气象浩荡的楹联,远山黛眉下的秋水眸子,闪着异样光泽。

    “痴心痴意,痴情痴梦……几辈痴人!”

    文姬姑娘一双素手捧着纸笺,反复吟诵,竟有些失魂一般,暗然怅失。

    完全忘了盯着她的姜小侯爷!

    “文姬姑娘?姑娘……”姜叔夜连着喊了几声,见她没法应,又使劲儿咳嗽了一声。

    不知从哪儿凑过来的魏老鬼,撇撇嘴问道:“不错嘛!给俺说说,从哪儿抄的?”

    小侯爷白了他一眼,双手拢进袍袖。

    回过神儿的文姬姑娘,嫣然一拜,尴尬道:“玥儿失礼,还望郎君莫要见笑!”

    说罢,她将纸笺塞入袖中,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玥儿?”

    小侯爷一愣,这是她的闺名吧!

    “男女非有行媒,不相知名……”古代女子恪守礼训,未出阁之前,皆唤姓氏。

    神都上下只知道“红袖十二衩”的女状元文姬,可没人知道她姓什么,更别提闺名了!

    姜叔夜嘴角一勾,闲庭信步迈入红袖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