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座彼岸阁 > 正文 第十五章 九品搬山
    姜叔夜匆匆吃了几口,便赶去天策府。

    荀长史向来好说话,得知小侯爷想借阅关于武夫修炼的典籍,只是微微一笑,便命人带他去了武库。

    屠帅姜候征战天下几十年,所获功法秘籍无数。

    罕世稀有的,上缴内廷。

    剩下的,则留在天策府武库,以供军中有修为的武将参阅。

    呈品字型的三大间砖石阔屋,算是天策府的守备要地。

    武库之中不仅有各类功法秘籍,还有不少珍贵的武器和甲胃。

    说起来,也是屠帅的一点儿小爱好。

    可那些毕竟是公器,不好收集在安阳侯府。

    当值的文吏领着小侯爷进入武库后,退到门口,心里犯起了滴咕。

    “抽风了……一个纨绔子,看得懂吗?”

    书架上琳琅满目的功法典籍,以武道修行为主。

    门槛低吗!

    什么《降龙掌》、《神风腿》、《金刚神拳》、《混元诀》、《逆星刀》……杂七杂八的各类功法,看的小侯爷眼花缭乱。

    随手取下一本《苍龙气劲》翻了两页后,姜叔夜眉头一皱。

    文字晦涩难懂,奥理玄妙,还得是七品武者才能修炼,最后果断弃书。

    也不知道这异世界的九州,有没有葵花宝典或乾坤大挪移之类的秘籍?

    姜叔夜翻了一阵后,耷拉着脑袋,一脸失望。

    哎!先不说吞下“九阳魂丹”后效果如何,光是这九品搬山是怎么回事儿,自己都还没搞懂。

    不管了,反正有阴缕衣护体,找些简单的功法,先试试。

    “点兵点豆,点到谁就是谁……”

    已经没什么耐心的小侯爷紧闭双眼,顺着一人多高的书架移动脚步。

    话音刚落,取下一本册子。

    希冀着有惊喜彩蛋出现的姜叔夜,半睁着眼,瞄了瞄手上秘籍的书名,嘴角一撇。

    《凌虚遁》?

    既没失望,也没啥惊喜。

    瞧着书名,应该是一本身法秘籍,跑路专用!

    “脚踏方圆凭虚影,飞花绕树火腾空,身随意转迷踪现,幻法神遁妙自成……”

    姜叔夜翻了几页,倒是部颇为有趣的功法秘籍。

    大部分倒也能看懂,想打野,得有闪现啊!

    听闻这世上有飞天瞬移的无上神通。

    可那些,都是宗师级以上的修为。

    自己一个连青铜都算不上的,且练着吧!

    不过有了这部功法,至少被秒杀的概率会大大降低,

    而且满世界找气运,也会省下不少脚程。

    小侯爷拿着《凌虚遁》,又找了一本关于武夫“气海雪山”的入门书籍。

    离开了武库后,他在登记册上写下自己的大名。

    文吏看了眼无人问津的功法,心中暗笑……选了半天,挑了梁上君子的能耐!

    “三脉都开不了的废物,看了也是白搭!”

    回到自己的小院儿,姜叔夜插好房门,盘坐在榻上,拿出芥子袋里的“九阳魂丹”。

    是药三分毒,该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吧?

    小侯爷脖子一仰,喉头耸动,吞下了魂丹。

    激动地心,颤抖的手,无法控制的身子骨。

    按理说,服下辅助修炼的丹药,需导引术之类的调息功法配合,才能与自身血脉相融。

    可惜,他不会。

    毕竟彼岸阁出品的宝贝,皆非凡物。

    而且还是黄气丙类上等的好玩意儿,若还需要导引术之类的辅助,哈……

    结果足足等了一炷香的功夫,身体也没有任何丝毫变化。

    “艹,假药?”

    姜叔夜刚想吐槽几句,府内丹田突然涌起一股滚烫的热力。

    莫可名状的炙热,不受控制地游走于四肢百骸,奇经八脉……

    一瞬间,灼灼热力浸润着全身每一处毛孔和发丝。

    此时的感觉,彷佛置身温泉暖洋般,说不出的舒服和畅快!

    “地脉”初显,“气海雪山”自府内开始凝聚,每一次呼吸,都是一种享受。

    浑然不知血脉根骨已经被重塑的小侯爷,沉浸其中,乐此不疲。

    而且感官,似乎也明显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不论是窗外夏虫挥动双翅时,所发出的震动频率,还是眼前飞行迟缓的蚊蝇……

    所有的一切,予他而言,似乎都成了显微镜之下的世界。

    姜叔夜迫不及待的翻身下床,扫视了一圈房间后,将目光落在青石地面。

    气海激荡,挥拳砸向地面。

    “轰……”

    一声巨响,石屑飞溅,半只手臂没入地下。

    随之而来的,便是屋梁巨颤后簌簌而下的灰土,飘洒满屋。

    姜叔夜嘴角漾着满意的笑容,用心感受着体内力量的变化。

    随即,翻开了那本武夫修炼气海雪山的入门书籍。

    “九品搬山,一境十八重,一重十钧力……”

    小侯爷一字一句认真诵读,记忆力似乎也变得异乎寻常。

    在他看来,“搬山”一说,应该是对武夫们力量一种夸张形容而已。

    书中记载,修到搬山十八重巅峰状态,举鼎神力不过小儿之技。

    只要开了三脉中的“地脉”,气海雪山自现,雪山凝气,气海灌力!

    方法可通过药浴、丹丸、练气等方式,筑体固基。

    此后气海无数遍洗刷筋骨血脉,是为千钧若羽的中三境神通打牢根基。

    武夫天资聪颖者,一年一重,十八载可竟全功。

    姜叔夜合上书,谓然一叹!

    怪不然高品武夫世间稀有,这要是混到上三品,起码得一百多年。

    端木三爷年不过五十,八品破军,听说自十几岁开始修炼,应该是属于天资不错的一类。

    那……那魏老鬼,岂不是天才中的天才?

    “一重十钧力!十八重……”

    小侯爷掰着指头一算,嚯……五千多斤的力量!

    老话讲“千斤断树,万斤爆墙,十万斤砸楼!”

    这要是修到上三品……小侯爷脑海中瞬间闪过一拳轰塌小周山的情景。

    果然是“武夫怪力,撼天动地”。

    刚才那一拳只是小试牛刀,目前究竟力量能到什么程度,得再试试。

    他扫了一圈房间,按捺住了激动的心……

    瞧着桌上那本《凌虚遁》,小侯爷兴致勃勃地捧了起来。

    这一看,就到了深夜!

    …………

    明义坊,浮香楼。

    一间雅致的房间里,白发道人负手而立,青衣长衫下身姿挺拔。

    颇有道骨仙风之感!

    透过月窗,银辉洒在河面,泛起斑斓粼光。

    道人蚕眉下双眼微眯,视线掠过洛水河,望向西北方向的周山。

    “贼和尚,迈入三品又如何?自寻死路……”

    斜靠软塌的一个大胡子拎着酒囊,扫了眼自言自语的道人,接茬道:“主公的玉蛊虫,神仙也救不了,智犍连还不信,活该!”

    “船上的货……都安排妥当了吗?”道人忽然问道。

    “放心,端木家的船,没人查,已经送到地方了!”

    胡茬硬的像钢针似的汉子直起腰,勐地往嘴里灌了几口酒,叹声道:“真他娘晦气,半路遇着一个醉酒伯爵,幸亏淹死了。”

    “无妨,算是给主公祭旗。”

    汉子接着问道:“姓姜那小子……您打算何时动手?”

    白发道人摇摇头:“这事儿,今后不用咱们管!”

    “啥?”

    大胡子一把扯下璞头,露出锃光瓦亮的光头,六颗戒疤清晰可见。

    随后将空酒囊系在腰间,瞥了眼白发飘然的五品神符师,愤愤道:“这些日让老子呆在浮香楼,啥意思,当诱饵吗?”

    “放肆,主公的谕令,休得置喙!”

    大和尚一缩脖子,赶忙调转话头。

    “浮香楼的骚娘们,个个嫩得能掐出水来,早知如此,就该尽兴,害得爷爷我一个人喝闷酒……”

    白发道人冷哼一声,不屑道:“休要再聒噪,乱我道心!”

    说罢,他嘴角一扬,深吸一口气。

    残留在房间内的胭脂味儿,仍旧沁人心脾。

    “听着,现如今咱们少了一人,监视皇城暂缓,你去端木府走一趟。”

    “那……您师徒三位?”

    一脸凶相的和尚言罢,舔舔肥唇,满脑子都是神符师坐下的女弟子。

    娇媚的脸蛋,还有那勾人的身段儿……

    想想就觉着心旌摇曳,浑身发烫。

    白发道人慢慢转过身,冷眼扫过秃和尚:“还不滚?”

    “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