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座彼岸阁 > 正文 第十四章 修行界
    翌日清早,侯府车队整装待发,准备离开小周山。

    姜叔夜临行之际,朝着珈蓝寺的方向俯身一拜。

    “瞎拜什么,你认识人家嘛!”魏老鬼经过时,瞟了他一眼。

    先不论智犍连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至少取了人家气运这一点,该受自己一拜。

    至于一佛一道究竟在谋划些什么,轮不到自己一个纨绔瞎管。

    庙堂有天策府和谛听坊、再加上南衙禁军和宫里的大宗师太监……

    更何况,还有青冥学宫以及大小修行宗门。

    这些实力强横的高手,可不是摆设。

    想在神都搞事,疯了吧?

    小侯爷“哼”了一声,也不搭理魏老鬼,搀扶着聂姨娘登上马车。

    被隔壁的锣声和吵嚷折腾了一夜,所有人都是哈欠连天,精神萎靡。

    眼袋发青的聂氏揉着太阳穴,靠在车窗闭目养神。

    小侯爷瞅着假寐的瘦老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说吧!昨夜跑哪儿去了?”老魏闭着眼睛突然问道。

    龙泉寺为侯府众人准备的僧房,有身份的一人一间,魏老鬼和其他下人挤在后院。

    和自己的房间隔着一座大殿。

    这都能闻到味儿?

    姜叔夜双手拢进衣袖,嘿嘿一笑:“鼻子挺灵啊!”

    “珈蓝寺闹出那么大动静,不会和你有关吧?”魏老鬼半睁着眼,随口问道。

    “智犍连上师圆寂,隔着墙祭拜了一番,算是为阿耶积福消灾!阿弥陀佛……”

    小侯爷说完,叹了一口气,脸上挂着澹澹伤感。

    三郎对祭奠亡者的执拗,让老魏一直疑惑不解。

    那些说辞,鬼才信!

    不过这些与他无关,只要姜家的种儿没有生命危险,其他的,爱咋咋地……

    姜叔夜顿了顿,开口问起了关于修行的事。

    老魏还是那句话:“三脉都开不了,修个屁!”

    昨晚,他并没有急于吞下那颗“九阳魂丹”。

    穿越以来的这些日子,除了了解东陆历史和当今天下局势,顺带也翻了翻关于修行的书籍。

    儒、佛、道、武四大修炼体系,构成了强者云集的东陆九州。

    儒家养“浩然真气”,道宗修“灵海神识”,佛门持“莲花业力”,武夫一脉炼“气海雪山”。

    九品最低,一品最高,各家叫法亦不相同。

    比如儒家九品称作“仁心”,武夫体系叫“搬山境”…….

    修炼之法虽说各有差异,但追本朔源,都是依靠灵气充裕的九州天地,以及各处洞天福地。

    听说青冥学宫所在的紫薇山,便是九州十二洞天之一!

    至于这灵气从何而来,却没找到任何记载。

    大道如青天,入门且一笑。

    即便有了灵气充裕的环境,可也不是每个人都能修行。

    天资根骨这些先天条件,以及帮助修炼的天材地宝,阻隔了大部分人。

    而魏老鬼口中的“三脉”,是指天、地、灵三处人体先天经脉。

    儒家开天脉,养浩然真气;武夫开地脉,淬体锻骨,练气海雪山……

    至于佛道两家,都是以灵脉为主。

    可究竟哪一家最强,则是众说纷纭。

    不过从东陆仙武评的排名看,似乎儒家略胜一筹。

    前三甲中,两榜都是修浩然真气!

    姜叔夜犹疑的,是彼岸阁对九阳魂丹的解释。

    “洗髓、伐毛、锻骨、淬体、至阳之气,纯元之力!”

    这分明就是武夫一脉的形容。

    既然决定要修行,那必须选择最强的体系。

    “武夫”,门槛太低。

    道宗和佛门……自己还没成亲呢!

    不过眼前的魏老鬼,瞧着脑袋顶的旺盛黄气,修为虽说比不了智犍连,可也不差。

    那幅鬼样子,好像和人家浩然真气也不搭边儿。

    佛道更不可能……

    “魏大侠,你们武夫一脉修到最高境界,打得过其他三家吗?”

    老魏被他问了一路,不胜其厌。

    可一听到这个话题,眉毛抖了抖,显得有些上火。

    “谁和你说的,我呸!”

    姜叔夜心里一笑,这脾气,也就是粗鄙的武夫了!

    魏老鬼直起腰身,正襟危坐,一副高人的口气说道:“我问你,打架最重要的是什么?”

    “废话,当然是看谁的拳头硬!”

    “胡说八道……”

    小侯爷眨了眨眼,又回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幼,还懂这?”

    老魏嗤笑一声,摇了摇头:“那得是看谁身板硬,抗揍,打不死……”

    这特么是什么谬论?

    小侯爷仔细又琢磨了一会儿,这话,其实也没毛病。

    想打架,得先学会挨揍,只要你打不死,死得可能就是对方……

    魏老鬼举了个例子言道:“你比如道宗的五品神符师,没错,玄雷固然惊天地泣鬼神,可同境界的武夫已经有了护体罡气,一万道玄雷也噼不死,你想想结果?”

    “武夫一力克万敌?”姜叔夜若有所思地吐出一句话。

    “没错,万法归一,只有最简单纯粹的,才最有效!”

    其实老魏的理论,说白了就是以守为攻。

    可最好的防守,不就是进攻吗?

    小侯爷懒得再争辩,好奇问道:“为何仙武评上,没见几个武修?”

    “那鬼玩意儿,你也信?”

    魏老鬼说完,叹了口气:“你记着,这偌大的九州,奇人辈出,仙武评上那些家伙,不过就是沽名钓誉之辈,学宫的米老头,也不例外!”

    “啥?”

    “行了,俺困了,改日聊……去了学宫好生待着,别闯祸!”

    魏老鬼说完,斜靠在车窗,故意打起呼噜声……

    可脑子里却思绪万千,更多的,则是欣慰和高兴。

    三郎这孩子……好像开窍了!

    姜叔夜摸着袍袖里的芥子袋,陷入沉思。

    至于白发道人以及背后的什么“主公”,他暂时也不关心。

    现下摆在自己面前的问题,除了彼岸阁的差事,就是修行!

    自己可是发过誓的,绝对以后不让人碰一根手指头。

    姜叔夜心里一字一句默念着几天前的誓言!

    天策府的武库里,有不少关于修行的书籍,以及武夫一脉的功法……

    刚到手的“九阳魂丹”,看来是天意。

    加之身上这件“阴缕衣”……嗯,做个氪金的武夫,也挺好。

    快到正午时,侯府车队驶进神都。

    四面八方涌入神都的难民,禁止入城,被安置在城南临时搭建的营地。

    朝廷的赈灾物,资据说只能维持十日。

    没办法,连年征战已经让东夏国库见了底。

    如今,被誉为天下粮仓的楚越二州烽火连天,更是让朝廷雪上加霜。

    希望阿耶早日廓清寰宇,凌踏万象,还天下百姓一个太平人间!

    姜叔夜回到侯府,先是跑去后院的狗洞看了一眼,失望地叹了口气。

    “来猴儿,接下来可就指望你了!”

    算算待在神都的日子,只剩七天,入了学宫,消息只能靠来汝臣喽!

    虽说已经上缴了一分气运,可宝贝吗,多多益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