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座彼岸阁 > 正文 第十二章 珈蓝寺
    周山山脉横亘神都西北,山势雄伟庄严,起伏连绵,如有千军万马自九天奔流而下。

    且分为大小周山,众多寺院道观以及一些有名的景致,大多集中在小周山。

    而大周山,则是东夏帝陵所在。

    左右龙虎相护,又有玉带横流期间,是个上佳的风水格局。

    用堪舆大家的说法就是:“四山拱卫,穴法天然,夺天下之正气,为万世之鸿基。”

    第一代安阳侯,便葬在皇陵东南面的陪葬墓群。

    星罗棋布的封土堆,除了太子公主墓等李氏皇族,能享受陪葬帝陵这样殊荣的,不超过八位。

    姜氏先祖便是其中之一。

    五年来,每次来大周山祭扫,前主都是面色如土,连呼吸都变得沉重。

    姜叔衡太过优秀,笼罩在他的光坏下,那种自卑感直到现在,仍旧萦绕心头。

    姜叔夜深吸一口气,恭恭敬敬地朝着修文的衣冠冢,拜了三拜……

    “大哥,姜家那个不争气的小儿子,如今不一样了!”

    这时,数里外的小周山半山腰,传了了一阵悠扬钟声,回荡在众人耳畔。

    姜叔夜愣了一下,这都午后了,敲响晨钟干吗?

    结果,小周山的钟声直到姜家祭奠结束后,仍旧未停。

    空山寂寂,满是梵钟刹音。

    车队启程后到了龙泉寺,这才听清钟声是来自不远处的珈蓝寺。

    车厢里的魏老鬼突然哀叹一声,继而满面悲凉。

    不禁喃喃道:“可惜了,没能和他打上一架!”

    “啥?”

    小侯爷被不断传入耳中的钟声,吵得心神不宁,又听见这么一句,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九州梵钟万音,除了当今圣人驾崩,能够敲这么长时间的,便只有寺内高僧圆寂。

    且还是那种果位非同凡响的佛门巨子。

    难道是他?

    魏老鬼捋着山羊胡,打量着若有所思的小侯爷。

    “能猜到是谁吗?”

    “智犍连!”姜叔夜嘴里一字一句地说道,脸上浮现着崇敬和意外。

    珈蓝寺上师首座,佛门四品般若智的得道高僧,半步圣佛境,九州天下谁不知道。

    可惜,智犍连上师闭门修苦禅,专心佛法,连屠帅姜侯都没见过他。

    怎么就……

    此时的姜叔夜,脑子里不仅是这位上师的突然圆寂。

    更多的,是他秃头上的气运,该是什么颜色。

    表情管理到位的小侯爷,脸上挂着澹澹的忧伤。

    “想个办法,去拜祭一番!”

    魏老鬼摇摇头:“你以为是卢府,任由你进出,那可是珈蓝寺,你老子都不一定进得去!”

    是啊!佛门圣地,可不会买什么朝廷勋贵的账……

    平时接待香客,也只限于固定区域。

    上师的棺椁定是在寺内重地,外人如何去得。

    姜叔夜耷拉着脑袋,思索着怎么能熘进去摸条大鱼。

    这可是四品佛修,又是得道高僧,那气运得旺成什么样?

    “走吧,今晚早些歇息,明儿还得赶路呢!”老魏说罢,跳下了马车。

    小侯爷想起他滴咕那句打架的事儿,嘴角一撇:这个魏老鬼,好大的口气!

    龙泉寺为侯府一行准备了二十几间僧房,主持亲自在庙门口迎接,以示隆重。

    姜叔夜客套了一番,便请主持安排知客僧带着他,参观起了龙泉寺。

    这座佛寺,地处小周山半山腰,水溢岩石,百泉争流,尤以一处清潭泉眼最为有名。

    知客僧指着清潭石隙中,滔滔喷涌的泉眼,自豪道:“小寺得名龙泉,便是由此而来!”

    姜叔夜点点头,漫不经心地四处张望着。

    当他眼神掠过西面高大的白墙时,瞥见了不远处的琉璃金顶。

    “那里是?”

    知客僧“哦”了一声,艳羡说道:“姜施主,那里便是我佛门圣地,珈蓝寺!”

    说罢,僧人双手合十,面带悲戚。

    珈蓝寺的钟声,此刻仍旧未歇,浑厚的余音飘荡在小周山天地,草木皆悲。

    “智犍连上师……什么时候圆寂的?”小侯爷昂首望着珈蓝寺的方向,好奇问道。

    “应该是拂晓时分,今日敲钟诵经,明早便焚身火化,舍利归塔……”

    “明早?”

    小侯爷心里一紧,这下麻烦了,人家佛门丧仪可没什么头七一说。

    “姜某能去祭奠吗?”

    知客僧一愣,回道:“施主说笑了,上师圆寂,珈蓝寺紧闭寺门,是不许任何人踏足的!”

    不死心的小侯爷低下头,脑子飞快转动,思索着如何能赶在火化前,摄取气运。

    这时,他的目光落在脚下潺潺流动的泉水。

    清泉西流,与其它山泉汇聚成溪,溪水顺山势蜿蜒至珈蓝寺附近,又是一汪碧潭。

    而且那里,似乎成了两座寺院的天然分界。

    姜叔夜指着远处的水潭,澹澹问道:“那里的水深吗?”

    “得有四五丈深了,潭水冰凉刺骨,且与珈蓝寺的水脉相连。”

    知客僧言罢,又提醒道:“施主游玩时,记得切莫靠近!”

    小侯爷笑着点点头,将附近地形牢牢记住,心里一阵窃喜。

    入夜后,天策府的兵马驻扎在山脚,谛听坊的暗谍们,也纷纷撤到外围。

    龙泉寺有武僧看护,更何况,旁边还挨着一座佛门圣地。

    侯府一行人的安全,自然无虞。

    姜叔夜草草用了几口斋饭后,便回了僧房。

    直到子夜时,他才偷熘出房间,朝水潭的方向而去。

    顺便将明傀化成自己,端坐在窗前,灯火摇曳,一副秉烛夜读的样子。

    而且,也是时候检验一下“阴缕衣”的效果了。

    “诸般难侵?”

    姜叔夜捏着鼻子,扑通一声跳进寒潭。

    遇水的一瞬间,阴缕衣泛起澹澹明光,周身上下顿时感觉到多了一层气囊,包裹着自己。

    不但可以随意呼吸,沉到潭底后,竟如履平地……

    姜叔夜借着宝衣的光亮,潜行水底,不到小半个时辰,便来至珈蓝寺一处隐秘之地。

    水面之上,寂静无声,只有前殿隐隐传来的诵经声。

    浮出水面的小侯爷,借着月光才看清,这里应该是珈蓝寺靠近崖壁的最深处。

    此刻,僧众大都集中在金刚殿,为上师诵念着往生经咒。

    整个寺院依山而建,西高东低,他所处的位置,正好是珈蓝寺最高的地方。

    寺中建筑在皎白月光下,一目了然。

    除了金刚殿灯火通明之外,只有紧挨崖壁的一座院落,微微闪烁着光亮。

    姜叔夜居高临下,隐约能看见院中晃动的人影儿。

    不用问,那些应该是看护上师法身的值夜僧。

    这下麻烦了,听闻珈蓝寺的武僧,个个修为不俗。

    智犍连上师的遗体,恐怕无人能靠近。

    姜叔夜仔细观察了一阵小院的地形后,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原来,半山腰竟是片湖泊,月光洒在一泓碧水之上,泛起阵阵清辉银屑。

    整座院落是数根粗壮的巨木支撑着排筏,浮水而建。

    高僧的修行之地,果真不同凡响。

    姜叔夜紧贴着崖壁,缓缓靠近湖边后,钻入水中,连狗刨都省了。

    唯一担心的,便是身负佛门神通的那些武僧,会探息闻声。

    不管了,成与不成,后果也不会太严重。

    毕竟自己是屠帅之子,佛门最多惩戒一番,断不会要了自己的命。

    小侯爷屏气凝神,一步步靠近那座竹木搭建的院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