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座彼岸阁 > 正文 第五章 波诡云谲
    崇安坊,端木府。

    端木三爷歇斯底里的发泄了一通,大嗓门吵得国舅爷脑仁儿疼。

    边儿上的下人们,更是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廊柱边儿上的端木麟,脸色丝毫不亚于他老子。

    那一脚太狠,小腹到现在还隐隐作痛。

    “行了,老三,你一个左骁卫大将军,如此咆孝,成何体统?”

    端木仲听罢,心里一阵不爽。

    什么狗屁将军,名义上的三品,执掌的不过是南衙十六卫其中一卫,还特么都是屠帅的旧部。

    国舅爷脸色一变,关切地瞧着眼珠冒火的大侄子。

    “麟儿,还疼不疼啊?”

    他是端木一族唯一的香火,打小连个指头都没让人碰过。

    这份儿气,估计到死都记得。

    端木麟揉着小腹,一脸委屈道:“大伯,这个仇您可一定要替麟儿报啊……姓姜的小子,太欺负人了!”

    对于姜家小侯爷出现在卢府,国舅也是云里雾里。

    他平日除了明义坊的花街柳巷,就是神都东苑的马场……

    今儿是哪根筋抽了,跑去吊唁卢铁嘴?

    难道……

    此时的端木仲嗓子冒火,抄起桌上的茶盏,“顿顿”几口喝了个底朝天。

    抬眼瞧着沉思不语的大哥,叹了一口气,沉声道:“接下来,只能请二姐出面了……赐婚!”

    兄弟俩如今是铁了心要促成这门亲事。

    只要把姜竹九这个窝囊废攥在手里,不可一世的屠帅姜或,还不乖乖就范。

    这时,正厅的百花屏后面传来一女子声音,字字如珠,滴落玉盘。

    “赐婚好啊!待洞房花烛夜之时,便是姓姜的死期!”

    云澹风轻的一句话,把个国舅爷听得直冒冷汗。

    瑾儿可是个说一不二的性子。

    这种事……她真能干得出来。

    随即扭头看向屏风后的不孝女:“休得胡言,你是我端木家的女儿,又是米祭酒的徒弟,岂可任性妄为……”

    “阿耶,您和二叔做下的那些事,我可以不闻不问,倘若再提那个纨绔浪子,休怪女儿翻脸无情!”

    端木仲一拍桌子,怒喝道:“你十岁入青冥学宫,米祭酒便是这么教导你?若朝廷下旨不尊,难不成……要看着这一大家子人头落地吗?”

    “你……”

    屏风后面的端木瑾被说得桃面涨红,一跺脚,愤然离开。

    端木国舅无奈摇摇头:“老三,她什么性子你还不清楚,不急,慢慢劝……对了,那两件事儿办得如何?”

    端木仲大手一挥,屏退了正厅里的下人。

    “放心,卢府的信,麟儿已经拿到,就怕……”

    还没等端木二爷说完,端木麟赶忙上前几步插嘴道:“放心,卢家小娘子不会卖了我的!”

    一说到卢小姐,这小子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子。

    “不争气的玩意儿,滚一边儿去,迟早死在女人手里!”

    端木三爷袍袖一甩,狠狠瞪了眼色迷心窍的儿子。

    接着道:“大哥,卢府的事情不用操心……还有,南边儿送进城的东西已经办妥,借官船走的水路!”

    国舅爷捋着颌下长须,微微点头,脸上却无半点喜色。

    “大哥?”端木仲瞅着他心事重重的样子,好奇问道。

    端木国舅顿了顿,言道:“最近神都突然多了不少高手,看样子,像是冲着安阳侯府来的,咱们家这位女婿,恐怕要自求多福喽!”

    …………

    夕阳斜倾,溟烟四合。

    姜叔夜掀开幕帘,好奇地打量着神都最大的“红灯区”!

    朱楼玉殿鳞次栉比,曲径回廊人影彤彤。

    停靠在洛河岸边的游船画舫,凋栏彩楼,灯火阑珊。

    好一派盛世繁华!

    其中不少人的脑瓜顶,红色气运蹭蹭直冒,只是明暗程度不同而已。

    瞧着穿着打扮,大都非富则贵,江湖草莽和宗门子弟亦不在少数。

    当然,头顶氤氲着黑漆麻乌一团的也有。

    这种特殊的气运,可不光是衰人。

    一些穷凶极恶的“十世恶人”,也算。

    垂“气”欲滴的小侯爷像是进了大观园,抻着脖子,满脸的贪婪。

    可惜坊道来往的各色人群,没一个头上像魏老鬼般。

    高手吗!自然不可能满大街都是。

    姜叔夜逐渐明白,今儿收割了两拨气运,那是纯纯的侥幸。

    而且也不能把希望全部放在明义坊。

    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途径。

    神都城隐于大街小巷和腌臜之地的“不良人”!

    他们不仅替官府盯梢打探,有时也帮着缉拿盗匪……

    “包打听”的本事,那绝对一流。

    可惜,得花钱!

    侯府明文规定,不准账房支给他一个子儿。

    为此,侯府已经换了十几位账房先生。

    身上可怜的那些铜钱,还是姨娘聂氏偷摸塞给他的。

    给多了,怕挨罚。

    姜叔夜默默低下头,摩挲着怀间,想起了彼岸阁那句话。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钱买天下!”

    “金龟钱,老子能不能……脱贫,就靠你了。”

    这时,哈欠连连的老魏伸了个懒腰,想起今日在侯府发生的事儿。

    忍不住好奇问道:“给俺说说,回绝端木家的亲事,你到底咋想的?”

    姜叔夜撇撇嘴,眉毛一挑:“姓端木的,没一个好人,怕污了阿耶名声呗!”

    你那老子,还有名声吗?

    老魏心里腹诽了一句,接着道:“你小子也不似迂腐之人,怎么一杆子打翻一船人,那个叫端木瑾的丫头,俺倒觉着不错!”

    “你见过她?”小侯爷眼睛一亮,好奇问道。

    魏老鬼点点头:“嗯!长的得劲儿,屁股也大,好生养!”

    姜叔夜噗呲一乐,心思这老头儿……哎,没文化真可怕。

    这时,马车外有人轻轻敲了几下车辕。

    魏老鬼掀开幕帘,与车窗外的一个人悄声滴咕了几句。

    见怪不怪的姜叔夜知道,外面那位,是“谛听坊”的谍子。

    “谛听坊”是隶属天策府的谍报组织,亦是圣人耳目。

    对外刺探军情,对内收集神都各路消息,无孔不入,无所不知。

    其中不乏有修为在身的高手,下午在河道边救自己的,便是他们。

    不过按照谛听坊的规矩,既显真身,恐怕留在神都是不可能了。

    姜候临行前,特意安排执事郎调了一队人,暗中保护自己的儿子。

    天策府的影骑只是起到威慑的作用。

    而谛听坊,才是防患未然的关键。

    再加上魏老鬼这么个狠角儿,除非仙武评上那些名动天下的高人出手。

    否则,姜叔夜还真是神鬼莫近……

    可惜自己指挥不动谛听坊的暗谍,不然也用不着来明义坊,更不用花钱雇不良人。

    不大一会儿功夫,魏老鬼旋身说道:“浮香院有些不对劲儿,今儿……换一家吧!”

    这个时辰所有坊门已经关闭,想回去是不太可能了。

    瞧着老魏颇有些紧张的神情,姜叔夜似乎猜到了什么。

    以往这种情况也有,可他却云澹风轻,不像今日这般面露忧色。

    估摸着是碰到硬茬了!

    “几品?”小侯爷煞有其事的开口问道。

    老魏犹豫了一下,缓缓道:“两个武夫,两个符师,都是七品,还有一个……五品神符师,口音像是从南边来的。”

    “五品?”姜叔夜吐了吐舌头,脸儿有点白。

    谛听坊的探子,手里都有青冥学宫的望气符篆。

    三品以下,一探便知。

    姜叔夜如今对修行体系了解不多,但也够用。

    书中记载,七品铜皮铁骨境的武夫,已是力逾千钧。

    “气海雪山”凝练出的护体罡气,刀剑难伤,水火不侵。

    三万斤的力量,那一拳得有多恐怖。

    怪不得书上说,“武夫怪力,撼天动地!”

    还特么打不死……

    而道宗七品的“符师”,还称不上“神符师”,大概率是掌控金木水火土初阶的“五行符师”。

    论战力,下三品的道宗符师,秒杀同境的儒佛武三家。

    AOE吗,前期都比较强势……

    至于那个五品神符师,恐怕来头不小。

    东陆九州的道宗五行符师本就不多,能引天雷杀敌的神符师,更是凤毛麟角。

    连青冥学宫也挑不出几位!

    五人同时出现在浮香楼,这么大的阵仗,几个意思?

    “南边来的……”

    姜叔夜蹙眉思索了一阵,喃喃自语道。

    老魏点点头:“若猜的没错,应该是楚州或者越州派来的。”

    天策府每日都有军报,楚越二州战事正酣,阿耶已经三战三捷,斩敌过万……

    这个节骨眼派高手来神都,那目标……该不会是自己吧?

    一念至此,姜叔夜不由得后背发凉。

    这才穿越来了七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