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尘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红尘道 > 121八零美食の诱惑(20)
    []

    :a6ksw最快更新!无广告!

    p

    “淑贤,你没事吧?”

    大婶有点担忧的着白淑贤,心里猜想淑贤这样子,是不是因为文耀在外面做了什么事?

    否则一向脾气不错的她,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白淑贤是隔壁村的,嫁给一个在他们村落家的知青文耀后,勤恳的操持着一家人的生活。

    哪怕那个文耀整天不干活,她也不会说什么。

    每天下地,煮饭,养鸡,还要供文耀每天吃好喝好。

    总之,他们村里的人,实际上都挺喜欢白淑贤的。

    白淑贤咬了咬唇,虽然悲剧已经开始发生,但是她的女儿如今还在她的肚子里,她的父母还没因为她惨死,而文耀和那个女人,如今也还在进行地底下的来往。

    虽然不是最好的开始,但是,她已经知足了。

    她站起身,对着面前已经想不出名字的大婶笑了笑“谢谢婶儿,我这是睡糊涂做噩梦了,没有吓着婶儿吧?”

    白淑贤长得很漂亮,光说容貌,她绝对是比妹妹白淑慧要好很多。

    虽然已经嫁了好几年人了,也尝尽了生活的磨难,皮肤不再像以前一样富有光泽,但是底子在那里,此时笑起来的时候,整个就像一朵花一样,让面前的婶子眼睛晃了晃。

    心道不愧是隔壁村的村花,明明已经过了这么多年的苦日子,这站起来的时候,还是那么好。

    “婶子你等等。”白淑慧又进了屋,拿出两个鸡蛋,塞到她手上,“婶子多谢你了。”

    “这怎么能行?又没帮你什么。”

    “婶子,你拿着吧。”白淑慧把鸡蛋塞到她手上,就进了院子,关上院门后,她又有些脱力一般靠着门,滑坐在地上。

    有帮到。

    她摸到了她的手,粗糙但是有温度。

    那温度让她知道,她是真的重新来过了。

    她嘴角微微一勾,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

    她好久没哭了。

    自从被卖到那个地方后,她就没有哭过。

    因为她知道,哭没有用的,只会让那些恶人们得意。

    可是这会子,她却忍不住了。

    老天爷,你终于开眼了。

    她在杀了那么多人之后,已经做好下十八层地狱的准备,却没想到,最后她回到了这个时候。

    她没有哭太久,进了屋子,她将家里的鸡蛋,以及这些年她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钱给收起来,拾掇了一下自己后,就往隔壁村去。

    她的爸爸,妈妈。

    白淑贤有些出神。

    实际上最初的时候,她是讨厌自己的父母的,在她来,白建树贪婪、粗鄙、懒惰,重男轻女,身上简直有太多让她讨厌的地方。

    而赵二丫也是如此,她是一个大嘴巴,动不动就大声嚷嚷,在村里名声并不好,就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农村妇女。

    她实在是太讨厌他们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她在到从牛车上走下,抱着一本的知青时,一颗心就丢了。

    她喜欢文耀吗?

    以前是真的喜欢的。

    他身段高,长得也特别好,而且还读过,听说家里条件也不错,笑起来的时候,还有梨窝,上去人畜无害的很。

    这种男人,是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见过的那种,是和白建树完全不同的男人。

    然而,就是这个男人,毁了他的一生。

    他为了能够攀高枝,先是害了他们的女儿然然,后面又为了不让她这个名义上的妻子挡住他的路,狠心决绝的和那个恶毒的女人将她卖进了地狱一样的山村。

    白淑贤恨。

    她上辈子那十多年,每天每夜,都会把文耀和那个恶毒女人的名字,在嘴里嚼了又嚼,不让自己忘记仇恨。

    原本以为那只是作为可怜虫的她,唯一一点安慰,没想到,她活了。

    “是淑贤呀?”

    “是呀,伯伯。”

    白淑贤对着和她打招呼的白家村的人微笑。

    白淑贤到了她以前的家,发现里面没有人的时候,一脸惊恐。

    怎么回事?

    爸妈去哪儿了?

    白淑贤浑身仿若坠入了冰窟。

    难道,她根本不是重生了,这一切只是她的臆想,实际上,她已经死了,这是一个梦?

    她不相信,往旁边她最厌恶的大伯白建国去,里面也是空无一人。

    “不,不会的。”白淑贤嘀咕着,整个人像是受了什么重大刺激一样,开始颤抖。

    “你是……大姐?”

    突然,后面传来一个声音。

    这个声音是……

    白淑贤有些僵硬的转身,就到头发扎成马尾辫,衣服也扎进裤子里,身材欣长,高高瘦瘦的白淑慧。

    “你——”

    白淑贤后退了一步,眼泪不断往下落。

    怎么回事?

    难道那位婶子告诉她的时间是错的?

    妹妹,她那位妹妹还没有死?

    白芝有些不明所以的着原身的那位姐姐突然落泪,她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

    她哪里不妥吗?

    下一刻,白芝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白淑贤抱住了。

    “淑慧,淑慧,真好,真好,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白芝“……”

    她是有点惊悚的,这句话怎么这么瘆人。

    她可是知道的,真正的白淑慧已经没了,她不过是一个鸠占鹊巢的人。

    “姐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姐夫她欺负你了?”

    白芝以前都没有兄弟姐妹的,又加上常年待在厨房,连亲近的同性朋友都没几个,这时候就有些手忙脚乱,最后学着别人安慰人的样子,轻轻拍着白淑贤的背。

    待白淑贤哭累了,白芝才把最近的事情跟她说了。

    而听到这一切的白淑贤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口中那位时大哥,你能带我去见见吗?”

    若是她没有记错,上辈子绝对没有这样一位人物出现。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莫非,凄惨的上辈子,实际上才是一个梦。

    她想起以前在本里面到的一个词语。

    庄周梦蝶。

    又或者,是蝶梦庄周?

    大伯一家突然远走了。

    本该没命的妹妹还活着。

    赵二丫也成功怀孕了,还在镇上开起了小店。

    一切都那么的美好。

    白芝着面前的白淑贤,如果她没有记错,原身记忆中的这位姐姐,实际上并不喜欢他们一家人。

    否则当初也不会不顾赵奶奶和白家父母的反对,嫁给那位在她来不像是好人的文耀。

    如今这样,让她心里有了一些揣测。